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索拉里斯星》~

今天在得到上听到了一本书《索拉里斯星》,这部科幻小说。标题下的文案是'可能是最孤独的科幻小说:宇宙中有没有绝对无法认知的存在?'

这句文案也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这本书的作者是波兰的作家斯坦尼斯瓦夫莱姆。他把东欧的讽刺文学艺术,融入到科幻创作中,在波兰国内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莱姆的作品曾经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一度是最受欢迎的非英语作家,他还荣获了代表波兰最高荣誉的白鹰勋章,波兰的第一颗人造卫星也是以他的名字来命名的。

莱姆不仅注重科幻作品的文学性,还特别看重作品的思想性,他坚持用科幻的方式反思人类个体和文明,他是科幻思考方式的忠实信徒,他曾经在一篇论文中痛斥美国的流行科幻,认为美国流行科幻界,忙于满足读者,忙于畅销,忘记思考,辜负了科幻的反思精神。而这本书就完美体现了莱姆对人类个体和文明的反思。

这本书的核心问题就是宇宙中有没有人类绝对无法认知的东西。故事的核心不是人类,而是索拉里斯星上的外星生命,而那个外星生命让全书充斥着一种叫做'不可知论'的独特气质,什么是不可知论?不可知论是一种哲学观念,认为人类认知世界的能力是有限的,世界的真理是不可能被穷尽的。和不可知论相对应的,就是认为科学可以认知宇宙间一切事物的态度。莱姆正是通过塑造一个不可被认知的外星生命,来讽刺人类,以自我为中心的认知视角,并帮助读者感受宇宙的神秘。

跳过故事,从人类的维度来看,为什么人类无法认知索拉里斯星?

作者给出了明确的解答,因为索拉里斯星高出人类的认知水平,而且人类的认知本身也存在局限性。

首先,索拉里斯星的存在高于人类的认知水平。

索拉里斯星可以运用相对论,但这并不足以说明这个外星生命的文明程度有多么惊人,在小说中,人类为了利用索拉里斯星,费尽力气收集了胶体海洋回到地球,然而所有的海洋胶体都自动分解了,这个细节,传递出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人类没有办法在微观层面对这片胶体海洋进行研究,这就意味着人类无法从微观层面弄清楚外星生命的起源。

另一方面,这是索拉里斯星可以复活死去的人。小说中空间站的科学家,也就是主角的朋友,为了对索拉里斯星进行研究,朝胶体海洋照射的x射线,这种x射线有极强的伤害性,甚至有致命的效果,因此很可能对胶体海洋产生强烈的刺激。一切如科学家所愿,索拉里斯星确实对人类的射线照射进行了反馈,然而反馈的结果竟然是将研究者内心深处最私密的人复活了。让人更诧异的是,主角凯尔文的妻子在19岁时自杀的,可复活后的妻子已经29岁了,而且这个贝索拉也是复活的妻子,甚至知道在他死后才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索拉里斯不仅复活了人类,还追回了十年的时光。

以上两点充分证明了索拉里子欣拥有人类望尘莫及的科技水平,事实上在小说的最后,科学家还是没有弄明白索拉里斯心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虽然说那里是心远远高于人类的认知水平。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作者怎么看待人类自身的认知局限。

在这里,我们先了解一下人类普遍持有的认知观,那就是'人类中心主义',什么是人类中心主义呢?就是说人类认知一切智慧生命时,都是在寻找人类自己的影子,而在小说中,作者莱姆正式通过索拉里斯星对人类中心主义进行了批判。

人类给索拉里是星起的'血浆机器''海洋智者''海洋白痴'的称号,这些标签可以清晰的看出人类始终在以人类的标准去定义索拉里斯星,索拉里斯星对人类研究的反馈是复活了亡灵,而人类把这些死而复生的人称为访客,盯着这些访客进行研究,在这里,作者暗示了人类,看似在研究其他生物,实际上是在研究人类自己,因为人类的研究成果,最终照向了人类自己。

科学家在小说里是一个重要的符号。它代表了人类文明的认知主体,一个渴望用理性认知真理的形象,然而小说中的科学家却狠狠的批判了人类的研究和探索,批判人类放大了自己的普遍性,自以为可以包容一切,作者莱姆在小说中借科学家之口,向人类最习以为常的命名权发起攻击,人类不仅为地球万物取名字,而且为宇宙万物命名。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万物或许早就有自己的名字,要知道命名权本质上是一种拥有权,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一切的命名行为都是潜意识里想要占有人类,看似在为万物命名,其实是在妄想占有万物,做人要批判这种心态,他和小说中的科学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我们太越俎代庖了。”

这本书的批判意味,让我们从几乎不可察觉的人类中心主义跳脱出来。对自我进行反思。以及自然科学的认知方法并不足以认知一切,因为在无法验证的事物面前,自然科学的认知方法容易失效。我们自身的认知观和认知方法有局限性。因而像索拉里斯星,这样的星球很可能广泛存在,人类因此无法彻底认知宇宙。

这一部有思想性的科幻作品。听过后非常喜欢,有空想要去读原著。

(编辑摘录得到每天听本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