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其有幸,你让我有所归途

开始,你很爱很爱一个人,后来,有一个人很爱很爱你,那么,请跟他走吧

          一

凌晨两点。

五十平方的简易小屋,暗红色的灯光下,苏离晃动着显影罐,看着胶片慢慢显影,里面的人物渐渐清晰,内心一片噪乱,用力将显影罐搁放在桌子上,紧抿着嘴唇。

忽然有些自嘲笑了,许浩,你的良配果然不会是我。

无论是曾经,现在,还是以后。

有些疲乏地躺下,双眼微闭。这时手机却响了,从床头的矮柜拿了过来,竟是许浩。苏离不打算接,任其响着。过了一会,铃声终于安静下来,却来了一条短信。

今天,谢谢你帮我和安然拍的婚纱照。

总觉得这字眼太过冰冷,苏离思忖再三,还是回了一句:分内之事,还得指着您老发薪水不是。短信发出去之后,直到手机屏幕自然变黑,许浩再无回复。

再次闭上双眼,却久久不能入睡,大脑一片混沌。取出一片安眠药吞了下去,可惜直至凌晨四点,苏离还是没有入睡。

打开微博,粉丝0个。关注,只有1个,许浩。

张小娴说过,爱上一个没法爱你的人,本来就很苍凉。

一个一句敲下这一行字,心中一片苦涩。

          二

认识许浩,是大一的时候。

那时候刚入学,军训完不久,室友们把她拉到南苑食堂广场外面,有各种社团在招揽新生。苏离其实兴趣不大,就随着拥挤的人流漫无目的地走着。

正是桂花绽放时节,淡黄色的花朵散发着阵阵清香。这时却听“咔嚓”一声,是相机按下快门的声音。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男生胸前挂着照相机,笑容绚烂,牙齿洁白如玉,“小学妹,加入我们摄影社吧。”

他递过来一张报名表,苏离还没来得及拒绝,他已经拉着她坐到了椅子上,往她手里塞了一支笔。

苏离抬头看了一下他好看的脸庞,目光恳切。

“我没有钱。”苏离说的真诚。

许浩一愣,万没想到她说了一句这么实诚又可爱的话。他把胸前的相机摘下,然后挂到了苏离的脖子上,突如其来的重量让她的头不由自主地下沉。

“这样可以入社了吧。”

一朵桂花恰巧落在了手背上,苏离轻轻点头。

许浩是一个极好的老师,他教会苏离各种拍摄技巧,苏离学的也快,从一个零基础的菜鸟变成了一个不错的摄影者,可唯独采光总达不到理想效果。

许浩便特意把她拉到了学校的龙子湖畔。两人一起趴在地上,茸茸的绿草扎的人有些痒。许浩拿着相机调焦:“最适宜表现拍摄对象的光线才是最好的光线,了解光的质感、方向、光源和颜色都很重要,照片的灵魂,除了外在条件,摄影师的感觉捕捉很重要。”

明媚的阳光里,他的声音温暖。苏离忍不住抬头看他清俊的侧颜,恰巧许浩也看了过来,四目相对,有了一丝尴尬。

“我有那么好看吗?”他逗她,苏离从没有接触过什么异性,被他这么调侃,耳根泛了红。

“自恋。”苏离没好气丢给他一句话,又惹得许浩哈哈大笑。

有些事并非能波澜不惊地发展下去,就如安然的出现,便惊起了一片涟漪。

安然是会计学院公认的才女,不仅家世好,成绩优异,长相更是美的无可挑剔。当许浩拉着她到社团向大家介绍“这是我的女朋友”时,大家都欢呼雀跃,闹哄着要吃喜糖。

安然脸部泛微红,有些羞赧。

唯独苏离面色平静,沉默不言。

“苏离,最近怎么总是见不到你?”周末刚做完兼职回到宿舍楼底下,便看见树荫底下的许浩。

苏离抿唇一笑,将怀里的传单往他眼前一摆:“我要赚钱养活自己好吗。”

许浩皱着眉头,将她的传单用力地拿了过来:“没钱跟我说啊。”

他说的自然。

苏离却听得神色怔然,忍不住小声嘀咕:“我又不是你什么。”音量虽小,却被许浩听了去。

“我愿意给不可以吗。”他有些大声地说。

苏离突然想到了喜剧之王,难以糊口的跑龙套演员尹天仇最后冲了出去,大声地对柳飘飘说:“我养你啊。”他是那样的落魄,穿着破旧的白衬衫,立于萧瑟的风中。柳飘飘虽带着对傻瓜的不屑和嘲笑离去,可坐在计程车的她哭的不能自己,无法抗拒内心深处冲击的感动。

现在的许浩就好像是尹天仇,可惜她不是柳飘飘,安然才是。

苏离控制不住内心的风起云涌,转身冲上台阶,只留给许浩一个背影。

爱之不能,求之不得,有些事冥冥已经注定好了。

许浩,安然终究成了你的新娘。

          三

刚到公司,便被艾小亚拉到茶水间,满脸雀跃地说:“离子,吃镇定药了没?”苏离像看神经病一样无奈地看着她。

艾小亚“嘿嘿”一笑,继续跟她咬耳朵:“你不知道你今天要拍的是个大帅哥,那身材,那美貌,恨不得绑回家关着日日欣赏。”

