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龙】2014冬季篇(八)

(本段作者:青铮)

——————————

信号传来的时候是午夜。

酒会正在半疯、半醉又半崩溃的微妙时刻。

人群,温热、湿润、嘈杂,在有限的空间里不规律的移动着,聚拢、散开、碰触、黏合、远离,人工合成的芬芳与非人工的淡淡的酸腥混在一起,还有无处不在的大捧大捧的白色花朵粗糙的香气……无论在这颗星球蛰伏了多久,无论多么成功地伪装成这种生物,对它们的肮脏混乱和脆弱,她始终无法克制自己那种几乎是带着讶然的厌恶之感……更讽刺的是,正是这种因厌恶而来的冷冷的疏离和倦怠,更增加了她在旁人眼中古怪而莫测的魅力。

一阵悸动掠过她的心底,轻微、清晰、转瞬即逝,虽然接受到的时候并不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还是个新手),但毫无疑问,是信号。

每个人接到信号之后的习惯都不相同,有的人先喝杯酒,有的人先泡个澡,有人选择先小睡片刻,还有人会先去杀个把人类放松一下,而她,习惯补一下妆。

盥洗室的温度明显低了许多,进来的女士都裹上了披肩。春寒料峭的雨夜,也只有大厅里还勉强维持着穿小礼的舒适温度。加上近几十年来流行不衰的建筑风气,屋顶越修越高,顶窗越做越大,虽然视觉上颇具通透玲珑的美感,但在保暖上确实有问题,加上近年来能源危机,抨击这种华而不实的建筑风潮的声音不绝于耳,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改变不了人类的建筑习惯。

哦,好吧,究竟为什么,她是知道的。

淡淡的无法遏制的优越感,让她微微地笑了。

一旁的人类女子,看到她忽然绽开的淡淡笑容,如此美丽,流光溢彩,目光不由得在她身上多停留了片刻。

“哇!真是太赞了!”人类女子惊叹地盯着她的眼睛,“你是在哪里染的?效果太好了!”

这也是近几十年的流行风尚,把眼睛的巩膜和虹膜都染成黑色,没有了眼白的衬托,就连瞳孔都消失在眼眶中的黑色里。喜欢的人会觉得这样显得眼睛特别大、特别黯淡温柔,更妙的是其他人永远猜不透你是否在看着他;当然更多的是痛心疾首的反对的声音,妖异、古怪、恐怖,只有传说中的妖精、怪物和魔鬼,才有这样的眼睛,而且,“不知对方是否在看自己”,助长了粗俗无礼的社会风气。

人类女子显然是这一风尚的拥趸,它的眼睛也染过了,其实染得相当好,均匀、漆黑,肯定不便宜,只是人类的眼睛不可避免的在灯光下会有亮点跳跃在晶状体上,不能像她的眼睛黑得那么纯粹、那么深,没有一点光泽。

她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拿出化妆包。

本季流行的仍是象牙白的粉底,但新出的粉底仪多开了个极细极细的槽口,在上粉底的时候,金属或者碳粉末通过这个槽口,画出极细极细几乎看不见的纹路,使妆容带上几分古怪的非人的质感——不过话说回头,正如某毒舌时尚博主所说,这几十年的流行风尚,一直就在朝着“非人”的方向堕落。

人类女子并未放弃,仍然用热切的眼光看着她:“哇哦!还有你的宝石!怎么弄的!太完美了!你一定要把你的美容技师介绍给我!”

按照习俗——好吧,又是近几十年的流行习俗,在皮肤下植入一小块生态磁铁,背面镶铁的宝石就可以很方便地直接贴在身上。人类女子显然也是这一风尚的狂热追随者,额头、一边耳朵下方的脖子上,还有胸口,都装了磁铁,贴着宝石。但是再完美的生态磁铁,也会在皮肤周围产生细微的扭曲,而她胸口的那颗鲜红的宝石,却是与肌肤浑然一体,毫无镶嵌或贴合的痕迹。

“我的天啊,太美了!”人类女子着迷地看着,“你一定花了不少钱吧!一定要把你的美容技师介绍给我!这是杰作啊!”那双人类的眼睛里晶体反光在闪烁跳跃,脸颊绯红,就像一个少女看见了梦中情人。她忽然觉得,像某些同伴那样,接到信号,行动之前,先杀个人类放松一下,也是不错的主意。

她对那人类女子伸出手去……

就在那一刻,仿佛有谁抡起大锤,照着她的脑后狠狠地砸了一下,她的心狂跳起来,刚开始都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冲击消失,她才反应过来。

信号!

