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和裸男

96
晓涵Steven
2016.10.09 21:49* 字数 3073


要去的这个小岛,也是计划了很久。


一直没去的原因,无非就是懒,懒着懒着,就不想去了。


在荒废了两天长假后,觉得人生好像就要这样过去了一样,一定要做点什么,来挽救这偷偷溜走的时光。


一个人的旅行,总是这样,去哪里,什么时候走,都是随性而发。


我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出发。


去这个小岛必须先抵达东部一个海边城市,然后乘坐白天寥寥几班的客轮前往。


抵达海边城市已是傍晚,吃了一顿不是特别好吃的海鲜后,我就前往码头打听船票的事情。


第二天的船票已经全部卖完了。


实名制售票,还没有黄牛。


售票员是个小姑娘,看到我一脸失落的样子,告诉我第二天可以早点来,等人退票。


我的心情就像拨开乌云的太阳,马上就要放光了。


“但不一定有的啊!”小姑娘又补了一句。


乌云又合上了。


回到小酒店,盘算着明天要起个大早,最好6点起。


一觉睡到了早上8点。


已经晚了,索性也不急了。


吃完酒店难吃的早餐后,我赶去码头。


到了码头我发现,紧闭的售票窗口前已经排起了长队,我数了下,一共10个人,我是第11个。


也就是说,至少要有11个人退票才轮得上我。


8点半的船开始检票了,没有人退票。


队伍中的三个人显然是觉得希望渺茫,自动退出了。


我到了第8顺位。


我也觉得这样等退票几乎是等不到了,但我发现,队伍最前面的几个人没有丝毫动摇和急躁。


尤其是排第一的小伙,正和身后的几个人聊的风生水起,讲着他从南到北去各种挤死人的景点的经历。


我是听着很无趣。


但旅行的途中往往就有这样一类人,他们看似平凡,却有着丰富的旅游经验,或者叫做,买票经验。


这个小伙就属于这类人。


在几次目光交错般的赞许中,我和小伙达上了话。原来每天中午的船次都会给小岛的居民预留一些票,以方便他们出行。


但如果他们不去,这票就放出来了,这就是为什么小伙和他的听众们这么坚定的原因。


我们继续听着小伙吹着牛逼。


中午的船次检票了,售票窗口的小木板“嗖”的一声被拉开。


“还有25张票!”我们这队伍立马变得骚动起来,掏钱都手抖,生怕一瞬间票就没了。


到我买到票时,对着后面的人群喊了一声,还有25张票!我数学不太好。


后面一下子乌泱泱涌上来至少50个人。


两个小时的航行,很快就到了。


其实,这个小岛并不是我的最终目的地。


我要去的是这个小岛旁边的一个荒岛,听说那里有一个绝美的小海滩。要知道,在东部沿海,是没有什么像样儿的海滩的。


所以,在白天草草逛了下这个岛后,我就计划着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发去荒岛。


一觉睡到早上8点。


这天气比之前一天好很多,买了船票才发现,前往荒岛的游客并不多。


一个人的旅行最大的乐趣就是,你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人。


在码头,我先是和几个看起来是一同出行的女生聊了聊天,想建立下感情,但感觉她们警惕性很高,好像我去了荒岛会绑架她们一样。


也罢。


然后我又和一对情侣聊了起来,但他们对荒岛一无所知,是因为没有赶上去另一个岛的船,才无奈选择了这个荒岛。


15分钟船就到了荒岛。


这对情侣让我和他们一同前往,我提议去小海滩。


所以说,旅行的最佳搭配就是一男一女,或者自己一个人,其它的组合,只会给你带来无尽的烦恼。


路上只要有任何一点风景,这对情侣就要停下来拍个不停,我也不好催促,但我的心一直向往着小海滩。


海岛的天气,说变就变,我想赶在太阳消失前抵达小海滩,圆下这个夏天没有玩水的小情怀。


路上迎面撞见了两个女生,一个女生穿着带绿边的白色运动短裙,一双白色运动鞋,鞋跟也是绿色,还有黑色及胸的长发和明媚的眼神,在我的标准里是可以定义为很美的女生。


另一个女生则穿着波西米亚长裙,和黑色粗高跟鞋。


我问了白色短裙的女生,前面就是小海滩吗?她说她们也刚来,不知道啊。


就这样,扭扭捏捏走了一路,终于看到了小海滩的指示牌。


在高高的山上,远远就能看到小海滩,真的是小啊,小到这对情侣当时就不想下去了。


我终于有了独自前行的理由。


这是一个被两面山夹住的海滩,越靠岸越收紧,两边都是些废弃的石屋,让沙滩越发显得原生态十足。


我蹭蹭蹭沿着石梯下到了海滩。


小海滩不算干净,沙滩上有些废旧塑料瓶什么的,中间还有个锈迹斑斑的大油桶。


正值中午,阳光极好,海浪闪着凌波一阵阵袭来,四周空无一人,我追逐着海浪,让海水肆意地打在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我一扭头,发现来了两个人,正是之前碰到的两个女生。


