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兰盆会定东行传法,命定四人各怀心思

目录

图片来源网络,侵来信必删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自盘古开天辟地,以周身血肉化世间万物后,天地之雏形成矣。

天地既成,创世女娲,化生万物。天造凤凰为尊,地造麒麟为首,海造瑞龙为王。又以水土交融,依已之形,捏造万民。终日不食,终夜不寝,熬得身形疲惫,心力匮乏,遂手执藤蔓投入泥浆,挥洒而出,泥浆点落于地,便幻化为人。

而后世百姓尊卑贵贱之别,便是女娲亲手捏造之人,多为王侯将相,顺手泥点而成之人,多为市井贱民,此为后话。盘古开天因力竭而亡,元神化为元始天尊创立道教,与灵宝天尊、道德天尊并称道教三清。

三清各提一道灵气,转世投胎化为凡人,此人苦历一千七百五十劫而成玉皇大帝,统领万圣,主宰宇宙,开化万天,行天之道,布天之德,造化万物,权衡三界。

盘古元神化元始天尊之时,同时期另有一神人接引道人,元神转生印度,菩提树下开悟,创立佛教,名唤大日如来佛祖。

佛教以使人脱离六道轮回为宗旨,普渡众生为口号,历数载发展,信徒颇多,却终不得上国掌权者接纳而频频受阻,势力教徒不可与道教相提并论。天地人三界内另有诸多云游散仙,精怪妖魔,法力高强者,各自为王,既不从道,亦不信佛。

先说西天灵山大雷音寺乃佛源之地,号称佛乡。晨钟暮鼓,圣气沛然,祥云流转间,佛寺却是略显倾颓。这日正是佛乡举行兰盆盛会,三界传闻兰盆会听如来讲经可超脱生死,免于轮回之苦。这日万佛朝宗,大雷音寺内聚集了诸多菩萨,千百罗汉,各路金仙。

如来佛祖端坐莲台之上,丈六金身,昊光四射。如来佛祖声若洪钟道:“世间万物皆空。唯其空,便能包容万物,万物有命,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如来佛祖讲到此处,兰盆会正值高潮,万仙聚神聆听。如来佛祖却忽见下面一人昏昏欲睡,细看竟是佛门弟子,佛祖便叫道:“金蝉子!金蝉子!”。

原来金蝉子一直聚精会神听佛祖教诲,不知自哪来来的一只飞虫,自金蝉子耳内钻入,顿时金蝉子意识有些混沌,昏昏欲睡。

如来佛祖一叫,金蝉子一个激灵站起身双手合十躬身道:“弟子在”。如来佛祖问道:“尘世滚滚,灯红酒绿,哪一盏灯最为明亮”。金蝉子道:“千灯万盏,不如心灯一盏”。

如来佛祖又问道:“若以一人之命换天下太平,如何?”。金蝉子道:“索人性命即为业障,随心,随性,随缘”。如来佛祖赞赏道:“嗯。金蝉子佛基深厚,慧根非常”。

佛祖点了点头又道:“佛门悲悯,普渡众生。观天下四大部洲,贪念频生,欲望难抑,多为谋求生计不得已而为。唯南瞻部洲的东土大唐无君无臣,毫无信仰,贪婪无度,嗜杀成性,自诩天朝上国,高人一等,便妄兴干戈,涂炭生灵,致使枯骨埋于荒野,死魂游荡深山。吾今有三藏真经,可以劝人为善。愿借人手,传往东土,不知哪位愿往?”。

佛殿内一片寂静,无人出声。如来佛祖又道:“不世功德,无人愿往?”。文殊菩萨揣摩到佛祖心意道:“阿弥陀佛,贫僧愿往。不出一盏茶功夫,吾可将真经送往东土,传遍大唐”。

如来佛祖摇了摇头道:“非也,一来用神通之能传法,诚心不在。二来世间之广,非大唐一处之民愚懦。需跋山涉水,徒步十万八千里,一路感触世间沧桑,披荆斩棘,传播佛种,教化万民,而后抵达东土。既可广结佛缘,亦让唐王知晓吾等传佛之决心,之诚心”。

如来佛祖说完,看了一眼众人。缓缓又说道:”谁愿往?“。语气平和却声如洪钟,回荡佛殿,传到金蝉子耳边更如惊天巨雷一般,金蝉子苦笑暗想:”事已摆明,非吾不可。方于众人面前夸我,原来是层层铺垫,别有用意“。

