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和裸男

字数 3073阅读 58


要去的这个小岛,也是计划了很久。


一直没去的原因,无非就是懒,懒着懒着,就不想去了。


在荒废了两天长假后,觉得人生好像就要这样过去了一样,一定要做点什么,来挽救这偷偷溜走的时光。


一个人的旅行,总是这样,去哪里,什么时候走,都是随性而发。


我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出发。


去这个小岛必须先抵达东部一个海边城市,然后乘坐白天寥寥几班的客轮前往。


抵达海边城市已是傍晚,吃了一顿不是特别好吃的海鲜后,我就前往码头打听船票的事情。


第二天的船票已经全部卖完了。


实名制售票,还没有黄牛。


售票员是个小姑娘,看到我一脸失落的样子,告诉我第二天可以早点来,等人退票。


我的心情就像拨开乌云的太阳,马上就要放光了。


“但不一定有的啊!”小姑娘又补了一句。


乌云又合上了。


回到小酒店,盘算着明天要起个大早,最好6点起。


一觉睡到了早上8点。


已经晚了,索性也不急了。


吃完酒店难吃的早餐后,我赶去码头。


到了码头我发现,紧闭的售票窗口前已经排起了长队,我数了下,一共10个人,我是第11个。


也就是说,至少要有11个人退票才轮得上我。


8点半的船开始检票了,没有人退票。


队伍中的三个人显然是觉得希望渺茫,自动退出了。


我到了第8顺位。


我也觉得这样等退票几乎是等不到了,但我发现,队伍最前面的几个人没有丝毫动摇和急躁。


尤其是排第一的小伙,正和身后的几个人聊的风生水起,讲着他从南到北去各种挤死人的景点的经历。


我是听着很无趣。


但旅行的途中往往就有这样一类人,他们看似平凡,却有着丰富的旅游经验,或者叫做,买票经验。


这个小伙就属于这类人。


在几次目光交错般的赞许中,我和小伙达上了话。原来每天中午的船次都会给小岛的居民预留一些票,以方便他们出行。


但如果他们不去,这票就放出来了,这就是为什么小伙和他的听众们这么坚定的原因。


我们继续听着小伙吹着牛逼。


中午的船次检票了,售票窗口的小木板“嗖”的一声被拉开。


“还有25张票!”我们这队伍立马变得骚动起来,掏钱都手抖,生怕一瞬间票就没了。


到我买到票时,对着后面的人群喊了一声,还有25张票!我数学不太好。


后面一下子乌泱泱涌上来至少50个人。


两个小时的航行,很快就到了。


其实,这个小岛并不是我的最终目的地。


我要去的是这个小岛旁边的一个荒岛,听说那里有一个绝美的小海滩。要知道,在东部沿海,是没有什么像样儿的海滩的。


所以,在白天草草逛了下这个岛后,我就计划着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发去荒岛。


一觉睡到早上8点。


这天气比之前一天好很多,买了船票才发现,前往荒岛的游客并不多。


一个人的旅行最大的乐趣就是,你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人。


在码头,我先是和几个看起来是一同出行的女生聊了聊天,想建立下感情,但感觉她们警惕性很高,好像我去了荒岛会绑架她们一样。


也罢。


然后我又和一对情侣聊了起来,但他们对荒岛一无所知,是因为没有赶上去另一个岛的船,才无奈选择了这个荒岛。


15分钟船就到了荒岛。


这对情侣让我和他们一同前往,我提议去小海滩。


所以说,旅行的最佳搭配就是一男一女,或者自己一个人,其它的组合,只会给你带来无尽的烦恼。


路上只要有任何一点风景,这对情侣就要停下来拍个不停,我也不好催促,但我的心一直向往着小海滩。


海岛的天气,说变就变,我想赶在太阳消失前抵达小海滩,圆下这个夏天没有玩水的小情怀。


路上迎面撞见了两个女生,一个女生穿着带绿边的白色运动短裙,一双白色运动鞋,鞋跟也是绿色,还有黑色及胸的长发和明媚的眼神,在我的标准里是可以定义为很美的女生。


另一个女生则穿着波西米亚长裙,和黑色粗高跟鞋。


我问了白色短裙的女生,前面就是小海滩吗?她说她们也刚来,不知道啊。


就这样,扭扭捏捏走了一路,终于看到了小海滩的指示牌。


在高高的山上,远远就能看到小海滩,真的是小啊,小到这对情侣当时就不想下去了。


我终于有了独自前行的理由。


这是一个被两面山夹住的海滩,越靠岸越收紧,两边都是些废弃的石屋,让沙滩越发显得原生态十足。


我蹭蹭蹭沿着石梯下到了海滩。


小海滩不算干净,沙滩上有些废旧塑料瓶什么的,中间还有个锈迹斑斑的大油桶。


正值中午,阳光极好,海浪闪着凌波一阵阵袭来,四周空无一人,我追逐着海浪,让海水肆意地打在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我一扭头,发现来了两个人,正是之前碰到的两个女生。