一级信号!

她从来没有接受过一级信号,但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伸出手,拿起梳妆台上的便签本和笔,匆匆写下一个号码,扔给人类女子,对她嫣然一笑:“不好意思,我赶时间,这是我的美容技师的电话,你可以直接找他。”然后迅速整理好手包,走出盥洗室。

又是一下冲击,更加强烈,她的心脏仿佛被揪住了,耳朵轰轰作响。

信号!

最高级信号!

她只是听说过的最高级信号,以至于有一个瞬间完全懵了,然后立刻反应过来,扔掉手包,脱掉高跟鞋,撕开紧裹的长裙,飞速地朝顶楼跑去。

要快!

要快!

来不及做更多的伪装和准备了,冲上顶楼的她跳上栏杆,向着细雨绵绵的无边的黑夜,纵身一跃。


风声回荡,巨大的黑色的羽翼在她背后展开,向着信号指示的方向,仿佛利箭一般,她振翅而去。


信号指示的方向,一辆九座的商务车在细雨中颠簸前行,车身刷得金光闪闪,在雨夜中也绝不会错过。


车里,喋喋不休的黄公子1号,在周娇娇小猫咪终于肯赏光在他膝盖上趴下来打个盹之后,也开始心满意足地打起盹来,黄公子2号话本来就不多,倒是一直和前辈相谈甚欢的黄公子3号,这会儿也埋着头,显然是忙于安抚他手中的硅基宠物。

“所以,前辈您就一直在津津有味地打听蓝星的眼妆和首饰佩戴习惯,画风完全不对啊……”虽然下意识里觉得“前辈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以及“前辈做什么都不会错”,但还是忍不住要稍稍地嘲弄他一下,这大概就是这种关系和情形下特有的微妙心理吧。

确认了这里的确是蓝星,而且确实还处于硅文明初期,他们几个就放心地打开了意识传感。

“你说你能算得上蓝星专家?”

“是的呀!真的呢。”同时传递过去一个小小的弱弱的表示“撅嘴”的信号。

前辈无视这个小信号:“我虽然不是专家,但是从蓝星人的形态推测,他们不应该发展出如此怪异的眼睛染色,以及宝石镶嵌习俗。你在收集蓝星资料的时候,可有任何这方面的信息,或者端倪?”

“还……还真的没有呢……不是说这几十年才兴起的吗?”稍微有点心虚。

“不要把能量浪费在附加情绪信号上!”

“是。”那就现学现用,直接用面部肌肉表演给他看,她对他做出了一个有点夸张的“我被前辈教训了”的表情。

他,居然,笑了。

一闪而过的,人类面孔上的,笑容。

“而且,这种生态磁铁技术,对蓝星人现在的技术水平来说,有点超前。就算已经产生了,也应该是最尖端的技术,没有道理用在佩戴珠宝这种小事上,还应用得如此广泛。”

刚刚因为“他笑了”而从心底隐隐冒出的粉红色小泡泡,又被他一板一眼的话语戳破了。慢慢领会到他话里的意思,她的神情也凝重起来。

“前辈,您是说……”

“没错,这是掩护,为非人形态生物在人群中活动作掩护。”

——————————————————————

下一棒作者:洛宸

提示:我家米大我家米大我家米大啊啊啊啊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是啊,叶,叶莫。”一边回答,研究员一边在心中流泪,直觉反应真要命,怎么会搞出这么乌龙的名字。一定是因为“娇娇”两...
    6per阅读 93评论 0 1
  • 在叶莫的心里,前辈一直是一个谜。每当她觉得事情很复杂很莫名很全无头绪时,前辈会说,“不就是XXX么”,好像是什么简...
    6per阅读 90评论 0 4
  • 周娇娇的豪宅有种这个时代最典型的土豪风。挑高极深的屋顶开了通透的巨大天窗。天窗几无骨架支撑,却在两位研究员的面前缓...
    洛宸阅读 74评论 0 1
  • “还玩手机,恬不知耻的家伙,往死里砸,大家看看这就是下场……” 一 故事发生在某县城郊区的一所私立高中,校门口那条...
    刘敏丽阅读 68评论 0 1
  • 毕业两年了,也在一家数据公司做了两年数据分析,从业务分析,数据结构理解,数据清理,数据挖掘抽取,建立定价模型等等,...
    天使会哭阅读 16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