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世间所有爱,适逢其时

柒木流言


01

《牡丹亭》在开端就写: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在我看来,真正的爱情,都是适逢其时。

最近在读《诗经》,《子衿》中“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这几句话让人意味深长,仿佛能看到她巧笑倩兮的样子。开头两句,明明是思念却偏要假意责备他,语气里仿佛都能感受到那种温柔又略微带点俏皮的模样。末两句终是忍不住吐露心声:我在城头等你,连脚步都是轻快的。纵使一日不见,时间也仿佛过了几个月那般悠长。

古典文学里的爱情——柔情、凄美,却又让人心生爱慕。

格非在《春尽江南》里写:家玉忽然意识到,购房的经历,也很像一个人漫长的一生:迎合、顺从、犹豫、挣扎、抗争、忧心忡忡、未雨绸缪、凡事力求完美,不管你怎么折腾,到了最后,太平间或殡仪馆的化妆师,用不了几分钟,就会把你轻易打发掉……当然还有爱情。

但愿在所有的物是人非里,别轻易辜负爱。

02

有书友问我:“如果杨过没有找到小龙女,会不会和郭襄在一起?”

当初没想明白,以为会,现在稍懂感情,是断然不会的。

从郭襄来看,杨过是最适合她的人,十六岁过于耀眼的烟花,风陵渡客栈众豪杰口中豪情梦幻的神雕侠,缱绻浪漫入了骨缝的三根银针的承诺,是个正常少女都会心动。

然而郭襄认识的大哥哥,是由小龙女塑造而成的沧桑老男人。他们经历的辛酸、甜蜜、懵懂、逍遥,共度的时间,被一针一针密密麻麻地缀在生命里,成为彼此的一部分,再也纠葛难分。

郭襄抱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单纯想念,远涉江湖,跨千山、越万水,只愿探听杨过的消息。可惜大哥哥没见着,遇到一堆备胎。

武当绝顶,张君宝邂逅郭襄,她为他止血治伤。此去经年,二人重逢,郭襄赠金丝镯给张君宝,使他对其萦怀于心百年之久。

少室山,何足道邂逅郭襄。一见倾心,再见钟情。何足道遂以七弦瑶琴,弹《蒹葭》,奏《考槃》,暗诉对伊人的情意。

奈何郭襄一驴一剑行走江湖二十余载,这两位仰慕者估计也只是冰山一角。郭襄和殷离、李文秀一般倔强,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偏不喜欢。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感情最美好的,也不过遗憾了。

有一天,我希望能懂你,也懂这世间的悲欢离合。我希望能陪你过尽千帆,仍能方寸不乱。

03

后来我发现,世界并不比我们期盼的更好,甚至也没有更糟糕,一切事情都有规律可循,所有结局也纷纷指向各不雷同的原因,我的憧憬和喜怒都如此平凡,甚至连我遭受的痛苦也只是很一般的痛苦。“世界太阔,哭笑不只为我。”

饮酒和饮水的区别在于酒越饮越暖,水越喝越寒。

这就好比你越想忘记一个人时,你越会记得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