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页剧本,106分钟影片——口碑逆天的《敦刻尔克》,我们该看什么

字数 2995阅读 1508
敦刻尔克剧照.jpg

当40万人回不了家时,有谁挺身而出。

没有血腥的杀戮,没有激烈的打斗场面,没有个人英雄主义的渲染,没有绝对的主角和配角。

悬疑着小人物的命运,绝望与希望交织,以极简的方式,刻画战争的真实。

克里斯托弗·诺兰的《敦刻尔克》,不是一部战争片,而是一部悬疑惊悚片,一个着力表现生存的悬疑故事。

一、看历史——敦刻尔克大撤退

不要把这次撤退蒙上胜利的色彩,战争不是靠撤退来取胜的。
——丘吉尔

1940年夏,在德军猛烈进攻下,英法盟军节节败退。势头正旺的德军,几乎占领了整个欧洲。当50万盟军抵达敦刻尔克时,那里,成了他们最后的生命线。

面前,是大海;背后,是子弹。

英国首相丘吉尔马上宣布执行代号为“发电机行动”的任务,动员英国几乎所有的军用民用船只,目的是把困在敦刻尔克沙滩的四十万盟军,撤回到英国本土。

最终,33万盟军撤离纳粹围堵,成就了史上经典的敦刻尔克大撤退。

丘吉尔在敦刻尔克撤退取得胜利以后,对下议院发表了演讲,这段振奋人心的话,也在电影结尾处被引用——

“欧洲大片的土地和许多古老著名的国家,即使已经陷入或可能陷入秘密警察和纳粹统治的种种罪恶机关的魔掌,我们也毫不动摇,毫不气馁。

我们将战斗到底。

我们将在法国作战,我们将在海上和大洋中作战,我们将具有愈来愈大的信心和愈来愈强的力量在空中作战;

我们将不惜任何代价保卫我们的岛屿。我们将在海滩上作战;

我们将在敌人登陆地点作战;我们将在田野和街头作战;

我们将在山区作战;我们决不投降。

即使这个岛屿或它的大部分被征服并陷入饥饿之中,这是我一分钟也没有相信过的,

我们在海外的帝国臣民仍要英国舰队的武装保护之下,继续战斗,

直到新世界在上帝认为适当的时候用它全部的力量和能力,来拯救和解放这个旧世界。”

二、看叙事——时空交错蒙太奇

我总是着迷于时间,着迷于时间的主观性。——克里斯托弗·诺兰

从《蝙蝠侠》系列到《盗梦空间》、《星际穿越》再到如今的《敦刻尔克》,诺兰一次次地打破常规,去尝试和挑战新的拍摄和剪辑方式。

电影一开头,即采用第一视角的表达方式。逃亡的士兵、充斥着紧张感的抵抗。短短30秒,纯粹的视觉力量,迅速把观众带入其中,有着强烈的代入感体验。

敦刻尔克剧照.jpg

我不太想拍那种将军们坐在会议室里,在地图上指指点点的镜头,所以我的切入点是海、陆和空三方面。我主要采纳了主观的叙事手法,切换着不同的人物视角。和战士们一起在沙滩上逃命的人是你,坐在平民船只上在海上奔赴救援行动的人是你,坐在喷火战斗机驾驶舱中和空中敌人死磕的人也是你。
——克里斯托弗·诺兰

导演诺兰采用非线性叙事,巧妙地把敦刻尔克撤退行动中的三组人物,以一小时(空军)、一天(民船)、一周(陆军)三条线分别展开。三个维度平行又交叉,将一个人尽皆知结果的历史事件,拍摄得悬念迭出。

*以下内容有剧透、剧透、剧透……重要内容说三遍

陆上,逃亡途中的英国士兵汤米,在海滩巧遇法国士兵吉普森,两人抬着伤员去追赶海上的撤离船只。德军轰炸,两人于混乱中搭救了年轻士兵亚历克斯,三人与海滩上的高地兵团汇合,藏匿于渔船船舱,等待涨潮。等待途中遭枪击,弹孔进水,船只沉没,吉普森逃离失败。

陆上.jpeg

海上,“月光石”号上,前往营救士兵的民船船主和小儿子彼得,以及彼得的朋友乔治,自愿前往敦刻尔克,搭救被困的英国士兵。这位在战胜初期就失去长子的老船长,仍心怀大爱,小心翼翼地呵护被救上船的那位患有“炮弹恐惧症”的士兵。在残酷的战争面前,船长依旧心怀悲悯,善良依旧。


海上.jpg

空中,掩护士兵撤退的英军飞行员。守卫敦刻尔克领空的英国空军飞行员,他们与德军的每一次空战,都关乎着海陆士兵的生死和逃亡能否成功。柯林斯于海上迫降,法瑞尔独自一人将德军轰炸机击落后,因燃料耗尽被德军俘虏。

