【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11)

字数 3149阅读 32

雅芳回到自己的桌边,彩云已经把菜点好,调料配好,火锅也烧开了,四个人开涮,涮羊肉,肥牛,虾滑,鱼滑,豆腐,粉条,香菜,豆苗......点了两扎鲜啤,吃得热气腾腾。

吃完,两年轻人先走了,雅芳和彩云慢慢走回去。雅芳就把田记者想采访的事说了,“彩云,我劝你还是接受一下采访,在一切都向钱看的今天,需要你这样坚持艺德,决不造假的典型。你痛恨造假,现在可以在媒体上发声,为什么拒绝呢?报纸上,电视中真善美多了,假丑恶就少了,发扬正能量,弘扬真善美,是每个公民的义务,就象对待人贩子,我们退一步,采用给钱消灾的办法,人贩子们就会在社会上多害人一天,我们勇敢地向前迈一步,人贩子就被抓了,道理是一样的。”

“你说道理总是一套一套的,我说不过你,好好好,听你的,你和他们联系,我明天有空,愿意来就来吧。”

第二天下午,雷阵雨过后,天气凉爽了许多,蓝天如洗,树叶透着鲜活,雅芳想起今天约好的采访,觉得彩云那一头红发,和大师的形象落差也太大了。不过现在的艺术家都是这样,男的留长发,女的剃光头,彩云的红头发也不算怪异,和她的性格很配,热情奔放,风风火火。

雅芳摸摸头发,想起师徒俩人说自己是老古板,觉得几十年活得太规矩了,小时候父母教育要做弟妹的榜样,当老师时在学生面前要注意形象,当领导就更得保持稳重,现在退休了,再也不用考虑这,注意那了,哪怕染成彩虹也没人诧异了。忽然有种想做坏事的感觉,迈步向清水剪走去,决定改变一下发式,让刀峰先烫了头发,然后修剪成时尚的碎发。刀峰对着镜子中的雅芳做了个鬼脸说:“芳姨,你真漂亮,再染个酒红色就更靓了。”

雅芳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象看着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笑着说:“这是我吗?头发蓬松后,脸型都变了。”

刀峰歪着头左看右看,用手把头发又整理了几下,“芳姨,你现在看起来就象奥黛丽.赫本在电影‘罗马假日’中剪成短发的样子,活泼,俏丽。以后你的头发由我来打理,保证你既端庄又美丽,既青春又时尚。”

雅芳从理发店出来,已近黄昏,估计彩云的采访应该结束了,就向彩云家走来。一进门,巫丹“哇〜”的一声叫了起来,放下手中的笔,跑了过来,围着雅芳的身子绕了一圈,说:“哇〜芳姨,真漂亮,我还以为哪里来的时尚女郎呢!”

雅芳拍了一下她的头说:“贫嘴,在干嘛呢?”看到泥凳上的一叠图纸,就一张一张翻看起来,问:“你在画画,这些是你画的吗?”

巫丹红着脸说:“嗯,我照着图册画的,是曼生十八式壶谱。”

“不错,进步很快。”雅芳看到有张图纸上画着一条卡通鱼,噘着小嘴,鼓着的腮帮,吐着泡泡,尾巴微微翘起,很是可爱,显得调皮又机灵,就抽了出来,问:“这张画是哪本画册上的?”

巫丹的脸更红了,低声说:“我自己画的,不能让师傅看到,不然要骂我了。”

雅芳仔细地看了看图纸说:“巫丹,这条鱼稍加修改就是一只创意的壶形,你还真是做壶的材料,有天赋。”放下图纸说:“你师傅教育自己的儿子都很严格,对你肯定也很严,严师出高徒,她是为你好,你只要好好学,一定会有出息的。”

巫丹用力地点头说:“芳姨,师傅待我象女儿一样,我不会让她失望。”

“你师傅呢?”

“在后面楼上的作品展览室,田记者在采访。”

正说着,就看到彩云和田记者走了进来。田记者看到雅芳,就上前拉着她的手说:“张局长,谢谢你。”

“采访结束了?”

“对,再拍一张顾大师工作时的照片就ok了。”

彩云突然眼睛一亮说:“巫丹,你出去看看太阳,今天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的?我们的大局长居然烫头发了。”

巫丹嘻嘻笑着说:“雷雨过后,我在天边看到彩虹了。”

雅芳把彩云推到泥凳上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快摆个姿势,让田记者拍照。”

田记者告辞后,彩云叫巫丹做晚饭,自己拉着雅芳的手说:“走,我给你看样东西。”

雅芳跟着彩云走进后面的工作室,只见泥凳上盖着一块红布,雅芳问:“什么宝贝,还用布盖着?”

