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之「贾琏偷娶尤二姨」

1

“二姨娘,你又来了,”还没进门就听见贾蓉的声音。

“我们父亲正想着你呢”说着就往前抱住尤二姐。二姐避之不及,赶着去打贾蓉,这时尤三姐狠狠地揪住贾蓉的耳朵。

原是贾敬病逝,尤大娘带着尤二姐和三姐前来奔丧。

“二姨三姨饶命啊,让我看看你的手”贾蓉嬉皮笑脸的说道。

“我可饶不了你”说着更加使劲。

“您就大人有大量,饶过我这一次吧,”疼的贾蓉求爹爹告奶奶的,逗得尤大娘和二姐哈哈大笑。

贾蓉揉着耳朵,看到尤二姐在吃果子,又恬不知耻的凑过去,“二姨,别只顾自己吃,赏侄儿一口呗”“呸!”尤二姐吐了贾蓉一脸唾沫,三人又是哄堂大笑,贾蓉也不恼,跟着笑起来。

2

次日,贾敬的葬礼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等僧人们做完法事,贾老太太被身边的丫鬟搀扶着,慢慢地走进来,大家都围着老太太大哭起来。贾琏这时看到尤二姐,直勾勾地盯着她。尤二姐感受到贾琏炙热的目光,对着他一笑,羞涩的低下头去。

贾琏和贾蓉骑着马出来。

“你二姨,标致大方,温柔可爱,别人都说你婶子好,要我说哪里及你二姨一个零头啊”贾琏说道。

“你说的那么好,我给你做媒,收了做二房可好?”贾蓉说道。

“你说的玩笑话还是正经话?”

“我说的是正经话”

“听说你二姨已经有人家了?”

“哦,之前跟张家指腹为婚,后来张家败落,尤大娘早就想退婚,这倒好办,不过,倒是婶子那关难过。”

“嗯,这......”

“别急啊叔叔,以我的主意管保无妨,只不过多花几个钱。”

“什么主意?”

贾琏和贾蓉边洗马边说道。

“等我回明了父亲和老娘,在咱们府后头买个宅子,择个日子,神不知鬼不觉地娶进来,婶子深居简出到哪里得知,万一闹了出来就说婶子不能生育,为了传宗接代。婶子见生米煮成熟饭也只好罢了。再求一求老太太,没有不完的事。”

“今天要是遇见二姨可别性急了,万一要是闹出事来,可不好办了。”

“你少胡说”贾琏一跃上马。“驾,驾”

贾蓉心想:要是叔叔娶了二姨,免不了要置办房屋,以后趁叔叔不在,我好去玩玩。想到这不仅喜上眉梢。

3

这天,贾琏来尤二姐这,只有二姐一人在,便问:“亲家太太和三妹妹哪里去了?”

“才有事,后头去了。”尤二姐的眉眼更加动人。

这时,贾琏说着:“槟榔荷包忘记带了,妹妹有槟榔吗?”边说着边走近尤二姐,“赏我一口吃”

“槟榔倒是有,只是我的槟榔从来不给别人吃,”贾琏释机一把抓住二姐的手,二姐站起来把槟榔荷包丢到床上,贾琏拿起来吃了一颗,接着把荷包收到怀里。

两人正你侬我侬,丫头进来倒茶,两人急忙掩饰,丫头走后,贾琏从身上解下一块玉佩,故意掂了掂,放在桌上。尤二姐只顾喝茶,装作没看到的样子,贾琏往二姐面前推了推。

这时尤大娘,尤三姐,贾蓉进来,贾琏赶紧迎上去:“亲家太太”

“二叔”贾蓉和贾琏对了对眼色就走开了。

“大嫂子说,前儿说有包银子放在您这了,今儿个命我来取。再就是看有事没事?”

“二姐,拿银子”大娘笑着对二姐说。

二姐答应着,顺势不经意的拿走玉佩。贾琏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一边对大娘说,“我也顺便来给亲家太太请安,也来瞧瞧二位妹妹。您的气色挺好,倒是二位妹妹受了委屈。”

“您这是说的哪的话啊,我们家家道中落,多亏有姑爷帮着,今儿府上有大事,我们也做不了别的,只是白看着家,有什么可委屈的。”