空中.jpg

三个时空交叉,多重时间线索叙事。从开端的三线叙事,到后来的三线聚拢,节奏紧绷,悬念迭荡。这种去叙事的设计使观众恍若感同身受,在观影的同时,仿佛身临其境,感受强烈——战争的恐怖,以及回家的美好。

三、看人性——角色淡化,关注细节而非英雄主义

《敦刻尔克》是自己在50岁之前,送给自己的礼物。——克里斯托弗·诺兰

在这部没有绝对主角的电影中,目光聚焦于战争下的每一个人,关注每个个体的情绪与命运。《敦刻尔克》不讨好观众,也不娱乐大众。它只是真真实实地将战争下的人物搬上了大荧幕。

敦刻尔克剧照.jpeg

这是一部几乎不见血的电影,却给观众更为恐怖的战争经历。不用对白去引导情节,极少的台词,用近乎“白描”的手法,专注于细节。从人物的每一个眼神、表情,到画面与时空的每一次切换,都带给观众最为直观的情绪感受和波动。

诺兰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希望以极简主义的方式拍摄这部电影。影片中敌军几乎未出现,他用尤为克制的情绪,悬疑着小人物的命运。不断营造悬疑,用细节而非英雄主义打动观众。声音、节奏、画面,留给观众充分的想象空间。

这是人类历史最伟大的一页,也是我人生中听过最离奇的故事。
——克里斯托弗·诺兰

在战争面前,每个人的情绪和状态都濒临极限。在饱受战争摧残、目睹战友接二连三的阵亡后,士兵在死亡面前脆弱的心理承受力,通过一个个细节,刻画得淋漓尽致。

逃亡的过程中矛盾重重,在生死面前,我们看到的,是人性的考验。撤离船只的承载人数极其有限,这就势必会产生先后顺序。在战争面前,人类太渺小。面对未知的前路和命运,每个人的内心都充满着恐惧与挣扎。

绝望.jpeg

电影中有几个令我印象深刻的画面:

比如,被发现混入英国人团队的法国士兵,在大家命悬一线时被强制逼下船,却在关键时刻依然选择打开舱门解救英国士兵;

比如,路边的百姓给火车里的士兵递啤酒,还有那句“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才会歧视逃兵”;

比如,士兵们狼狈不堪地撤回了英国,在担心会被唾弃为逃兵时,却迎来热情的欢呼,受到英雄凯旋般的欢迎;

比如,一位盲人志愿者给回来的士兵义务发放毯子的同时,一一抚摸着每一位士兵的脸庞。一个士兵说:“我们所做的,就是活下来而已。”他头都没抬,只说了句,“那就足够了”;

比如, 那个17岁的男孩最终离世,他完成了他的梦想——成为一个有用之人,被曾经的学校认可;

比如,临近片尾,海面上从四面八方冒出的民用及商用船只。每一艘小小的船只,他们自愿冒险前来帮助前线的士兵撤退,他们愿意为了自己的祖国,贡献出自己哪怕微薄的力量。

电影海报.jpeg

无论胜利与否,你们平安回家,便是胜利。

活着就好,活着就有机会创造未来。

战争不但恐怖而且残酷,回家才是最美好的事。

四、看颜值——诺兰电影中的“小鲜肉”们

作为一名资深颜控,不得不提一下,《敦刻尔克》中,这些高颜值且全程演技在线又养眼的小鲜肉们。

哈里·斯泰尔斯 (Harry Styles),呆萌可爱的“哈卷”,一个被唱歌耽误的演技派小鲜肉。作为One Direction乐队最火的成员,他大银幕首秀、演技生涯的第一次尝试,完完全全地把我震惊到了。

哈卷.jpeg

附赠一张在英国看1D演唱会时的Harry的照片

harry styles.JPG

菲恩·怀特海德(Fionn Whitehead),19岁新人,首度触电大荧幕。帅气的的脸蛋,冷峻的五官,高挺的鼻梁......不多说,先上图。

菲恩·怀特海德.jpeg

杰克·劳登(Jack Lowden),1990年出生的戏剧界“大腕儿”,曾活跃于英国戏剧舞台。

杰克·劳登.jpeg

汤姆·格林·卡尼(Tom Glynn-Carney),出生于1995年,有着丰富的舞台剧经验,为了《敦刻尔克》中的这个角色,苦练爱尔兰口音。

汤姆·格林·卡尼.jpeg

这四位90后的高颜值演技在线的小鲜肉,不愧为最养眼的军装男神,荷尔蒙爆棚,将年轻士兵的涉世未深的纯粹,演绎得淋漓尽致。

小鲜肉们.jpg

总体而言,《敦刻尔克》是一个巨大的影像成就,以幸存者的视角,提供给观众沉浸感强的体验。

着眼于微观化的情境,用诺兰式的非线性解构,将人物塑造得立体真实,气氛节奏控制得恰到好处。

看后,让人很难停下思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