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的每一次出走都是探索,而非自我放逐

字数 1495阅读 257
在路上
(一)那些湮没在岁月长河中的出走文化

出走的文化,在我们看来,似乎有些陌生,其实将中华五千年文化进行线条式的梳理,我们发现,不只有西方有这个出走的文化概念。出走,在现代的西方社会演化成了固定的Gap Year,翻译过来,我们称之为“空档年”,一般是学生高中毕业后到上大学的这段时间,或者是大学毕业时,申请一年的空余时间,用以出行,旅游或者做义工,以增加自己对这个世界以及社会的认识,目前在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英语国家比较盛行。

这样的出走,追本溯源可以上溯到西方民间的吟游诗人,比如荷马,比如维吉尔,他们用自己的双脚,收集起民间的传说故事,并随口吟唱出来,才有了现在的《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和《埃涅阿斯纪》自己就成了文化传承的纽带。

他们的行走,让我想起了中国的司马迁和徐霞客,以及带着宗教使命的玄奘。相对于当下很多旅游者来说,他们是真正的行者。司马迁通读史书,走遍名山大川,方成《史记》;徐霞客翻高山,走峡地,给我们留下了地理名作《徐霞客游记》。玄奘的万里之行,成就了《大唐西域记》,对当时的人们认识世界打开了一扇窗。

在以天为盖地为庐,一双赤脚走天下的时代里,这样的出行成了文化的代名词,无形中消磨了当下的旅游概念。

(二)在偌大的现实压力面前,我们选择出走

上班后,加班成了常态。

有一次,周六,车子开往单位的路上,一起搭档加班的朋友们睡眼朦胧。手中握着方向盘的朋友,也是办公室的负责人之一,看见大家的状态,心里一发狠,说:我们出去耍一圈,再回来干活。

于是去旁边的小店买点吃食和饮料,车子就向城外驶去。

拉萨的周边,并没有特别近的去处,羊湖和纳木错太远。冬日的拉萨河滩成了我们撒欢耍玩的唯一选择。河面平静,河流清澈,时而飞起的洁白的河鸥成为静寂的河面上靓丽的风景。皑皑的远山在墨蓝色的天空下延伸到更远的天际。安静的四周将我们对加班的怨恨慢慢的掏尽,心境也随之平静下来,在漫长的河滩上捡着鹅卵石,让阳光肆意的在身上挥洒。

然后,返回车上,继续加班,继续原本烦闷的工作与生活,生活甚至没有半点的波澜。

不止一次的,我们这样匆忙的出行,极力的躲避,暂时的跳出辛苦工作的圈子,而最后仍旧逃脱不了,只好选择回归。

于是,大多数的出行,都是为了散心;大多数的旅游,都是为了跳出桎梏你的现实窠臼,毫无目的的自我放逐,回归后仍旧是被动的去承受现实个传导给你的压力,负重前行。

(三)希望你的每一次出走,都会有新的探索

比起【陈绮贞《旅行的意义》——你看过了许多美景,你看过了许多美女,你迷失在地图上每一道短暂的光阴,却说不出旅游的意义】这首歌,我更喜欢【许巍的《旅行》阵阵晚风吹动着松涛,吹响这风铃声如天籁,站在这城市的寂静处,让一切喧嚣走远,只有青山藏在白云间,蝴蝶自由穿行在清涧,看那晚霞盛开在天边,有一群向西归鸟,谁画出这天地又画下我和你,让我们的世界绚丽多彩】这首歌,因为陈绮贞的各种带着伤感的爱情的味道,而许巍的曲中传达给我们的是旅行中出走的意义。

出走,归根结底,是去找回自我,与自然和社会交流的过程,在其中浸润,遍尝人世间的欢喜悲苦,其实是自我成长的一个过程。

或许你羡慕三毛的洒脱,走遍了想要走的高山荒漠;或许你羡慕以梦为马的大冰,既可以朝九晚五,就可以浪迹天涯;或许你羡慕背包客小鹏,带给你的十年100个故事的风雨旅途。但走过了一路的风景,你会发现,当你停止放逐自我,开始像一个孩子一样,带着一颗探索的心去感知,去发现,去追寻一个地方的风俗民情,文化内核,才会真正抓住了出行的意义。

找寻自己,地阔天宽

或许如此,一颗迷茫的心才会有了文化的归宿。

愿你的每一次出走都是探索,而不是单纯的自我放逐。

愿您在出走的路上笑靥如花,心境开阔。

朋友们,周末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