只见金蝉子缓缓站起身来道:”弟子愿往“。如来佛祖微微一笑点点头道:”嗯。金蝉子几世修为,深得佛旨精要,佛学境界无人可比,金蝉子愿往传法必成,吾心安矣。但金蝉子却是西天之中唯一一位身无半分法力之人,东行一路妖魔鬼怪,险山恶水,你若真心愿往,吾也得差人护你东行,保你一路安全“。

金蝉子回道:”弟子真心愿往。天地万物有灵,且皆具佛性,一路虽是妖魔鬼怪,用心感化妖魔亦可回归正途。艰难险阻,弟子诚心有之。妖魔鬼怪,弟子佛理有之。一人东去足矣“。

如来佛祖呵呵一笑道:“天地有理,乾坤莫测,恐事发突然少了喘息之机,你身无半点法力,又当如何?”。金蝉子察觉佛祖用意也不在顶嘴道:“是弟子思虑不周”。如来佛祖看了看旁边的降龙伏虎道:”降龙伏虎,可愿护金蝉子东行“。

降龙伏虎互相对视一眼道:”这。。。吾二人需护大雷音寺内外周全,一时半刻尚可,这徒步十万八千里,恐脱不开身“。

如来佛祖点了点头,又看向旁边的斗战胜佛道:”斗战胜佛,你与金蝉子交厚,又是金蝉子开你慧根,以致你终得佛缘挤身诸佛之列。你拥有火眼金睛可洞穿一切假象,又深谙七十二般变化,又有筋斗云,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如今可愿跟随金蝉子东去传法,保他一路平安“。

斗战胜佛起身挠挠头道:”保金蝉子一路东行倒是愿意,只不过。。。“。如来佛祖道:”只不过什么,直言无妨“。斗战胜佛坐着换了个姿势嘿嘿一笑指了指头上的金箍道:”佛祖可否去了吾这金箍,在还了吾的兵器,也好让吾路上尽心尽力“。

如来佛祖呵呵一笑,手一挥,只见斗战胜佛头上金箍似寒冰遇烈日,化而不见。斗战胜佛左右摸摸了头,见金箍已去,甚为欢喜雀跃。

此时文殊菩萨道:“佛袓,斗战胜佛能为自是不容置疑,东行一路国家林立,诸侯遍步,多有百姓住所,斗战胜佛容貌非常,恐有不妥”。

如来佛祖一听道:“文殊菩萨多虑了,普天之下多有妖魔活动,百姓早已见多不怪,斗战胜佛虽是猴身却是一身佛气,很容易受人接纳”。文殊菩萨点头道:“是”。

如来佛祖又向斗战胜佛道:”斗战胜佛你生性好斗嗜杀,东行之路可否多听金蝉子话语,不可自作主张肆意妄为“。斗战胜佛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如来佛祖听斗战胜佛允诺,空中隐隐出现一根约三丈长,小儿胳膊粗细的棒子,金光闪闪。斗战胜佛腾空飞起,抓回棒子细细观看,把玩了一番躬身道:”多谢佛祖,多谢佛祖,东行之路,吾必护金蝉子周全“。

佛祖又说道:”一路之上,不可多造杀孽,否则经久苦修的佛身必毁,切记!切记!“。斗战胜佛连连称是。

如来佛祖又一挥手,只见金蝉子面前多了两件东西,一件乃是九龙禅杖,一件是紫金钵盂。如来佛祖道:”金蝉子此去东土,乃代表西天佛教脸面,此九龙禅杖、紫金钵盂赐予你,二物乃佛教至宝,不可有失“。

金蝉子跪地道:”多谢如来佛祖。弟子即粉身碎骨,亦到达东土大唐,为吾佛宣扬佛法,救万民于水火。不得此志,誓不回头“。如来佛祖又赞许的点了点头。

随即兰盆会散去,各路大仙,腾上云端,各回仙府。佛殿之上剩下皆是佛门中人,普贤菩萨道:“佛祖当面言明佛门东去之事,并以确定所去之人,想必金蝉子此次东行沿路居住的神仙,已是心中有数,此次东去应是一路畅通”。