苏离盯着她差点流口水的嘴巴,趁其不备迅速逃离了饮水间。走的匆忙,不想和许浩撞了个正着。

“早啊,许总。”苏离轻快地打着招呼。

许浩轻轻地“嗯”了一声,问:“昨晚很晚睡吗?”她的黑眼圈很重,整张脸写着睡眠不足。

“还好。”

“那快去摄影棚吧,阿洛他们都等着。”

苏离答了句:“好。”

到了摄影棚,苏离终于明白艾小亚那般夸张的描述。眼前的模特至少有一米八七,面部棱角分明,眼睛深邃,相貌绝对是极品。身上的白色衬衫是完全敞开的,宽肩窄腰,双腿修长,完美对称的八块腹肌贲张,让人不垂涎也很难。

“林易辰。”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伟岸的身材给人一种压迫感。

苏离轻握了一下:“苏离。”

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便开始了拍摄工作。苏离的精神状态并不好,脑袋总是昏昏沉沉的。

半个小时后,苏离坐在自己的工作椅上,手握鼠标,一张一张翻看刚才拍摄的照片。忍不住用手狠狠地拍了一下脑袋,哀叹:“垃圾。”

“我有那么糟糕吗,都成垃圾了。”耳边传来醇厚的声音。

她抬头,是林易辰。

他换了一件大翻领军绿色大衣,里面的一件暗红色衬衫,竟然穿得英气十足。双手插在大衣兜里,半身侧靠在她的办公桌旁,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我说的是自己拍的太烂了。”苏离知道他是误会。

林易辰笑了:“还好说的不是我。”

中午,安然来公司陪许浩吃饭,邀请苏离一起。苏离拒绝了,三个人一起吃饭,想想那画面,真是尴尬。

在大学那会,许浩约会,也时常要带上苏离。安然开始还巧笑嫣然,热情地拉着苏离,但时间久了,安然便趁许浩不在,质问苏离:“你是不是喜欢许浩。”

苏离看她面无善意,却也没有否认:“是。”

“苏离,你不可以这么无耻,许浩是我的。”那一刻,安然犹如一只高傲的孔雀,说话咄咄逼人:“你也知道许浩家境不是很好,他毕业以后想要开摄影公司。他的梦想只有我能帮他完成,陪他走更长的路。也只有我,配得上他。”

安然的这番话,让苏离不由得冷笑,从小她就懂一个道理,任何事情,都要靠自己努力争取,别人说什么她也不在意。

只有许浩的一句话,才让她溃不成军。

苏离,我想要最好的。

他要筑建心中最好的梦想,他想要最有能力的女人,他想要的,从来不会是自己。

可为什么她还要犯贱,当他说,苏离,来我的公司帮我的忙好吗?她明明学的是会计,可偏偏因他一句话就义无反顾走进了摄影行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四

还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许浩和安然就要举行婚礼了。

当苏离赶到本市最有名的婚纱店时,安然还没有来。只有许浩西装革履,神采奕奕地站在那里。看到苏离,目光带着笑意,嘴角上翘:“你的衣服在左边的试衣间。”

“哦。”苏离应着,走进了试衣间。

许浩看到苏离走出来的那一瞬间,说不惊讶是假的,她身形偏瘦,那件洁白的纱裙完美地贴合着她的身材,素白的小脸,偏偏眼睛大的漂亮,很吸引人。

苏离站在镜前,许浩不知何时站到她身后,透过镜子注视着她的眼睛。

“新郎和新娘真的好配哦。”旁边的女营业员羡慕的说,却引得两人一怔。

“你弄错了,我只是伴娘。”苏离说,营业员忙不好意思地说了声抱歉。

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苏离直接坐在瓷砖台阶上,手捧着一杯星巴克买来的咖啡,慢慢地喝着,意式浓咖,果然够苦。脑海中总是跳跃着安然穿着一袭白色婚纱,甜蜜在许浩脸上落下一吻的片段,令苏离不忍再多看。

嫁衣如火,灼伤我眼。

“你老板开的工资不够吗,要坐地上喝咖啡?”熟悉的声音,是林易辰。他穿了一件拼色套头衫,头上带了一顶红帽子,奇怪,他怎么那么喜欢红色。

“那你给我开工资好了?”苏离伶牙俐齿,歪侧着头看他。

他笑,眸色明亮:“可以,我正好缺一个经纪人。”

苏离无言,过了会,问:“你怎么在这里?”

“跟着你过来的。”

林易辰此话不假,当他路过婚纱店的时候,恰巧就看到了苏离从里面出来,没走几步,又回头往里面看。他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便是许浩和安然垂首低语的幸福模样,那一瞬间,他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也许是好奇心驱使,他就这么跟着,她到星巴克买了一杯咖啡,出来以后就顺着门外的台阶不顾形象地坐了下来,神色怅然。大约过了20分钟,还不见她有离开的意思,便终于忍不住走了过去。

“跟踪我啊。”

“算是吧。”他无所谓地摆了一下手,挨着她坐了下来,“怎么,老板结婚不开心啊?”

