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牵牛

不知从何时起,喇叭花就开在了我的心里。

细细想来,大概是幼时上学的路上吧!那时的中国,正是建国初期,百废待兴,走在路上,满眼尽是灰土色,房屋是青瓦土墙,大人孩子身上的衣服也是土黄,土绿,带有很少的海军蓝,色彩极其单调,想在街上看见鲜花,很难,就是在这种特定的背景下,我看见了生命当中的第一种花,牵牛花,土话也叫喇叭花。

那是初秋的早晨,我走在上学的路上,因为起的有点晚,走的就很急,那时的老师是很负责任的,打了上课铃后再进教室,老师就不让进了,让迟到的学生站在教室门口,以儆效尤,以后就成了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没到校门前听见上课铃声了,脚步反而慢了下来,慢蹭蹭的挨下课铃声,那时的心理是,与其站在外面罚站,引得别的班级的师生外头看,还不如下课后进教室被老师责罚,丢人丢在自己班里。当然最好的办法是提前进到教室,免去刑法。理所当然的我如同小跑般的向学校奔。

飞奔的我,突然停下了脚步,因我在小道边的栅栏上,看见了几朵牵牛花,淡淡的蓝色,简单的喇叭形状,拿现在的眼光看,它要多普通就有多普通,普通到甚至不值得人为它驻足停留,可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小喇叭花已经美的不可方物。我在栅栏边蹲了下来,长时间的凝视着它们,点点的露珠被单薄的蓝边一衬托,是那样的晶莹剔透,,内里更有的星型花纹像是被雕刻家别有用心的刻在了上面,看上去像是很随意,其实是在上面费了心思的,不然它怎么会美的那么的恰到好处呢?更可喜的是,这蓝色的小花单单的落在了白色的瓶颈上,蓝白搭配,看上去是那么的顺眼,我深深的被吸引了,竟然忘了是在去上学的路上,也根本没听到学校的上课铃声,其实我走到这里离学校已不足百米了,正常情况下我能听到上课铃了,那时的村子可静了,谁家找孩子吃饭也就是站在门口大声叫几声 ,不一会孩子就回家了,那时的生活犹如喇叭花,简单而充实,贫穷但快乐。

最终我的思绪被我路过的大姨打断了,她问我怎么还不去上学我这才慢腾腾的站起来,慢慢的走着,一路想的都是喇叭花,根本就没想到了学校怎么向老师交代,就像豪情万丈的勇士,直到同桌告诉我,去办公找老师时 ,我也是很坦然的去了,老师问我为什么迟到,我支吾着说不上来,把老师气的脸都铁青,我就是低着头不说话 ,心里始终在想,怎么可以有这么好看的花!

我理所当然的受到了责罚,不光迟到,认错态度又不好,但我回教室时是笑着的,同学们都愣了,问我不是去挨批了,难道受到表扬了,笑的这么欢欢!哈哈!这件事就这样一直被我封存在了记忆里。以后每到了秋天,我都早起一个多小时,就是为了去看牵牛花,一直保持到我小学毕业,后来,上学已经不走那条路了,更主要的是,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学校里,家里开始陆陆续续的种上别的花了,生活的周围不光有五颜六色的花,还有种颜色的衣服,,或许我从内心深处疏远了我为之倾倒的喇叭花。

中年感悟

焦虑 .浮躁的心随着年龄的增长,也逐渐的沉淀了。这些年,中国处在高速发展期,现在的中国,已不是几十年前的积弱积贫期,我们的生活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衣食住行,早就找不到儿时的影子。城镇上,高楼耸立,车水马龙一片繁荣景象,就连村子里,也是青墙红瓦,鲜花满街道,大人孩子穿的与城市没有太大的区别了,尤其到了夏天秋天,几乎家家门口都种着雷同或者不同的花,颜色更是多种多样,让人目不暇接,也正因为这样,让我这个从小爱花之人,在鲜花面前变得反而有些麻木了,虽然也会在花前停留观看,但不能长时间的凝视,更谈不上欣赏了,看到再名贵的花,也找不到当年看到喇叭花时的惊喜了,由此延伸到我们吃的食物,再好吃的东西,也吃不出小时候的味道了,也因此没有了发自内心的快乐,现在,我们的生活状态就是,想吃什么就能买到什么,想看什么上网就能搜到什么,正因为想要的东西太容易得到,一些本真的东西反而失去了。

我迷茫了,一度迷失了自我,甚至于有自虐的倾向。

我想到了喇叭花,现在的喇叭花也是随处可见的,更甚者,颜色比小时多了,有水红色,紫色,淡粉色,深粉色,大概是串了花粉,变异了,其他颜色的喇叭花都比浅蓝色的开的大,也更引人注目,唯独这种小蓝色喇叭花,没改初衷,,依然那么小,那么淡,好像这么多年的风雨变迁,与它无关似的,依然倔强,孤傲,静静的保持着自我,外界的条件丝毫没起作用,如果人能做到这么坦然淡定,不忘初心,又怎么会不快乐呢?我在反思了几年以后,决定改变一下生活方式,来度过余生,做回纯真健康的自己。

我尝试着在家里的花盆里种上了牵牛花,这样从初秋开始,就可以每天不用出门就看到喇叭花了,我的注意借鉴于现在家里种植的矮牵牛,既然矮牵牛在家里长得很好,花期又长,那么他们同一科的,小喇叭也能做到这样。

可惜我想的错了,矮牵牛和小喇叭从本质上就不一样,它们的生长习性更是大不同,我的小喇叭生长在狭小的空间里,坚持开了二个多月的花后,叶子开始发黄,掉落,最后几乎所有的叶子都干掉了,但攀在墙上的花依然开着,让人看着心里有点凄凉,或许是因为我的院子罩了玻璃不透风,或许是我束缚了它的野性,它不愿意被我圈养着,最终,在人为的情况下,它也迷失了本性,没有了那份随意,倔强而生硬的苦撑着,我想,花如此,人也如此,过多的束缚,从表面上看是在维护它,实际上无形中已经剥夺了它生存的权利 ,给它造成了伤害,而人依然不自知。

相对于花,人的寿命是长的,但在 当前的大环境下,人要健康的活着,又谈何容易!相对于活着这个字,应该是个大课题,他值得我们毕生去探索,反思。

因此,我要把喇叭花种在心里,让它时时刻提醒着我,莫忘初心,返璞归真!

作者说:

实则任何语言描绘不出我心中的牵牛花,幼年时的惊奇,青年时的执迷,中年时的醉心,每个时期都有个不一样的牵牛花······我期待永恒,亘古不变,一如真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