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社交稀缺的苏先生遇见金钱稀缺的翟女士

字数 2162阅读 115

――他那么沉默,她却说喜欢他的幽默。

稀缺是经济学中研究的一个重要现象,所谓的稀缺,并不是绝对的数量多少,而是相对于人们不断上升的需求来说,可用的资源相对不足。稀缺心态就是人们“拥有”少于“需要”的感觉。比如,觉得自己的时间太少,而要去做的事情又太多属于时间稀缺,贫困缺钱者属于金钱稀缺,孤独者属于社交稀缺。

稀缺会改变我们看待事物的眼光,让我们做出不同选择。这种现象会让我们变得更有成效;但同时也会让我们为此付出代价:这种“专心致志”会令我们忽略原本很重要的其他事物。――《稀缺》

这几天沸沸扬扬的程序员被前妻逼死事件(详情可参考本人上一篇文章,有感程序员被前妻逼死事件《他人的痛苦你不懂》http://www.jianshu.com/p/587f7c5087af),在某种角度上来说,正是社交稀缺者遭遇金钱稀缺者导致的一场人间悲剧。

天才程序员苏先生,北邮硕士,bat前员工离职自主创业,开发的苹果app有3000万用户,年入千万。可这样的人却是一个社交稀缺者,好友介绍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连参加同学聚会都没有什么话的人,只当谈起他的产品wephone时,才会滔滔不绝。他是他们那届大学同学唯一一个单身的人,他是一个见到女友的亲戚都不会献殷勤的人,是一个自己遇到麻烦都不愿意去求助亲威和好友的人。虽然苏先生有出众的才华和高智商,但他注定是一个社交稀缺者。

苏生生为了解决个人问题,在某婚恋网站缴费成为vip会员,不久在一次网站组织的线下相亲活动中,遇见了对身高只有160的苏先生一见钟情的翟女士。

翟女士的其他条件也很不错,北交大硕士,也是大家公认的美女学霸,入研成绩年级第二,是公认的院花,身高一米七,面容姣好。父母都是大学的教师,家境也不错,在北京有一套自己的别墅还有一套市区的房子。这样的一个人会是金钱稀缺者吗?但是她的个人经历过程,给人感觉她确确实实在金钱方面非常的稀缺。

翟女士2012年研究生毕业的时候,到一家研究所工作不久离职,期间她和两个同事租住在一个地下室;还曾经在传媒大学开过一个奶茶店后转手;之后未有正当工作只偶尔做做礼仪模特,每次大约300元日结(当然翟母提供的知情人士说翟女士不是为了赚钱,纯属帮朋友忙)。

翟女士婚姻经历:读研期间与经济较好的L同学结婚,3个月后离婚,男方赔偿20万。16年与从事房地产L总有过一段闪婚(未领结婚证),据说此次婚姻男方过户翟女士房产。另有一个与翟女士相亲过的人说他们第一次见面翟女士就要求对方给自己买车。而在翟女士一见钟情苏先生后,我们来看下苏先生为翟女土婚前消费的清单吧:

1、4月份在北京买特斯拉和其他消费

4月13日modelx,首付10万,

22日付完876650尾款,4月24日又交保险18225.22元,

4月26日国税83474.36元;

车子总计:107.834958万元;

4月13日买连衣裙2798元;

4月19日Dior鞋,8600元;

4月28日LV包,14000元;

4月29日dyson吹风机,2990元;

4月20日被提议去华茂里兹卡尔顿2306元;

4月23日亮餐厅2399.89元;

还有其他高消费,这些零碎的都302.95.89元;

4月份成功索要了苏先生信用卡和密码!

2、5月份被诱导去海南旅游,有预谋的在那里购买了房子

5月9日雅居乐小海洋之心6栋2单元205,总价3197641元;

5月9日刷卡10万,

5月11日刷卡1698821元;

6月14日到京又转20万;

苏先生想分期,现金炒股理财,结果翟女士觉得太小气,要全款买房!

3、香港、澳门行

5月18日买Cartier钻戒238468.42元

5月19日RIMOWA拉杆箱3979.58元;

5月22日Fendi背包13574.16元

其他高端消费36577元;

5月24日 Chanel 4929.93元

5月26日,Chanel 3008.95元;

5月26日Cartier耳环和项链76083.48元;

酒店、衣服、玩儿14128元;

4、婚前“勒索”

6月5日晚(6月6日领证预定)看她的离婚调解书,支付88万元,后来又被勒索45.8万元。

……(婚后的不列了,反正千万的赔偿大家都知道了)

为什么家境不错的翟欣欣会给人感觉如此的贪财,让人感觉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经济缺乏者?我们并不清楚翟女士的心路历程所以我们不得而知。或许工作赚钱太辛苦又不顺利,而在婚姻恋爱上赚钱又太容易,如此大的反差导致她更愿意通过婚恋交友来赚钱的策略。或许是她在做礼仪模特或婚恋网接触到一些非常有钱的人,从而导致她对于奢侈品的极度渴望。又或许如翟母提供的知情人所讲,是因为对于婚姻失去了信心而准备赚一笔钱为自己和父母养老。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在她与苏先生的交往过程中,我们看不到她对苏先生精神上的爱(或许她曾经对苏先生的慷慨有过一时的感动,我不得而知),而是一味的索取物质,心机都用来赚钱了,无论是去三亚旅游而趁机买房,还是结婚后要苏每月给她5万元钱,并多次暗示钱方面应该交由她来管理,刚结婚没多久就签协议保护自己,协议中说如果离婚,男方需要赔偿500万元给女方(后面在双方协议离婚的时候,翟女士要求赔偿1000万)。翟女士这个真是把婚姻当做一项赚钱的事业来经营啊。虽然从普通人的角度来看翟女士绝不是一个穷困者,但从她的所作所为来看心态绝对是一个金钱极度稀缺者。

当社交稀缺者遇上金钱稀缺者,结局很悲惨,苏先生被逼的走投无路,纵身一跃告别了这个他又爱又恨的世界,而他临终前以程序员特有的方式,最后“幽默”了一把翟女士。翟女士猝不及防地被推在台前,接受网民道德的口诛笔罚。据翟母提供的知情人介绍,目前翟女士状态很不好,每天不吃不喝,感觉丢人不愿出来见人。

这件事对于两个当事人及家庭来讲都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悲剧。我们作为局外人,不妨善意的做下假设,如果苏先生不是那么孤独,扩大一下自己的社交圈;而翟女士在对于金钱的心态上也不是如此的稀缺,或许这场悲剧本可以避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