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百分之五

阿了告别格子的季节,正处盛夏。那次她无意中翻看手机通讯录里的联系人,发现自己已经和大部分人隔断了来往。

即使有很多人的联系方式,存入后就再也没打开过。

岁月就这样碾过,无声无息。

大概是有那么些不太重要的熟悉的人,曾经在自己的生活中喧闹过,繁忙过,但就像所有欢快而明朗的交响曲一样,大家一起奏响,戛然而止的尾声,没由来地因为缘分聚在一起,缘散了离开也不需要任何正式的告别。

阿了默默地将已经变成空号的姓名集体选中,在按下删除键的前一刻犹豫了一下,然后笃定地将他们从屏幕中清除。

也许会有人和自己一样,依然用着旧的号码,留在原地,待到时候成熟,一走了之,成为别人通讯录里的盲音。

然而我们彼此留下什么也不意味的号码,只是为了概率小于百分之五的万一,或是留个念想,似乎我们对对方而言有着或轻或重的分量。毕竟,能被人记得和挂念是件温馨幸福的事。

时间证实,对于自己而言,与其被动地想让人记得和挂念,不如能有让自己挂念的人。而那些人,他们也同样挂念着你。

阿了在自己很多个梦境里自导自演地做一个幕后者,年复一年地追梦,却从未在荧幕里出现过。自从有了格子的音讯,她兴奋地认为终于找到那根已经飘走了的线,却又不止一次怀疑自己费劲心思找到的号码,意义却仅仅如此。现在想想,那时对她不同一般的号码,和几年后集体清理的号码,并无区别。

阿了也曾经文艺地复制过流行的一句话,自己的手机里有一个不会联系也怎么都不会删除的号码。

如果为不交心的念想,她觉得已无必要;而格子之于她,更像空白的茫然。

所以很早之前,阿了就将格子的联系方式删除掉了。再怎么艰难,也敌不过小于百分之五的概率的说服。

也许曾经的阿了因为不懂,因为固执和念想,将自己武装成理想中的斗士,全然不知自己必定躲避不了大概率事件的规律,改变不了百分之五的注定。

百分之五之于另一个人,就像电话薄里的一串数字,在奔波游走中易主。

每当有故事的人向人们诉说具有特别意义的寄托物时,人们也只是感觉温存一阵,然而至于短暂,至于消亡,无人言说。

对于没有告别的告别,就用没有结局的各自离开终了。既不需要留着空无意义的旧物的念想,更没有空间让百分之五来填充看似满多关怀的大网。

断联之后,便是杳无信讯。

百分之五,最后可能磨灭成最微不足道的再也不见。

阿了说,如若再见,愿你们都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已经尽力了。 原图 上图太丑,擦掉重画,以下是第二次底稿。 底稿真的改了很多遍。一直没勇气上色。 我是不是亲手毁...
    千股的土豆阅读 359评论 14 5
  • 每逢过年都会讲到那个段子:在北上广工作的Jessica,David,lucida,穿的人模狗样的回老家,瞬间就变成...
    penny胖妮阅读 100评论 1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