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2

一、等你回来

在我到达之前,从不曾人说过暖暖,不曾有过了解。

我只是恰巧顺利通过了某一个考试,暂时性完成了手头里的约拍工作。

想起了自己三月份在北京工作时发过的一条朋友圈“想去大理做义工”。

然后在微博搜索大理义工误打误撞,误打误撞被人选择,误打误撞就一个人坐了近六十个小时的卧铺出发了。

四十天以后,我离开大理,离开这家叫暖暖的青旅客栈。开始写下这些颓废无用又充满真情的东西。

有人说大理像是垃圾桶,遭遇失败的人一股脑的涌向这里。与我而言大理更像一个收容所,他包容所有因为人生不如意而负气出走的人,见得多了才明白失恋抑或为情所困属于最浅薄的一种。

整个大理装满满怀心事的人,而我看起来就像是那个最没有故事的女同学。我无业可失,早在五月份就已经辞职。我也无恋可失,我没有因为任何人而来到这里。

我只是想过一段生活在别处的日子,脱离掉所有熟悉的人和事,看起来像是人生节点的某一个重新开始。

在我来之前,几乎没报任何期待,没期待过会遇见什么有趣的人,没期待过会跟谁成为真心朋友。

但就在我要走的时候,甚至找不到一种合适的方式来正视这场离别。我不敢跟任何人拥抱,没有大张旗鼓,也没有偷偷溜走。我最后只是飞快的路过前台,飞快的跟相识的人挥手再见,就好像我只是去古城里逛一逛,一会就会回来。

我没想哭,也没人想配合我刻意煽情。

老司机快速的跟我说了一句拜拜快走吧,就开始假装低头做自己的事儿。

我知道他跟我一样,在掩饰不舍。

再一转头的时候,看到翠华姐。她静坐在前台里面,没有起身,就那么看着我,我们的眼眶仿佛是在看到彼此的那一瞬间红起来的。

她问,你就这么走了吗。

要知道,我原本并不打算跟她告别。

翠花姐是负责我们前台义工的老大,她对每个人都很好,无比善良无比勤快,在她身边工作你永远有一种安全感。

我不清楚到底该怎么表达这四十天里我跟她的点滴,但我很清楚,从外表坚强内心脆弱这个层面来讲,我跟她总能在彼此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大概在我要离开十天之前,她就不断说出“我不喜欢你啦,你不是我的宝宝了,你都要走了”诸如此类孩子气的话,尽管她已经是一个十一岁孩子的母亲。

后来她发给我的留言是,笑着离开笑着回来,等你。

二、暖暖的你们

在暖暖,我认识了许多令我刮目相看的男孩。

当初是阿布负责把我招过来,但老实讲,在最初的十几天里,我们说过的话不会超过五句。他的年龄谈不上是男孩子了,但我依然想用男孩这样的词来形容他。我要先说说他最差劲的一点,就是他的脸跟大理的天一样说变就变。当你工作出现问题,当发生不按他计划发生的状况,他不高兴的话脸色会在一瞬间变得很难看。我琢磨着这个年纪的男生应该都学会不动声色了吧,聪明如他大概不是不会,只是倔强的并不想。反而觉得,他是那种对这世界顽抗不想长大的男孩。

阿布他不高不壮,也从来不浮夸,舒服的耐看,发型基本等同于“脱帽死”,总是给人一种淡淡的感觉,淡淡地跟你讲话跟你谈工作,偶尔淡淡的卖萌开玩笑,我一度错觉这是一种冷漠。

开始的时候对他并无好感,且十分讨厌他玩狼人杀时仿佛控制全场的气场,因为我对这个游戏提不起一点兴趣,某次抽到女巫,不想再听他的强势发言控制全场,直接把他毒死。(会不会让人感觉我好狭隘)

后来渐渐多了一些接触,发现他内心里比谁都文艺。而且是一个不那么爱在朋友圈文艺的人。通常男孩子在朋友圈文艺起来,尺度拿捏不好,画风不是太过艺术怪异,就是油腻。但他本质是务实的人,一边埋头苦干自己的工作,一边心怀诗和远方。你很少见他跟谁聊摄影,但他有两台不错的机器,而且很多年以前就玩过胶片了。你很少见他跟谁谈论电影,只是在姜文和是枝裕和的电影上映的时候他第一个张罗着要去看。

我错觉他的冷漠一度让我跟他保持距离,甚至在那天以前,我也从未感受到原来他是把我当朋友的。

那时已经临近我要离开暖暖的时候了,本来说好他连同我们几个义工一同去香格里拉。

他却在当天早上走下楼梯看到我时,突然跟我说“我去不了了。”顺势摸了摸我的头,第一次像一个兄长一般的安慰。一是由于快要离开本就心生不舍,二是我们大家说好的事情。我能理解他工作抽不开身,但说真的在那一个清晨里我觉得没有他一起去的香格里拉,我也不想去了。然后又气又悲伤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说哭就哭。由于他之前一直以来的淡淡及我错觉的冷漠,我没料到趁他去停车场开车的时候会打电话给我安慰我,没料到他会同样不舍的直到把车开到高速收费口才离开我们。

