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改改

我觉得已经是一场耐力和心志的磨练了。

我的底线在不断的一降再降,觉的很快就会探到我的极限。

开始思考像政府机构这种对文字字斟句酌是否有价值。

这么做是否创造了价值?或许这样的严谨是一种态度,也或许是一种枷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