“老太太,上回我和我父亲说的,那位姨夫就和我这位叔叔身量面貌差不多,老太太您说好不好啊?”贾蓉指着贾琏说道。

“那敢情好”老太太说道。

贾琏听到这急忙起来拜了拜。

这时,尤三姐走到贾蓉跟前,揪住他的耳朵,说道:“你这小子,你这小子。”边说边打。

4

“姨,慢点”一顶大轿停在一处宅院,丫头,老婆子等人伸手去扶,只见尤二姐慢慢地走下轿来。

到了晚上,琏二爷乘着轿子过府来了。

“这是我这几年来积攒的体己,凤丫头不知道,给你收着吧。”

这边凤姐孤枕难眠,那边缠绵悱恻。

“凤丫头有了下红之症,只等她一死,我就接你进府做正室,怎么样啊?”二姐妩媚一笑。

5

“花之巷去过了吗?”贾珍问小厮。

“去过了,琏二爷今儿不在花之巷。”

到了晚上,贾珍到尤二姐处。

“喝喝喝喝,我说的那个宝山怎么样啊?要是错过,打着灯笼也难找啊”贾珍对着尤二姐说道。

“多谢大哥哥,我喝多了,妈陪我出去走走吧。”尤二姐说着,和大娘一起出去。只留下三姐和贾珍,贾珍反手抱住三姐。

这边,丫头看见贾琏来了说道,“二爷,大爷在西屋呢。”

“二爷回来了,快坐。”

贾琏说道:“我今乏了,咱们喝两杯就睡吧。”看了看二姐。

二姐说道:“我虽然标致,可是无品行,看来还是不标志的好。”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我不是蠢人,你们把我当做蠢人对待,咱们虽然只做了两个月夫妻,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终身靠你。将来我妹子怎么办,看这情形不是长策,要做长久之计才好。”

“你放心,西院的事情我早就知道,还是我破了这个例好。”说着往西院走去。

6

“大哥在这里啊,兄弟给您请安。”贾珍正和三姐喝的高兴。

“铁坎寺的佛事完了,两个月没有过来,今儿个特意过来探望探望。”说着看了看三姐。

“咱们兄弟不分彼此,何必这样,大哥为我操心,我感激不尽,今后还要大哥同以前一样,莫要多心我再不敢到这里来了。”说着就要给贾珍行礼。

“兄弟怎么说,我无不从命,”说着就笑起来。

“好”贾琏脱掉外衫,倒了两杯酒:“我和大哥吃两杯”,又对着三姐说:“你过来,陪小叔子一杯吧。”

三姐冷哼两声,“你不用和我不用打马虎眼,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好歹别捅破了这层纸!”

“怎么说?我不明白”贾琏装傻道。

“你别当我不知道你们府上的那些破事,这会拿着几个臭钱,你们哥俩拿我们姐俩当粉头取乐。哼哼,你们就打错了算盘。”

“你可别多心,改天你姐姐还要备了礼去看你呢”贾珍说着就要去捏三姐的脸,被三姐推开。

“你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我们哥们可不比旁人哦。”贾珍接着说。

“我知道,你的老婆太难缠,”三姐点着贾琏的额头说道。

“你把我姐姐拐去当了二房,偷来的鼓敲不得,我要会会那凤奶奶,看她是几个脑袋几只手”说着三姐拍了拍桌子,吓得贾琏忙说:“哎呦,我的姑奶奶,这可使不得,千万不能去啊”

三姐仰头哈哈大笑:“怕什么?要是大家好,就好,但凡有一点过不去,我有本事先把你们俩的牛黄狗宝掏出来,再去和那泼妇拼命!”

“哎~”贾琏贾珍直叹气。

“喝酒怕什么?咱们就喝!”说着三姐拿起一杯酒,捏着贾琏的两个腮帮子说道:“我和你哥哥已经喝过了,咱们亲向亲向”说着就往贾琏嘴里灌酒。

“喝,喝,哼”“将姐姐请了来啊,咱们四个一块乐。”说着搂着贾琏贾珍,“所谓便宜不过当家,你们是弟兄,我们是姐妹,又不是外人,只管上。”说着又朝贾琏灌酒。

“哈哈哈哈,哼”三姐又是哭又是笑。

贾珍说道:“三姐啊,咱们说是说笑是笑,可别动真气啊,”“谁和你开玩笑,我是说得出做得到。要不,也不算你尤三姑奶奶!”