那真是一个悲伤的早上,我在车上一言不发。他倒是反常的一直跟每个人讲话,逗大家开心,犯规卖萌,中途下车给大家买菠萝吃,大家又一起拍照玩了一会,谁都想让他跟我们一同前往,但现实不能。他努力想让大家开心起来,但是很遗憾,刚买的菠萝还没一起吃完,我们到达收费口,他就离开了。

就在他下车的一瞬间,我拥抱了他。也是我们唯一的拥抱,然后我又哭了起来。那时候我也才知道,原来我把他看成那么那么重要舍不得的朋友啊。

凌晨两点半我们在香格里拉已经入眠时,他发来消息:“抱歉这次不能和大家一起去旅行,好想好想一起欢笑打闹一路向前,一直告诉自己开慢点再慢一点,好让相处的时间长一点哪怕是一点点也好。当欢声笑语嘎然而止的那一刻,才明白 离别终究是要来的。 同时又好开心 平日里对大家那么严厉 可你们对我却还是那么亲 很开心 真的很开心 我也知道 大家都在很努力地去做到最好 所以 一定要玩得开心,不然我可是要生气的。 ”

后来听说这个男孩自己发完这条消息哭的跟狗一样。你看,这个总是看起来淡淡的甚至冷漠的男孩,他比你想象的还要可爱。

我离开的前一天他跟我说,你明天早上走吧,别让我看见你啦。

后来我没有提前溜走,但也没有看见他。我很开心他当时去忙别的事情了,因为我不想我们之间又多了一次离别。

就连我给他发消息我走了,他也是最后一个回复的,他想留到半夜再说。后来他给我发消息,“没有太多时间可以陪你们一起 希望我快点发财 这样我就能满世界跑了 到时候去你的城市看你 你会变成什么样呢 希望你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生活安然自得 这个世界并没有改变你多少 小文依然还是那个我当初认识的小文”

你看,还是这个务实又有点冷漠的男孩,他竟然比你想的还要温柔。

我不想说那么多悲伤的话,因为我很清楚我们会再见面。但是阿布你要是不惦记我,我肯定不跟你好了。

写到这的时候,脑子里突然跳出那天在洱海游泳,我穿着救生衣,还没系好就要去游。他跟社会一边按着我一边给我仔细系好,当然最后两人到底是合伙把我按到水里玩了一把才罢休。后来我跟阿布穿着救生衣漂到了很远的地方,然后他跟我说,“我们回去吧。”

社会哥这个人,用老好人来形容不恰当,应该属于性格柔和那一类的。反正我好像没见过他拒绝谁,如果有,也是用那种最能让人接受的语气和方式。他好像天生就是那般得体体贴人一样,总是笑模笑样的。你工作哪怕做错也不会吼你,在旁边耐心的教你,看着急躁的你一直重复“慢慢来”。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在洱海游泳的时候....他救了我。

长大以来我从来没有在除了游泳池以外的海里游过泳,洱海的水为什么会流动啊跟泳池不一样啊,不知深浅,游着游着,突然间踩不到底,也没有保持镇静的理智往回游了,顿时慌了手脚大喊大叫,一边喊一边挣扎又一直被呛水,然后看见社会第一时间游向我,把我捞了起来。我......死死不带撒手的......怂......

反正从他救了我以后,有啥事儿都喊社会,像小女生似的。估计他挺后悔。

我是简单的人,也喜欢跟简单的人做朋友。你对我好,我对你好,就是朋友。

某一天深夜,心里不痛快,凌晨两点也陪我在古城里闲逛,一路听我发牢骚。

那时我才知道,他是九七年的小孩。

因我刚来的时候别人介绍他时,都说这是社会哥,所以简直无法想象一个对待每个人都很体贴照顾的社会哥,比我还小。(自行惭愧)

他带我去喜洲玩过一次,那之后他因为工作关系去了双廊店。在我离开暖暖前的一周,我们没有再见过面。

时至今日我仍十分挂念这位朋友。

不过也没有那么多悲伤的话,他以前说过,哪怕别人都走了,我还在大理的呀。

老司机,大概是我来这里以后记住的第一个名字。老司机,这种名字未免太令人记忆犹新了。他真的太黑了,他大概是这里最黑的男生,不,他简直可能是我见过黑的数一数二的人了。

我到暖暖来,第一次出去玩就是跟他带着我和两个小姐姐一起去大理大学和寂照庵。算是最先开始熟悉的朋友。

他真的很会给人拍照的,而且我特别喜欢你让他帮你拍照他总是很认真。

我在暖暖坐他开的车次数最多,他尤其喜欢李志,大家一起出去玩的时候,看洱海边的云,会一起唱天空之城。

从香格里拉回程的时候是午夜凌晨了,他从丽江一路放声高歌回到大理。他讲话有时会结巴一些,唱歌的时候从来不会。我觉得他唱歌好听,嗓音很特别。

我离开的时候,他只是飞快的跟我挥手拜拜,就假装继续做自己的事儿了。

在我离开大理回家的火车上,非常想念大家,我跟他聊天,他发语音特别特别深情的说了一句“想你呀”,瞬间泪奔。

我说我不想好好生活了,因为觉得遇不到比你们更好的人。

他说,“等经历的多了,你就习惯了。

慢慢的你会习惯的。等你生活回到正轨,就会把我们给忘记。”

我一个人在火车上,听他发来的语音泪流满面。

他说你怎么又哭啦,你先把你的生活理顺啦,抽空回来看我们就行啦。

妈的超奇怪,怎么他们年纪那么小,却都那么懂事且会疼人啊?

