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我的哥哥,白术。

四岁那年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宽大的白袍下少年的身躯显得异常干瘦。褐色的长发拖至脚跟,一双温红的眸子满是笑意。

父亲说,白术是隔村白家的少爷因为身体不好到我们村来修养一段时间。

从今天开始,白术就是苍术的哥哥,苍术要好好照顾哥哥知道么?

嗯嗯,我点点头。视线上移,青天下白袍少年温婉一笑,温红的眸子里流转的尽是说不出的光色。

像是天边的曦红,美得挪不开眼。

白术。

我曾和他约好,要一起活下去。

可我知道,这个愿望太难了。

“医生,我这病…”

望着少年泛白的脸色,医生叹了口气摇摇头。

“白术少爷,你恐怕时日不多了,这病啊是天生的,病症只能延缓不能根治。”

白术温红的眸子一暗,随后又笑。

“谢谢医生,我知道了。”

少年的笑容,让人心下一抽。医生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又全部咽了回去,提起药箱离开了。

我知道,医生想说什么。

本于六年前,就该死去的白术。是因为什么,才苟延残喘到了现在。

九月十五的那个下午。

白家的人来了。

那并非白术的父母,只是几个家仆。他们和父亲在客厅里简单交流了一下,然后白术便整理了行装随他们去了。

门外,白术揉揉我的头,笑道。

“等我回来。”

我乖巧的点头,眼里满是泪水。模糊的视线里,白术消失了。

自那天起,他就再也没回来过。

之后,过了两个月。隔村就传来了白术的消息。

说是,白术回去没多久,村里就发生了怪事。一场火灾,毁灭了所有。

我有些木讷,对于这个结果我接受不了。

白术他…死了…?

不是说好,一起活下去的么…

当晚,我什么也吃不下。一个人,蜷缩在白术曾住过的屋里。

那间屋子里满是草药的味道,真的让我难忍,却又每每想起白术喘息模样,经不住抽泣。

说实在,后面的事我真的不太想得起来。

就知道,有个人走了进来,举刀挥向了我。

一瞬,我又见到了白术。他不知从来扑了过来,挡在我跟前。

血雨淋下,这回我知道。

白术他,真的死了。

                                                    ——苍术。

卿曾问过我。

“苍术,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啊,希望白术可以活下去。”

是的,我希望白术可以摆脱那些纷扰。没有任何病痛,没有任何牵挂,没有任何顾忌。

像个普通人一样,活下去。

尽管这个世界到处布满了良知的恶臭,可活下去前方仍然是无尽的未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哪怕你恨我,我都不放你离开。 ——顾庭深 这辈子,我生是你顾庭深的人,死是你顾庭深的鬼。 ...
    2020久夏阅读 225评论 0 1
  • 1 “他走了。” “我知道他会走,新的人总要上来。” 黑暗中,漂浮在空中的文字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地从一个人口中传到了...
    何语安阅读 35评论 0 2
  • 都说黄泉之水,蚀骨灼心,此言果真不虚。如今我泡在这里,感觉浑身的筋骨仿佛打碎了重塑一般,疼的厉害,也不知道阿南是怎...
    简言叁阅读 161评论 1 7
  • 平素见人牙根痛,多因有火带有风。 青皮丹皮与荆芥,后写生地与防风。 再问病原在何处,对症下药要分明。 上四门牙属心...
    麦小东阅读 391评论 4 28
  • 因为两族局势愈发紧张,遂天君与东华一同去了昆仑虚一趟。 墨渊只安抚天君莫要慌张,东皇钟他自有法子解。 天君被一顿安...
    萧子笙阅读 504评论 1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