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民志异(4),三次元不相信萝莉

我的杯面还没吃完,信号就被干扰中断了,这也是我意料之中的事了,不过,想到这套烧掉我三个月收入的设备,就这么废了,还是有点肉疼的。

虽然没有实实在在的看到摄像头,但是毫无疑问,我确实被监控了,这也是我进入园区以来一直心惊胆战的原因之一,我想起了暗网最近的一些轶闻。

最近两年,冒出一批传称为南无陀的团体,他们凭借身上的一些特异功能,易主地下佣兵市场四大家族之一的李家,在暗网震动一时,他们能力超群,其中一项,就是视觉迷惑,譬如隐蔽监控摄像头。

我担心的正是这点,假如这个邪教组织跟南无陀有什么特殊关系,那事情就变得更难办了,我死了不要紧,主要是怕连累家人。

假如真的因为我的鲁莽行为而害了家人,我是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为此,我层层布局,做了许多手准备,别看我刚才举着话筒嚷嚷的的无赖行为有些愚蠢,但实际上那都是为了掩护我发出一个定位信号,这是我的第一道保命锦囊。

只要定位信号发出,我预先部署好的服务器就会自动启动一套我设定好的程序,我要让这些坏事做尽的恶徒明白,宁可得罪一个丧失理智的杀人狂魔,也不要试图去惹急一名老实巴交的程序员,不然后果会很严重。

“吸溜吸溜”

我扒拉几口把剩下的面吃完了,接着倾倒面杯,狂野地将面汤一股脑灌到嘴巴里,吃完杯面我又开始从登山包里掏东西,不过鉴于之前通信设备被干扰的经验教训,这次我提前先把帐篷搭起来了,这样就不至于一举一动都暴露在敌人眼皮底下。

在帐篷里我铺好垫子和睡袋,再吊上一盏挂灯,搁好折叠小桌,再放上一个马克杯,就这样一个临时小据点就算安置好了。

虽然折腾了一天我已经累到极点,而且床也铺好了,但是现在,我还不能躲进帐篷睡个安稳觉,因为我还有第二个任务,我的第二道保命锦囊,也正是考虑到第二个任务的实施我才把据点定在这里,废弃工业园里最大的建筑体,炼油一分厂。

走出帐篷,环顾四周,我的小据点就坐落在三面背墙的储水塔顶部,这里随处可见的都是些重型装备,从高处看这里简直就是一片钢铁森林,之前勘察过地形,我的小据点无疑是厂房里最有利的战术制高点。

提拉了一下后背的登山包,倒出一些清水擦了把脸,感觉清爽多了,眺望整个厂房,高高低低的落脚点,层层叠叠的隐蔽掩体,我双眼一闭,一个厂房工事改造蓝图在脑海里一笔一划描绘而出,像我这种肥宅,本不该有这样的热血澎湃,然而事实就这样发生了,试想一下这里即将发生的一幕,一名四肢不勤的中年程序员要在这个地方以一人之力单挑数十或者数百穷凶极恶的邪教狂徒。

就在我奔走于厂房各个角落如火若荼地进行工事改造的时候,蒂亚都已经来到小据点了,二话不说,在帐篷前面把长袍和内衣裤全部脱下,光溜溜的跳进帐篷里去了。





而园区地下的小黑屋里,马如意看到蒂亚做到了刚刚的一幕才满意地点点头放下心来,然后镜头切换到许建良,不过许建良的举动却把马如意给看傻了,只见这个背登山包的肥宅,不停地在各个角落转悠看到一些废铜烂铁就收集起来,难道他大老远跑来这里就是为了收破烂?这怎么可能?一股不详预感在马如意心头升起。

然而还没等马如意还没搞清楚许建良收破烂的动机的时候,许建良又有了新动作,只见他戴上一副墨镜,又把一个会自动旋转的东西套在头上,片刻后屏幕里一阵刺眼的白光闪过,摄像头瞎了。

马如意这下真被气的个暴跳如雷,想想这些摄像机都是花重金从南无佬那边弄来的,一会功夫就给这鳖孙给弄坏了,而且这笔损失只能自己抹了,这太憋屈了,气的马如意连狙击手的指挥电话都打过去了,还好最后关头冷静下来,在开枪前还是撤销射杀了。



天色都已将晚了,奇怪的是等了这么长时间了,冰嗜网都没派人来抓我,我好不容易被激起的那点血性,就这么给无聊的蹲守消磨殆尽了,我的原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剧本就这样无疾而终了,不过设备都调整好了,随时都可以干架,不差这一时半会的,而且天都边黑了,也只好回帐篷休息了。

我想象过无数张敌人的面目,有凶神恶煞的、冷酷无情的的,也考虑过无数种被偷袭的状况,例如中陷阱、狙击暗杀、AK扫杀。这些我都有心理准备,而且都备着反击手段。

但是在我拉开帐篷拉链那刻,我惊呆了,我从来没想过我的敌人是这副模样的。

那是一个一头棕色长发异域少女,卷缩着抱着一个枕头睡在垫子上,身上只穿一件大号的透薄的衬衫,露出一双白净无瑕的玉腿。

少女听到动静,悠悠醒来了,双目迷离,粉嫩的小手揉揉眼,半跪着起身,一声你回来啦,让人产生一种错觉,眼前的就是邻居家寄宿的女儿。

原来是美人计啊,对肥宅来说,萝莉无疑是致命的诱惑,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啊,可惜他们应该想不到我的灵魂已经完全沉浸在二次元的世界里了,三次元的所有一切对我来说如同幻灭。

“叱,妖精,敢擅闯私宅,速速受死。”

看那小萝莉小胳膊小腿的,还不手到擒来?

“啪,啪,啪”

我的脸上印上,三个鲜红的手印,不对,小萝莉不应该这么生猛?一定是幻觉!

“咤咤咤,妖精,我跟你拼了。”

“啪啪啪”

三个比之前更鲜红的手印覆盖在原先的位置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提醒我这不是幻觉。

我突然有点慌了,我之前一直都在外面布置工事完全忽略掉敌人是极有可能就在帐篷里埋伏我的,真是阴沟里翻船了,失策啊。

正当我将要准备玩命祭出的第三个保命锦囊时,小萝莉爆粗了。

“给老娘安静点,死肥宅,想活着出去就闭嘴听着,不然别怪老娘给你脸上再来三下。”

说罢蒂亚右脚一跨狠狠踏在小折叠桌上,右手插腰,左手玉掌扇乎乎作出要打人耳光的模样,这哪里还是15岁的小萝莉,十足一个中年悍妇!



(2010年6月11号,距离许建良车祸身亡还有49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