我有点惊喜,向她们招手,示意她们下海。


她们摇了摇手。


我依然卖力地挥着手,还大声说水特别干净。


她们终于在我的鼓动下,开始脱鞋了下海了。


波西米亚长裙女生刚一下海,就被浪花送过去一个漂浮的塑料瓶。


然后她就上岸了。


白裙女生慢慢走向我,问我水深不深。


我说没事,水不深。


不一会,白裙女生就体会到了大海的乐趣,我们随着褪去的浪花深入海水中,又被突如其来的回潮追的惊声尖叫。


久违的快乐再次袭来。


波西米亚长裙女生就在岸上看着。


玩到全身都湿透了,我们才上岸。我们决定到荒岛的另一面去看看。波西米亚长裙女生说走不动了,要在原地等我们。


我们两个异口同声地答应了。


有了之前的海滩铺垫,我们很快热络了起来。白裙女生读大二,这次约了闺蜜一起过来玩,因为怕闺蜜累,她很多地方都没去玩。


你是没早遇到我。我心想。


白裙女生是那种特别开朗,阳光的女生,就是可以把热情洋溢迅速传染给对方的人。当然,她只传给对的人。


“你们学校肯定很多人追你吧?”我问她。


“说真的,无人问津。”她说这话倒一点也不失落。


“为什么呢?我觉得你性格很好啊,应该很招人喜欢啊。”我是真的这样觉得。


“哎呀,我这样的性格,男生都只会和我做朋友,女朋友他们都喜欢拿得出手的。” 她说。


我心想现在都什么世道,这么好看的女生都没人追。


我说,懂你的人才知道你的好。


我们到了荒岛的背面,才看到真正的美景。


和之前风平浪静的一面不同,这里展现了荒岛汹涌澎湃的一面,而且可以看到远处的海水是蓝色,和靠近岸边的海水有一道明显的分界线。


到处都是大石头,随便一站,迎着海风,随便一拍,都是大片。


我要给她拍,她不要,说脸大不上相。


我说我一定给你拍好。


我让她站到一块岩石上,看着前方,脚尖稍微踮起来一点,我从侧面45度让阳光洒到她身上,等到海风吹起她长发的一瞬间按下快门。


拍完后给她看,她嘴都合不拢了,说把她拍得特别好看。


我说是因为你本身就很美,只是被我捕捉到了。


她看了我一眼,大笑变成了微笑。


我们就在这一堆大石头上找着最佳角度,拍出了一张张自我陶醉的照片。


我突然觉得,就着岩石和大海,裸着上身来一张会特别有感,就脱了上衣,走到最高的一块岩石上,迎着大海,背对着她,让她帮我拍一张。


我回头问她怎么样,她说很好,就是短裤有点煞风景。


我环顾了下四周,除了我们两个,一个人都没有。


我说我脱了短裤你给我拍一张全裸的。


“真的吗哈哈哈”,她笑得差点把手机扔地上。


因为背对着她,而且离得有点远,我也没什么好怕的,反正也不拍正面。


我把脱了的短裤放到了岩石最外沿。


她说你准备好了吗,我说好了,她就开始拍了。


我没法转身,只能扭头问她拍的怎么样,正在这时,突然刮起来一阵妖风。


把我的短裤给刮下去了!


我说我的短裤被风刮跑了,她听到后,笑得快岔气了,整个海边都回荡着她的笑声。


我说你先回避一下,我下去找短裤。


岩石离海边还有点距离,这些大石头被海水冲刷后特别湿滑,每走一步都要特别小心。


我光着身子,顶着大风,在岩石夹缝中小心前行,找寻着我的短裤。


终于,短裤找到了,还好没被海水冲跑。


我穿好短裤上来时,她还在笑。


一路上她都在笑,说忘不了这个场景,一个裸男在岸边岩石上攀岩。


我说你看我了?她说没有,她想的。


那天结束后,我们就分开了,因为晚上我要赶着回去。


回程的火车上,她发消息给我,说认识我挺好的,很开心,像认识很久的人,还说生活不止诗和远方,还有大海和裸男。


哎。


我还是觉得她看到了。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引子—— 做了个梦,一伙蒙面人破门而入,给我十分钟时间收拾行李,要把我送到一个无人荒岛上去渡过余生。匆忙间我胡...
  • 亮哥说 现在很多特定的称呼 特定的语言 开始变得不那么特定 就像是 我向我老婆叫老婆 小包子向我叫二姨 我前任儿子...
  • 感恩!在职工大学参加统计人员培训,一天的心理课程,是我非常喜欢的内容,感恩刘彬老师生动精彩的讲解,还添加了有趣的互...
  • 一 去年柳枝发 我蓄了长发 骑着马 赶着驾 走过山川如画 翘首盼桃花 翻过春夏 荡过秋天的葡萄架 没有遇到他 来年...
  • 怀着无比悲愤的心情看完了台南美女作家林奕含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内心百感交集。当然很可惜的是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