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容易凋谢的高庭玫瑰玛格丽·提利尔

高贵美丽善权谋,痴傻迷离为家族,原本逍遥自绽放,奈何命运总愚人。

玛格丽·提利尔在《权力的游戏》中是个悲剧人物,其悲来源于家人,来源于性格,来源于使命。

玛格丽剧照

她是荆棘女王的孙女,属于耐看型美女。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并不起眼,随着剧情的不断推进,人物角色的变化,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温顺乖巧的眼眸,浅棕色卷卷的长发时常慵懒地散在肩膀,笑起来甜蜜而又摄人心魄。但是,人不可貌相对她来说再适用不过,表面乖巧温柔,实则和她的祖母一样擅长权术,善于笼络人心,每到一个地方总是很受人爱戴,不管臣民还是女伴,除了和她一样深不可测的人。

没有真正近距离密切接触玛格丽的人,多半要被她甜美温柔的样子所迷惑,只要她使起手段,多数人无法抵挡。她有很强的家族观念,家人的健康长乐与家族的兴荣是她一直努力的动力。

她的家族显赫,是七大王国最重要的家族之一,辖区在河湾地,住在高庭,庞大而富有。族徽是一朵盛开于青翠绿野之上的金玫瑰,族语为生生不息(Growing Strong)。在我看来,唯一不足的便是军队太少,但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在权力的角逐中,金钱便成了比瓦雷利亚钢还要好的利器。

从小,她便被自己的祖母调教,说调教一点也不过分,她的见识、手段、神情姿态并不是随手可拈来,想必荆棘女王一定花了大半的时间去教导她该做一个什么样的高庭玫瑰。

玛格丽与其祖母荆棘女王

出生于提利尔家族,对她来说算是一个悲剧。对她影响最大的祖母自身是一个瘦小、狡猾的权利高手,说话尖酸刻薄毫不留情,狂妄自大,动辄拿金钱来打压吓唬其他人。在其后期自述中可知,在她9岁的时候,被许给了同样9岁的戴伦,随后被取消婚约,使用手段爬上了同样遭到王室悔婚的高庭继承人罗斯的床上,成了高庭夫人。

她的大哥哥维拉斯是个残疾,小哥哥“百花骑士”洛拉斯是个gay,在五王之战时成为妹夫蓝礼的彩虹护卫之一,深受信任,对蓝礼无比爱戴,实则是恋人关系。

本来有这样一个家族已经够人气恼了,但是偏偏自己又是一个克夫的命,而克夫的一部分原因正是她的祖母的“使坏”。

《权力的游戏》中,她一出场便是和首任丈夫蓝礼一起观战士兵操练。此时劳勃已死,蓝礼宣布他将参与夺取铁王座,为了赢得高庭提利尔家族及其封臣的支持,蓝礼迎娶玛格丽为王后。洛拉斯成为御林铁卫以便在他的妹妹成为王后时能保护她。但洛拉斯对蓝礼的感情远远超过了主仆之情,玛格丽虽然嫁给了蓝礼,但是蓝礼对她没有兴趣。在洛拉斯更年轻的时候,他曾作为蓝礼·拜拉席恩的侍从被寄养在风息堡。这可能是他们秘密恋情的开端。

玛格丽与蓝礼

玛格丽和蓝礼的相敬如宾都是装出来给别人看的,一到无人之地,便与陌生人无疑。

“这里没有别人,你不用装了”,痛苦的玛格丽对蓝礼如是说。

后来蓝礼被红袍女祭司梅丽珊卓制造的鬼影暗杀,玛格丽便成了年轻的寡妇。

兰尼斯特家族成功统治君临后,小魔王乔佛里和史塔克家的珊莎解除了婚约。提利尔家族声称玛格丽与蓝礼没有圆房,为了达成兰尼斯特和提利尔的联盟,玛格丽被许配给了乔弗里。小魔王这样一个阴晴不定、暴力、狂妄的人,最终也被玛格丽所收服,其中两个情节最为关键:一是玛格丽经过跳蚤窝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掩着鼻子,只想快点走,而玛格丽却命令停下轿子,去看望那些贫苦的人们,此时乔佛里对玛格丽的印象大为改观;二是乔佛里向玛格丽展示自己的新弓箭时,玛格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让乔佛里教她射箭,不管其是否真的对救济贫民或者对玩弓箭感兴趣,她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玛格丽在跳蚤窝