佛祖“嗯”了一声点了点头。此话一出,金蝉子方知原来东行之事,早已在计划之中,难怪自己会在兰盆会上瞌睡,原来早是有心人安排算计,想到此处,金蝉子只能心中摇头苦叹。

突然殿中一人道:”既为传经,路途又远,想必行李、经书繁多,可缺挑担之人?“。如来佛祖看去呵呵笑道:”原来是净坛使者。净坛使者身宽体阔,果真是挑夫好料。但你嗜好淫欲,东去路上美女诱惑层出不穷,恐你把持不住失佛门之礼,不可!不可“。

净坛使者道:”出得灵山,吾必克性律已,严守佛门清规,谨听金蝉子之言。弟子身在灵山修行甚久,佛学造诣已难精进,此去东土亦不失为一次不可多得的修行之机。况且东去大唐十万八千里,江河湖泊不计其数,水妖鱼怪更是数不胜数,行船走水稍有闪失,斗战胜佛不擅水战,吾精通水性可助其一臂之力,望请佛祖成全“。

观音菩萨在一旁道:”净坛使者有此觉悟,况且所言不无道理,佛祖何不成全“。

如来佛祖看了看观音菩萨道:”有观音菩萨作保,自是没有问题。不知观音菩萨可否作此东行传法负责之人“。观音菩萨暗想:”只想一语成全此事,怎料麻烦缠上自身,真是语多必失“。

观音菩萨无可奈何道:“是!恐能力有限,不堪此任”。如来佛祖回道:“观音菩萨救苦救难,与东行重点不谋而合,足堪重任”。观音菩萨只好答应道:“是”。

如来佛祖又对净坛使者嘱咐道:“此次净坛使者随金蝉子东去,身披布道传法形象,务必谨小慎微,不可放荡情怀,玷污佛门,否则必以佛规处置”。净坛使者双手合十躬身道:“是,谨遵佛旨”。

观音菩萨心知东行一路事非繁杂,自己已接下负责重任,此事若有差池,必遭佛袓降罪,便又道:“东行路上降妖除魔有斗战胜佛,行李重物有净坛使者,一路上诸国林立,金蝉子悟性虽高,但并不通晓人情事故,险恶人心,恐金蝉子等人不能应付”。

如来佛祖思量一下道:“嗯!金身罗汉何在?”。远处一人站起身双手胸前合十道:“弟子在”。如来佛祖道:“金身罗汉,你擅察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可愿助金蝉子东行”。

金身罗汉道:“这。。。弟子口舌笨拙,恐力有不足,反拖累金蝉子等人,延误东行传法大事”。如来佛祖道:“金身罗汉若可成得此功,便可顿悟成佛,挤身诸佛之列,受千万教徒敬仰,免遭生死轮回之苦”。金身罗汉伏地顿首道:“全听佛祖安排”。

人员安排妥当后,如来佛祖手解法印,口诵咒决,只见佛殿外擎天华表柱上盘绕的石雕巨龙,渐渐蜕去石皮,伴随几声低沉龙呤,柱上石龙复活被一股力量裹挟,飞入佛殿之内。

如来佛祖道:“千年前,此龙不知何故,闯进佛殿打碎擎天华表柱上佛珠,吾便将其钉在石柱之上,以示惩戒“。佛袓转头对巨龙说道:”此次东行路途遥远,金蝉子一身肉胎,恐脚力不支,龙儿可愿化身龙马,载金蝉子东行传法”。

佛祖说完,巨龙只是在佛殿上盘旋嘶吼。佛祖见巨龙并不情愿又道:”功成之后还你龙身,清你罪责,释你自由如何?“。只见巨龙又在殿内盘旋几周后,一道金光化身白色龙马缓缓落地,随即马嘶几声,格外清亮。

细看殿上龙马是四肢强健,眼大位高,一身白色鬃毛如霜似雪。如来佛祖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对身旁的两名僧人道:“阿难、迦叶将三藏真经传与金蝉子,借由金蝉子传入东土,普渡万民”。阿难、迦叶点头称是。

