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等,等一切变好……

    午夜零点整,时针转动不紧不慢,没有快一秒,也没有慢一秒,就像初见你时,一切刚刚好!

      手机里播放着蕊希《你只管努力,最坏不过大器晚成而已。》,还是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那个温柔又动听的声音,我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听这个FM的,好像是很久了。这是我步入社会,参加工作的第五年,也是我来南国的第二年。在此之前,好像一切都是挺好的,但是最近一年,好像一切都在慢慢变坏,工作大不如从前,恋爱好像也只谈了一半。好像所有不幸都凑热闹,我像个小丑,一切刚刚好,好得我不知道怎么微笑,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变好,只能极力地去逃,逃离所有的纷纷扰扰,一个人没有人知道我的天涯海角,慢慢结束这份煎熬……

      最近好像还有有点多梦,只是没有失眠。隔着电脑屏幕,疲倦包围了黑眼圈,好像有些重影。做的梦也是有点意思,梦见自己结婚,新娘不是现在的她,是多年前遇见的你。时隔多年,我们好像没有久别重逢,也没有后会无期,只是说散就散的戏言。梦境里,你穿着洁白的婚纱,我穿着休闲西装,一切都那么和谐,你笑起来的时候,像极了幸福的样子。我们拜完天地,我掀起珠帘,送你走进我们婚房,那一刻我真心觉得,完成了当初对你的承诺……只是一切还是我的痴心妄想,现实总是那么无可挑剔,你失去过什么,一定会以同等形式失去得更多,没法找补回来。被梦惊醒的我,不由在心里默默地说了那句—“对不起!”迟来的这句抱歉,愈合不了欠你的那份心安,只能靠遗憾,度化余下的流年…………在我欠揍的这些年,我好像忘记了从前,但是没有忘记你的出现。

      天气还是那么好,好到没有办法去睡着。空荡的街,只听得到,月光打落微尘的微笑。我在寻找,只能看到,一只猫躲着墙角偷笑。好像只有我还不知道,关于未来的密钥,躲在被窝里睡觉;好像只有我还不知道,关于爱情的美好,藏在酒杯里寻找。我在等,等一切变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