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颗梧桐树下的老屋

序:奶奶离开我15年了,一直想写点什么记录我们之间那些历久弥新的点滴。所以想写这篇连载。算是送给天堂的奶奶的一份礼物,也算是给我以后的人生留下的美好回忆,我想等自己慢慢老去的时候,还可以看着这些文字,或嘴角上扬、或眼泪婆娑。每一个字都是真实记录,版权属于本人,侵权必究。每日更新,希望喜欢我文章的你们可以持续关注,谢谢~       

                (一)

      对老屋有记忆是从几岁开始的,我已经不太清楚了,但是我的记忆却是从那时候开始的。老屋就两间土块屋,一间奶奶住,一间老奶奶住。院子不大,西边有饭棚,东边是杂物棚,大门口东边后来奶奶种了几颗香椿。奶奶房间的门口有颗梧桐树。院子里有几只散养的鸡~一个破旧的院子收纳了我童年所有的欢声笑语,成为了以后人生中梦境里、回忆里最干净最怀念的地方。

      提起老屋我想有个人在我的生命里短暂的陪伴了11年,却让我往后的很多年,每每想起她时,或温馨,或伤感或遗憾。我想她会影响我一辈子吧。这个人就是我的奶奶。一个很高很瘦不识字的农村老妇。

      奶奶年轻的时候应该很漂亮吧,但我没有见过奶奶年轻的照片。从我记事时她已经满头花白的头发,满脸的皱纹,还有粗糙到握着我的手都感觉扎的厉害的双手。可是即使这样她依然是个漂亮的女人,身材高挑,腰板笔挺,颧骨很高,搁在现在就是骨感美。后来想起她时,总觉得她嫁给我爷爷亏了点。这么美好的一个女人应该值得过更好的生活呀。可撑着我们这一大家子真是受了好多苦头却没来得及享福~

      小时候奶奶的爱是博爱,她不能只爱我一个,我们家的孩子太多了。所以我就争做最听话一个。我努力学习,我听话,我不和姐姐们争抢东西,我帮奶奶摘野菜时总是在手里理顺好再给她。她对我的爱不是最多的,却是最独一无二的。她会在大姑面前说我是最让她省心最听话的孩子。她会在我取得好成绩时偷偷多塞给我点压岁钱。她会和别人说起我时开心的笑。她会把我抱在怀里喊着:我滴dongdong。

      和奶奶之间的记忆都是片段,某个片段深刻的几乎就在眼前,某个片段模糊的让我记不起她那时候的样子。我想时间可能真的太久了吧。

      奶奶喜欢领着我去挖野菜,就在麦苗到我脚踝的时候吧,她拿着个破镰头。牵着我的手,满地的走。她特别喜欢吃蒸菜(野菜和面粉一起蒸)每次挖一大兜子回来她就会放在簸箕里开始摘,这时候我喜欢围过来帮她摘菜,我摘的很仔细,每一个黄叶都拽掉。然后放在自己的另一支手里,直到攥不过来再给她。她每次接到我手里看着我捋的很顺,总会夸我干活认真。我只是想让她夸我而已,其实我并不喜欢摘野菜。

      那时候跟奶奶在老屋睡觉是很幸福的,奶奶有一床很好的毛毯。她总是不舍得盖,每次在她那住下,她就会给我盖那个毛毯只做压被子(盖的第二层被子)。老屋的格局就是只有一间房间,兼顾了客厅厨房卧室所有的功能。所以奶奶会把我哄进被窝,自己看会电视,那会奶奶很喜欢看《康熙王朝》,我就从被窝缝儿里悄悄看。因为那会我也迷电视剧。奶奶还喜欢看《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奶奶那会简直就是恨透了冯远征演的男一号,还时不时跟我抱怨几句。那会我并不知道剧情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奶奶不喜欢他,以至于后来我看到冯远征这个演员还讨厌了好一阵。

      记忆中奶奶没有骂过我也没有打过我。她总说我赚不到她说一句高矮话。其实我没有那么好,我也有小孩的劣根性。我只是想在这么多孩子中让她更喜欢我多一些。我很小性子,爷爷对我说话大声了。我都会流眼泪。这个时候奶奶会恶狠狠的凶他。所以一直都是更爱奶奶。那会爸妈忙,中午在奶奶家吃了饭去上学,夏天奶奶都会给了五毛钱的零花钱。我总不舍得花,爸爸也会给我留零花钱,久而久之。我的零花钱用一个塑料袋装着攒了好几块,最后怎么花了我也不记得了。记忆中奶奶总是闲不住的。要么就在窗户边上做针线活,要不就是去场里(大队里分给每家压麦子的地方),要不就是饭棚里烙饼。从来没见她坐大门口和别的老婆子一样扇着蒲扇玩玩。她偶尔的消遣放松也是带着我去串门,经常去的是一个自家奶奶家。一个三奶奶家,还有一个捡煤块的老爷爷家。就是这么些固定的场所,陪伴了我整个童年。那会的日子贫穷,但是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