如来佛祖转头又对金蝉子道:”金蝉子整束行装,择日东行吧“。金蝉子等四人躬身道:“是”。

佛祖说完,阿难、迦叶对金蝉子道:“金蝉子请随吾来,依佛祖法旨传你真经”。金蝉子躬身道:“阿弥陀佛,有劳二位尊者”。

金蝉子随阿难、迦叶二人而去,净坛使者随后赶上。阿难、迦叶二人将金蝉子领入灵山藏宝阁,经过层层关卡秘门后,最后一道石门轰隆打开。顿时藏宝阁内陈设一览无余,珠光宝器,奇珍异宝,数不胜数,金蝉子与净坛使者皆是大吃一惊。

藏宝阁第一层是神兵利器,第二层是仙石妙药,第三层是仙魔异宝,第四层是绝代奇经、遗世秘笈。净坛使者惊的是目瞪口呆道:“不想吾大雷音寺内竞有如此宝阁”。阿难、迦叶一脸嫌弃嘲讽道:“少见多怪”。

净坛使者问道:“如此繁多不世宝物在此,不怕有心人觊觎?”。阿难冷冷回道:“此地有燃灯古佛看守谁敢造次”。净坛使者肆意看着阁内宝物连连点头称是,金蝉子虽心中吃惊,表面却是从容镇定。

几人来到四层后,迦叶走到标签标明三藏真经处,打开箱门道:“这便是三藏真经,共计三十五部,一万五千一百四十四卷”。净坛使者挤身在前一看,真经金光闪闪,煞是夺目。

净坛使者信手拿起一本,打开一看,整本经书竟全是黄金纸页满刻经文,分量极重。净坛使者掂了掂经书连连叹气道:“东行之路,十万八千里,吾身背这般沉重经书,恐到不得东土便力竭身死,不知可否向佛祖说明,吾法力低微,不堪重负,换他人去也”。

阿难、迦叶在一旁哈哈大笑道:“此时后悔,时已晚矣!且不说这经书重量,光这十万八千里,一路上妖魔万千,山险水恶,狂风暴雨,乌烟瘴气,此番前去纵是三头六臂,身怀九命,亦是十死无生。净坛使者还挺身自荐,真是不智,不智啊!哈哈哈”。

说完,阿难、迦叶二人又是哈哈大笑。金蝉子在旁不加理会,吩咐一旁受尽言语挑拨发蔫的净坛使者道:“净坛使者将经书装入箱内带走吧”。

净坛使者一脸无奈,无精打彩的将三藏真经从阁中取出装入箱内。等净坛使者全部装完,金蝉子双手合十躬身道:“多谢二们尊者领路,贫僧这便告辞了”。阿难、迦叶一脸讽刺道:“金蝉子东行一路还请多多保重,多多保重啊”。

金蝉子回道:“多谢二位尊者关心,告辞”。说完金蝉子信步离开藏宝阁,净坛使者掏出钉耙挑着满载经书的箱子跟在金蝉子身后。阿难、迦叶待金蝉子走远又是一阵狂笑。

无聊的讥笑,是在嘲笑别人,还是掩饰自己。搏击长空的雄鹰怎么理会叽叽喳喳的燕雀。

路上金蝉子对净坛使者道:“净坛使者可随吾先到修行之处取些行李”。净坛使者一脸不愿道:“金蝉子可否少带些行李,一箱经书已是够受”。金蝉子道:“净坛使者放心,只是此许衣物,出家之人哪会有过多行李随身”。

净坛使者随金蝉子来到修行之所后,金蝉子找出一件破烂袈裟连同紫金钵盂装入另外一个箱子内。净坛使者道:“那袈裟破破烂烂,恐惹人笑,不如仍了”。

金蝉子道:“佛祖言此袈裟乃吾几世修行之果,怎能就此便弃”。金蝉子将两件东西装入后又装了些许干粮,收拾完毕后对净坛使者道:“走吧”。

金蝉子与净坛使者刚出房门,便见弥勒佛从此处经过,净坛使者小声对金蝉子道:”弥勒佛又称未来佛,佛教中主宰未来世界的佛,吾等向他询问,此次东行可否成功?“。金蝉子道:”吾等竭力而为,心诚事必成矣,又何必问“。