连瑟曦王后都无可无奈的乔佛里,却被玛格丽轻易收服,可见其手段之厉害。但是,二人依然没有善终,乔佛里在婚礼上被其祖母荆棘女王和小指头贝里席合伙毒害,她再度守寡。

玛格丽与乔佛里

玛格丽和最开始的珊莎一样,有一颗想当王后的心,不同的是,珊莎是为了她自己,而玛格丽却是为了提利尔家族。

在第二任丈夫死亡之后,为了维系兰尼斯特和提利尔家族的合盟,玛格丽三度嫁人,嫁给比自己小的新国王托曼。

在得知自己要和托曼结婚时,玛格丽又开始勾引托曼,深夜密会,当知心大姐姐,拥有共同的秘密,以至于瑟曦虽极力阻拦,但最终二人还是顺利举行婚礼。托曼对玛格丽言听计从,并重用洛拉斯,导致玛格丽与瑟曦的矛盾愈发尖锐。

随后在瑟曦的设计下,其兄洛拉斯被极端教徒所抓。玛格丽为了救其哥哥亦被关押。在被关押期间,洛拉斯和瑟曦均被教徒打破心理防线,只有玛格丽一人毫不动摇,她是唯一一个坚不可摧的钢铁玫瑰。而后由于教会的势力愈发强大,使得玛格丽不得不佯装皈依教会暗示其祖母离开君临。在她落难的时候,她心心念念的依然是家人的安全。

教会审判时,瑟曦和托曼未到场,她便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要求众人赶快撤离,但是教众封锁了现场,爆炸使整个贝勒大圣堂化为乌有,包括年轻的玛格丽。瑟曦和托曼在红堡目睹了这一切,看到此场景的托曼一脸忧伤,脱下王冠后为玛格丽殉情跳窗自杀。

玛格丽和托曼

所以,玛格丽的一生都在为其家族奔波算计,所做的一切事情无关个人喜好,一心只为家人的安全和家族的兴盛,一生活在自己与他人的算计之中。

除却玩弄权术,她还有一些善心。她的善心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珊莎的善意。不管其是真心喜爱傻白甜,还是只是为了得到北境之地,珊莎确实受其鼓舞,在得知母亲和哥哥的死亡之后重新振作。

在珊莎得知自己要嫁的人是侏儒提里昂时,再次崩溃,而玛格丽又再次充当知心大姐开导她:“有些女人喜欢高个子,有些喜欢矮个子,有些喜欢毛发旺盛的,有些喜欢秃顶的,优雅绅士,粗鲁男人,丑男、俊男,甚至漂亮姑娘,大部分女人必须尝试过之后才知道,然而可悲的是,很多女人在年老色衰之前,尝试的太少”。珊莎能够心平气和的嫁给提里昂,玛格丽功不可没。

玛格丽与珊莎

二是在其与乔佛里的婚礼上,小魔王百般羞辱提里昂和珊莎,其一直劝导乔佛里去向大臣敬酒,而不再让提里昂难堪,由此可见,她还是善良的。

她的死出于对拯救洛拉斯的执着,聪明如她,怎么可能不知洛拉斯已经没救了,但是她依然坚持救他,给他希望。珊莎在得知瑞肯被小剥皮抓获之后,曾经说:“我们再也救不回瑞肯了”,而玛格丽却说:“洛拉斯,等着我,我一定会救你出去”,这就是二人的不同,也使我们对她的怜惜和惨死再深一个刻度。

若其不死,她便是《权力的游戏》女性人物中最会玩弄权术的人,也是最让人恨不起来的角色。她就像她的家徽玫瑰一样,花朵鲜艳夺目,周身带刺,快速凋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