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难得是欢聚,惟有别离多

昨晚跟在医院实习时认识的小伙伴们吃了告别饭。饭桌上大家聊着自己在各个科室遇见的那些有趣的人、事,开心的不得了。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仿佛昨天才刚刚走进大学校园,一眨眼就即将毕业;仿佛昨天还在为实习找房子的事情苦恼头痛,眨眼间也将告别这个呆了8个月的地方。

其实一路走来,越来越明白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告别的过程。绝大部分人都只能陪伴自己走过人生中的某一段时光,不论那人在自己生命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带来的是喜或是悲。

对于我自己而言,变化则是,不再会为了离别伤心难过。

小学毕业,晚上独自在家,翻着毕业照跟同学录大哭。

初中毕业,最后一节课,大家抱在一起哭,不管平时是不是好朋友。

高中毕业,跟好朋友像往常一样骑车回家,谁都没有哭。

现在,我呆在房间里,看着朴树唱《送别》,站在台上的他,几度哽咽哭泣。

然后,想着自己结束实习后要搬去哪里。

前几天一个高中同学发了一条朋友圈,是一张高中毕业照,配文“你们还认识照片上的人吗?”

4年过去,有些人已经记不起名字,有些人看见时还会诧异一下,她/他是我同学?咋没印象呢?

那些曾经朝夕相处在一个空间一起为未来努力奋斗的人们,有关的记忆都被自己抛在了时光的长河里,成为了陌生人。

昨晚最后跟大家分开的时候,我问,“你们觉得咱们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玲玲跟吴杨笑着回我,“结婚的时候,叫你们来。”

看,我们都知道,这次分开,下一次见面,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所以谁都没有给一个确切的期限。

小帝回安徽,小黄人去遂宁,吴杨在攀枝花,玲玲回重庆,蘑菇去绵阳,花狗回广元,我呆在成都。听起来都还好,有手机、高铁的年代,感觉见面不是什么难事儿。

可是当我们工作,当我们开始各自的人生之后,即便在一个城市,不是有心,一年也见不上几面。

或许这是每一个要长大的人的必经之路吧。

聚集,别离,重逢,又别离。

慢慢的,每个人都习惯了这种生活,能够笑着跟人说再见,谈论下一次见面的时间,要做的事,并憧憬着那时候自己的生活。

最后放上朴树唱的送别。

朴树《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惟有别离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