“你猜,试试是否和我有心灵感应。”

“猜什么猜,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不用猜就知道是你创作的新品。”

“对,是新作品,你描述一下。”

“肯定不是报春壶。”雅芳眼睛一扫,看到一叠手稿,想了想说:“高山流水觅知音,这是只知音壶。”

彩云把红布一掀,说:“知我者,雅芳也。这只壶我一直想不出好名字,想不到你还没看到,就起了这样贴切的好名字。”

这是一只缎泥的圆形壶,呈现米黄色。壶身下半部分是用绞泥的工艺,把黄色、绿色、红色的三色泥条绞合而成,呈现波浪形状。上半部分,连着壶盖是纯粹的土黄色,壶纽是一座桥,桥的形状仿照蠡河桥。整只壶看上去,壶身象征“一条大河波浪宽”,壶纽寓意“一桥飞架南北”,融合在一起就是“高山流水觅知音”。

彩云说:“前几天,建文打电话回来,告诉我他国庆节准备回家,要在家呆半个多月,想利用这段时间把父亲的手稿整理好,交付出版。叫我创作一只壶做书的封面。接完电话,我就坐在这里构思,眼睛看向窗外,低头看到蠡河水,抬头看到蠡河桥,就想到我和云根的故事,还有你和钱耀中的故事。蠡河的水,蠡河的桥见证着我们的爱情,还有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雅芳看着这只壶,想起自己和钱耀中在蠡河桥上的相亲,蠡河堤上的散步,想起彩云偷偷购买这幢房子,和云根秘密恋爱,共同创业。是啊,一转眼几十年,离的离,死的死,还在的人也老了。她看向窗外,蠡河桥还在,石缝上已长出点点荒草,桥下的蠡河水,载着波涛日夜不断地向东流去。

八年前,为了担心紫砂矿藏的枯竭,政府决定关闭紫砂泥矿,每年按计划定量开采,市场上紫砂泥一下子紧张起来,许多陶艺工场都大量屯积紫砂泥,更是导致原料市场的恐慌,泥料的价格飞涨,导致一些冒险人士私挖乱采。吴云根是识矿练泥方面的土专家,每天都有人拿着矿石来找云根看。

那天吃过晚饭,雅芳也在,有人拿了一块矿石来了,云根一看,站了起来,拿到灯前仔细看了一遍,问是哪儿采到的,答是云龙洞。云根高兴地对彩云说:“这是块绿豆砂泥,你不是一直在找绿泥吗?绿泥来了。”

彩云凑上前看着这块矿石说:“原来绿泥矿石是这样的,看上去青灰色中泛一点点绿色。”

云根说:“这是紫砂泥中的夹脂,有泥中泥之义,量特别少,泥质细嫩,所以制成的壶,砂质细腻而富有颗粒美感,色泽碧绿泛青,包浆感好而易于泡养,养好的壶发幽然青光,看起来青丽出众。”

彩云说:“我设计了一套茶具,荷花状的壶,荷叶状的托盘,青蛙状的杯子。就是取不到中意的绿泥,所以一直没做出来。”

云根说:“现在我就去云龙洞实地看看,有多少全部取回来。”

彩云说:“明天白天去,晚上黑咕隆咚的,云龙洞中也不知道被他们挖成什么样呢?那些偷挖的人都不是专业人士,没有任何安全措施,你去我不放心。”

”白天有人巡察,不准人进入云龙洞,更别说把矿泥偷出来,只能晚上去,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彩云千叮咛,万嘱咐,借了一只煤矿的矿工安全帽,送云根出门。一直等到天亮,没见云根回家,早上天一亮就赶去云龙洞,才发现出事了,洞里发生了塌方,云根和两个挖矿人一起压在了里面,彩云象疯了似的到处去磕头求人去救,雅芳也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请政府救人。最终都因为位置不明,无法作业而作罢。

彩云大病一场,抱着云根的手稿,天天流泪,恨不得随他而去。正在美国读书的儿子,立即申请休学一学期,回家陪伴妈妈,又把她带到美国,去参观各种陶瓷博览会,陈列馆,报名参加大学的陶艺表演,把她的所有精力全部转移到陶艺事业中,用了一年的时间才使她从悲伤绝望中走出来。

工作室里渐渐暗了下来,俩人都沉默着,坐在黑暗里,沉浸在对过去的回忆中。“师傅,芳姨,吃晚饭啦!”巫丹的叫声唤醒了她们,俩人站了起来,雅芳象忽然记起来似的,问:“彩云,你刚才说建文国庆节回家?他那么忙,怎么会有时间在家呆半个月,是不是有事啊?”

“对,这次回家是受我们市政府的邀请,回来做项目的。陶城正在申报历史文化名城,而他们的院长正好是评委。”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10)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