“我算服了你了,别生气,啊,再喝一杯”贾珍递过杯子。

三姐把杯子重重地摔在桌上,“把姐姐请来啊,去啊”对着贾琏说道。“请来呀,嗯请来呀”一边说一边拨了拨胸前的衣领,引得贾珍和贾琏都色眯眯的看着三姐诱人的胸部。

三姐看到他们的猥琐样子,站起来顿时掀了桌子,吓得贾珍就要溜,“站住,想溜?咱们索性把小猴崽子(指的贾蓉)叫过来,摊开了说,你们爷三个诓骗了我们寡妇孤女,掖着藏着的,到哪是个头啊”说完就大哭起来。贾珍贾琏自讨了个没趣。

三姐越想越气径直出来,尤二姐跟上,说,“妹妹,刚才好好的,怎么眼不见就闹成这个样子?”

“姐姐糊涂,咱们金玉一样的人,被这两个人玷污了去也算无能,还有个极厉害的女人,现在瞒着她,咱们方可安休,要是有一日迟早都要闹出去,到那个时候势必有一场大闹,还不知道谁生谁死。”

“妹妹......”

“妹妹不是傻瓜,我始终是要寻找归宿的,终身大事不是儿戏,只要选一个可心的人方跟他去,凭你是貌比潘安,富甲十方的,心里过不去也白过了一世。”

“他是谁啊?”

“姐姐知道,不用我说,”

二姐想了想说道:“竟然是他,可是这个人如今不知道在哪里?”

“只有这个人我才嫁,他一年不来,我等他一年,他十年不来,我等他十年,如果死了,再也来不了了,我愿意剃了头当尼姑,吃长斋念佛,也就了了这一生。”三姐坚定地说。

7

这天,二姐给贾琏整理包裹,说起尤三姐,

“我妹妹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她已经有了心上人。”

“是谁?这么上她的心?”

“之前我老娘过生,有一个唱白面的,不知怎么就合了眼了,原叫冷二郎”

“原来是他!”

8

这天,贾琏刚到平安洲,在一家茶馆,刚好遇见薛蟠和柳湘莲,三人一处坐下,听说柳湘莲要寻一门好亲事,边说:“我这刚好有一门好亲事,今春,我为了子嗣起见,娶了尤氏做二房,她有一个小妹,品貌可是古今有一无二的,正待嫁,如今说给二弟为妻,岂不两全其美。”

“好极了,这门亲事一定要作”薛蟠说道。

“我本是要一个绝世女子,如今倒也顾不了许多了,如今令兄裁夺,无不从命。”

“好,你我一言为定!只是有个定礼才好,也不需金银贵重之物,只需身上长带之物即可。”

“小生别无长物,这把鸳鸯剑是我祖传之物,这把剑是不敢舍弃的,带回去作为定礼。”

9

“恭喜恭喜”宝玉贺到。

“那天巧遇琏二爷,就定了,我琢磨这哪有女儿家催着男方定的,哎,我是后悔。想细细了解,所以过来找你”柳贤弟说道。

“你本说要一个绝色的,这就得了一个绝色的,何必生疑呢。”

“你怎么说是绝色?你见过?”

“他们是珍大嫂子的继母带来的两位小姨,在守灵的时候和她们混过一个月,怎么会不知道,真正是一对尤物,偏巧又姓尤。”

“哦,这事不好,断断做不得,你们东府里除了这头石狮子干净,其他的估计都不干净了,我不做这王八”柳湘莲愤愤地说道。

10

“老娘,柳二弟特意来拜访您,”贾琏领着柳湘莲进来。

内屋里,三姐听说来者,心里一喜,走近听着。

“伯母,我这次来是想求一件事,这次在平安洲过于忙促给了定礼,谁知姑母在四月间,为晚生定了婚事,我不能从了贾二哥,而背了姑母,这事不合情理啊”

三姐听到这,留下了伤心的泪水。原来柳湘莲正是三姐一直等的那个人。

“定者定矣,哪能随便反悔的,望贤弟三思而行啊”贾琏说道。

“这门婚事断不敢从命!”柳湘莲说着往外走。

三姐心里一惊,似乎明白了,心下凄然,追上前去。

“等等,还你的定礼!”柳湘莲伸手去接,愣愣地看着三姐,心想,果真有如此绝色。

只见三姐反手掏出一把配剑,含恨自尽。

“三妹,三妹,三妹”已无力回天。一代佳人香消玉殒。

“我竟不知道妹妹是如此刚烈的贤妻,可敬可爱,我已经追悔莫及了,你若芳龄有知,请恕我不知之罪吧。”柳湘莲悔恨万分,以至万念俱焚,随一个跛足道人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