净坛使者不听,上前叫住弥勒佛躬身道:”弥勒佛祖,吾等受命前去东土之事,西天诸佛皆知。此去东土一路,身边之人皆言凶险非常,不知可否功成?“。

弥勒佛祖看了看净坛使者,又看了看不远处的金蝉子,一摸大肚皮哈哈一笑道:”东行遍地荆棘路,大事功成万佛踪。在看四人真面目,一将一帅一石空“。

说完弥勒佛笑着离开了。净坛使者看了看金蝉子,摸了摸头,自是一头雾水,欲叫住弥勒佛细问此事,一转眼弥勒佛已然不见。金蝉子也没在说什么,只是催促着离开了。

净坛使者挑起两个箱子便随金蝉子来到大雷音寺外,寺外斗战胜佛挥舞着久违的如意金箍棒正起劲,见金蝉子到来窜身过去。

一旁金身罗汉牵着龙马亦走了过来。金蝉子转身对净坛使者道:“净坛使者可有行李收拾?”。净坛使者将两个箱子放下呵呵笑道:“吾只孤身一人,无他物收拾”。金蝉子点了点头。

金蝉子看着三人一马道:“此去东土传法,路途艰辛,不管愿与不愿,吾四人已被挑中,必须同心协力,排解万难,以达东土,完成传法大业”。

斗战胜佛双手舞动金箍棒呵呵一笑道:“吾自被如来佛祖点化做了斗战胜佛后,整日在灵山吃斋念佛,吾早已厌倦。佛祖更怕吾大雷音寺内不服管教,束了金箍,收了兵器,更是另吾极为不满。佛乡之内,诸僧之中,吾与你金蝉子交情最深,知晓你最具佛性,遂愿借此机会离开佛乡,陪你走上一遭”。

金蝉子听完躬身道:“多谢斗战胜佛”。净坛使者想了想低声道:“吾不似斗战胜佛那般心思,只想出外看看这花花世界,体验未曾体验的美好”。说着净坛使者先是一脸憧憬,随后又一脸的失落道:“谁知此次东去,原来是穷山恶水,疲劳筋骨,亦有食人妖魔,朝不保夕,真是破碎了梦想”。

斗战胜佛拍了拍净坛使者肩膀,净坛使者浑身肥肉随之一颤,斗战胜佛索性多拍了几下道:“有吾在,可保你一身肥肉,绝不成妖怪口中餐食”。

净坛使者一脸嫌弃道:“斗战胜佛虽神通广大,但金蝉子一介肉身,顾得他,怎还有心顾得吾等”。金蝉子回道:“净坛使者本领非常,怎会轻易被妖魔所食”。

净坛使者回道:“唉!若无这沉重经书与行李,千年老妖又有何惧”。斗战胜佛向前笑道:“净坛使者自荐成为挑夫,怎的后悔”。净坛使者被挖苦的哑口无言。

金蝉子看向一言不发的金身罗汉道:“金身罗汉对吾等一行东去传法,可有何话说?”。金身罗汉道:“吾无话可说,只是奉佛祖法旨,随金蝉子一路披荆斩棘,早日到达东土传法而已”。

金蝉子暗思道:”金身罗汉你不过是想成佛成圣,受人永世供奉,怎还难以说出“。随后金蝉子尴尬道:“有金身罗汉相助,想必是如虎添翼”。

四人沉默了一下,净坛使者道:“吾四人这便要起身东去,怎不见有人前来送行?虽不见佛乡众人送行也就罢了,观音菩萨为东行负责之人,吾等即刻便要东行,为何亦不见观音菩萨前来送行”。

金身罗汉道:“如来佛祖道是择日起程,并非立即东行,恐观音菩萨尚不知吾等这般迅速”。

金蝉子叹一口气跨上龙马道:“事已至此,送与不送,有何关系,吾等这便上路东行去吧”。说完,金身罗汉牵着马,净坛使者挑着经书与行李,斗战胜佛舞着棒子,四人一马便出了大雷音寺一路向东而去。

人生何来善与恶,做事哪有对与错。杀人即为恶?救人即为善?依自然之理,为当为之事,不强求,不违心。性刚强,路见不平,便拔刀相助。性懦弱,不求挺身而出,亦不可旁侧污言秽语。自古人蛇传说,西方有农夫与蛇,东方有白娘子千年报恩,同为人救蛇,何差别之大,(中国的蛇比外国的有素质)茫茫天道,定数也。

金蝉子一行出得大雷音寺后,有何艰难险阻前路等待,且看下回分解。

下一章  佛乡山脚乱象丛生,通天河中四人遇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