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日记第一弹

晚上骑着自行车回到住的破旧的筒子楼里,那场景有点像香港片子里的恐怖片,但却没有恐怖片的氛围,因为疲惫的我神经已经麻木,甚至累到忘记了恐惧。

可悲的是,我的日记很久不写了,我不想这样,因为只有在写作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回到了躯壳里,我不用再为工作烦心,我在与内心的自己沟通,交谈,这或许才是本我。二十九岁了,依旧孤独漂泊在北京,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那种孤独感,焦虑不安,但我又顽强地飘在北京,飘了十年。

好啦,不感慨了,收拾一下,听听钢琴曲,睡了,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