我有点惊喜,向她们招手,示意她们下海。


她们摇了摇手。


我依然卖力地挥着手,还大声说水特别干净。


她们终于在我的鼓动下,开始脱鞋了下海了。


波西米亚长裙女生刚一下海,就被浪花送过去一个漂浮的塑料瓶。


然后她就上岸了。


白裙女生慢慢走向我,问我水深不深。


我说没事,水不深。


不一会,白裙女生就体会到了大海的乐趣,我们随着褪去的浪花深入海水中,又被突如其来的回潮追的惊声尖叫。


久违的快乐再次袭来。


波西米亚长裙女生就在岸上看着。


玩到全身都湿透了,我们才上岸。我们决定到荒岛的另一面去看看。波西米亚长裙女生说走不动了,要在原地等我们。


我们两个异口同声地答应了。


有了之前的海滩铺垫,我们很快热络了起来。白裙女生读大二,这次约了闺蜜一起过来玩,因为怕闺蜜累,她很多地方都没去玩。


你是没早遇到我。我心想。


白裙女生是那种特别开朗,阳光的女生,就是可以把热情洋溢迅速传染给对方的人。当然,她只传给对的人。


“你们学校肯定很多人追你吧?”我问她。


“说真的,无人问津。”她说这话倒一点也不失落。


“为什么呢?我觉得你性格很好啊,应该很招人喜欢啊。”我是真的这样觉得。


“哎呀,我这样的性格,男生都只会和我做朋友,女朋友他们都喜欢拿得出手的。” 她说。


我心想现在都什么世道,这么好看的女生都没人追。


我说,懂你的人才知道你的好。


我们到了荒岛的背面,才看到真正的美景。


和之前风平浪静的一面不同,这里展现了荒岛汹涌澎湃的一面,而且可以看到远处的海水是蓝色,和靠近岸边的海水有一道明显的分界线。


到处都是大石头,随便一站,迎着海风,随便一拍,都是大片。


我要给她拍,她不要,说脸大不上相。


我说我一定给你拍好。


我让她站到一块岩石上,看着前方,脚尖稍微踮起来一点,我从侧面45度让阳光洒到她身上,等到海风吹起她长发的一瞬间按下快门。


拍完后给她看,她嘴都合不拢了,说把她拍得特别好看。


我说是因为你本身就很美,只是被我捕捉到了。


她看了我一眼,大笑变成了微笑。


我们就在这一堆大石头上找着最佳角度,拍出了一张张自我陶醉的照片。


我突然觉得,就着岩石和大海,裸着上身来一张会特别有感,就脱了上衣,走到最高的一块岩石上,迎着大海,背对着她,让她帮我拍一张。


我回头问她怎么样,她说很好,就是短裤有点煞风景。


我环顾了下四周,除了我们两个,一个人都没有。


我说我脱了短裤你给我拍一张全裸的。


“真的吗哈哈哈”,她笑得差点把手机扔地上。


因为背对着她,而且离得有点远,我也没什么好怕的,反正也不拍正面。


我把脱了的短裤放到了岩石最外沿。


她说你准备好了吗,我说好了,她就开始拍了。


我没法转身,只能扭头问她拍的怎么样,正在这时,突然刮起来一阵妖风。


把我的短裤给刮下去了!


我说我的短裤被风刮跑了,她听到后,笑得快岔气了,整个海边都回荡着她的笑声。


我说你先回避一下,我下去找短裤。


岩石离海边还有点距离,这些大石头被海水冲刷后特别湿滑,每走一步都要特别小心。


我光着身子,顶着大风,在岩石夹缝中小心前行,找寻着我的短裤。


终于,短裤找到了,还好没被海水冲跑。


我穿好短裤上来时,她还在笑。


一路上她都在笑,说忘不了这个场景,一个裸男在岸边岩石上攀岩。


我说你看我了?她说没有,她想的。


那天结束后,我们就分开了,因为晚上我要赶着回去。


回程的火车上,她发消息给我,说认识我挺好的,很开心,像认识很久的人,还说生活不止诗和远方,还有大海和裸男。


哎。


我还是觉得她看到了。


                                     -END-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