大头,是个重庆娃娃。不用我介绍你大概也能想到他的头很大,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是暖暖唯一单身的男孩子。

他常说的是,我凭实力单身你凭什么说我?

开始认识他的时候,觉得他很直男很毒舌,因为女孩子提问,他一定会直接说出女孩子最不想听到的答案。(保持微笑)接触久了你会发现他是心里懂得你且为你好的,一个能听得懂你讲话,会去理解你的人,是很难得的。

他始终像一个清醒的旁观者,看着每天路过大理络绎不绝的人和故事。懒得参与懒得掺合,只是静静看着一切发生。

大头做菜很好吃,但他经常性不吃自己做的菜。我们常调侃他是不是在菜里下药。

某天晚上,我们出去吃夜宵,几个人闲逛的功夫,他已经一个人先行走了几百米,后来我们追上去,发现他在听一个歌手唱歌。静静低头坐着,带着他的傍晚起床气。

我认识的这些人,内心里可爱的令人无法言说。

离开的时候,他给歌手放了钱,歌手也对他点点头。

我昨晚跟他说,我写这个东西写到他了,他说,“把我简介为4个字,大头爸爸。”(深井冰)

山西和皮卡丘是在我来了一段时间以后来的义工,两只都是没有毕业的非常可爱的妹妹。皮卡丘是广东女孩,说起来话来就嗲嗲的很好玩,她怕猫怕狗,怕客栈的二代,登山不去恐高,坐车我们摇车蹦迪她晕车,很多很多她怕的事儿,她最喜欢的只是吃火腿肠,买两根香肠给她就可以让她开心啊,大家都好奇她这只神奇物种是如何坚强存活的。山西的确来自山西,常说自己很笨,但工作却是做的比我好很多的认真女孩。工作很忙很累,但是她说她不想让自己闲下来,她说她跟男朋友的纠结,所有人都劝她分手。如果你跟一个男孩子在一起时难过比分开还多,这种事情很显而易见了。不过说穿了,女孩子嘛,自己的事情还是留给她自己决定。她看起来总是酷酷的,大概有无数个人会形容她男友力爆棚,她抽起烟来比男孩子还帅。

宋是我在前台接触到的第一个人,我一直以为她二十几岁,长得像我一个大学同学。但是直到有一天,她七岁的儿子站在我面前,求我心里震惊程度。她独自一个人来到大理七个月,也就是这个暑假他的儿子才会有时间过来陪她玩。我说不好究竟是他需要小麻烦还是小麻烦需要她。整个大理装满有故事的人,她假装没有故事。她不说,我不问,这是成年人之间,最好的默契与尊重。

James大哥,终于到我詹姆大哥了怎么样,放您压轴还满意吗。

我詹姆,同是东北老乡,我两基本上就差两眼泪汪汪了。每天可以狂飙东北话,他懂所有东北玩笑的点,他像一个大哥哥一样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

因为是老乡所以从来没有拘谨,也没有格外的客套。

我走的时候,他也说,没关系,回去还能见。

我们总归是离得近些。

旅行最大的意义是让你不带成见的接受有趣的事物,而旅行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一些人,且真的有人从心里惦记你。

沙溪火把节的时候,在我们大队伍一行人准备离开的时候,有几个朋友叫我去戏台下一起热闹热闹,我们站在拥挤的人群里跟台上的本地阿姐一起跳舞,突然身边有朋友说,我看到糖果姐了。

然后我看到她快乐的身影跳着舞出现在我眼前。

我不知道她也是要来过火把节的,她没跟我们说过她要来。

然后我们为了这次意外的偶遇欢呼跳跃。她当天已经离开大理,准备回家。在周围嘈杂欢快的人潮涌动中,有人在催我回去了,我们依依不舍放开牵着的手,好像在一霎那就有眼泪要出来似的。一个重要的欢庆节日,一次惊喜偶遇,却在短短几分钟以后分别。她示意我快走,在我哭出来之前没敢再回头。

这一路旅途,我遇见了很多朋友,有幸得到了一些照顾,

还有许多人未曾在文章中一一提及,菊姐、胖胖、机车、许仙、james、瑶瑶、凯哥、远远、威威、肖鹏、单勇....

跟你们说过的话见过的面我至今都还记得,庆幸有人载我骑电动车,庆幸有人愿意带我深夜兜风,庆幸有人照顾我的心情,庆幸漫漫人生里与你们相识。

也许我们都曾是深夜长谈的痴男怨女,也许我们有不一样的过往,但我们拥有过相同的大理时光。

谢谢暖暖。

谢谢遇见。

我独自一人来到这里,遍历山河时,遇见你们,这人间值得。

想你们所有,期待重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