一语道破心里的秘密,苏离无奈失笑:“怎么可能。”回答的口是心非。

两人沉默不语,良久,苏离说:“我想喝酒。”

苏离被林易辰带到了他的家。

装修简单,家具寥寥无几,只有那蓝色墙壁上挂着的画,吸引了苏离的注意。

画中有一个小男孩,他置身于满天繁星中,身上的气球带着他飞翔,去触摸最亮的那一颗星,或许那是他的梦。树木是蓝色和紫色,空灵缥缈,非常梦幻。

林易辰把他珍藏很多年的名贵红酒拿了出来,苏离不客气的品尝了,浓郁的酒香,味道甘醇,苏离忍不住多贪喝了几杯,其实她平时是滴酒不沾,即使纯度很低的红葡萄酒也让她有了些醉意。

苏离问墙上的画都是他画的吗,林易辰说是。

“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一个画家,不巧却成了模特。”他有些无奈自嘲。问及她有什么梦想,她也只是呵呵地笑着摇头。

十九岁之前,她活着的一切努力都只是为了生存。后来做了摄影师,也只为了许浩,梦想,这种奢侈的东西不敢轻易触碰。

“你怎么做了模特?”苏离问他。

他轻晃着酒杯,说:“在我十六岁的时候,家里破产里,公司欠了很多债务,父亲承受不住压力服毒自尽了。我母亲一时忍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精神开始变得不正常。为了养家,给我母亲治病,不得已走上模特这条路了。”他说的云淡轻,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可他的笑却未达眼底。

梦想,总会因为现实而变得分崩离析,也许你曾经很努力地想要抓住,却因为降临的苦难,不得不向现实屈从。

“苏离,你应该为自己而活。”他说。

为别人而活,就意味着放弃了自己。

          五

苏离没想到林易辰在大陆这么红,回国短短的两年,便异军突起,成为炙手可热的名模,但她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当然,名人是非多,桃花绯闻也是络绎不绝,频登头条。打开娱乐杂志,就能看到林易辰那迷人的桃花眼,一张过分好看的脸,旁边撰写的标题:名模林易辰,与某某明星牵手约会。

“唉,我的欧巴。”艾小亚无不痛心疾首地哀叹。

许浩这时从身旁走过,瞄到杂志内容,用苏离听得到的声音说:“这种花花公子,你还是少接触的好。”

“费心了。”苏离合上杂志,真是有些费解,他到底怎么想的,她和林易辰就没什么,突然想起那日醉酒醒来,林易辰告诉她,他接了许浩的电话,应该令他有了些想法,想想又好笑,他是站在什么角度来说这话的。

客气疏离的话,让许浩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准备一下,明天我们要到苏州取景。”

在周庄进行了一个星期的取景,差不多已经完成拍摄工作。离开的前一天,许浩带她到周庄附近的古色店铺游玩。

曾经,许浩带她来过这里。记得店铺有好多奇特的小饰物,女人毕竟有购物的天性,走进一家雨花石店铺,水盆中有各色各样的石头,好看极了。

许浩帮着挑了几个,顺便要帮她付了钱。苏离不让,却争不过他一个大男人,便作罢了。

老板娘说石头上可以刻字,许浩想了一下,说“欢喜一生”吧。红色晶透的小石头上刻好了字,许浩放在了苏离的手上,笑得如沐春风:“欢喜一生,苏离。”

那一刻,日光倾城,岁月静好。

只可惜,物是人非。

许浩问她要不要进雨花石店逛逛,她摇头拒绝了。

返回公司的时候,林易辰正风度翩翩地站在公司门口。他慢慢走近苏离,全然不顾旁边站着的许浩,一把拥苏离入怀:“喂,这一个星期你去哪了,怎么打你手机也不通。”没有一点点防备,就这样被他抱着,

苏离没有被美男拥抱的春心荡漾,只有心惊肉跳。想要挣开他,却发现他力气大的惊人。

“林先生,请你注意一下形象。”是许浩的声音。

闻言,林易辰放开了苏离,笑:“许总,抱我女朋友不过分吧。”他说的理所当然。许浩不由得鼻子冷哼了一声,长腿迈开,穿过旋转门,进了公司。

“你老板生气了。”他对她做了个鬼脸,惹得苏离吃笑,却也生气:“绯闻缠身的人,我何时成你女朋友了?”

林易辰不高兴了:“那些女人,跟我可没有关系,我可是洁身自好的。”,顿了一下,目光深情,“苏离,我认真的。”

苏离落荒而逃了。

林易辰却当什么事也没有,时常约她出去喝酒吃饭,带她去看时装秀,骑着拉风的哈雷带她去石海。夜空繁星,苏离躺在松软的沙子上,任浪潮拍打,舒服惬意。她好像看到那繁星之中,有一个可爱的小男孩。

“苏离,我想把你放进我的未来。”风声很大,涛声巨响,可他的声音很真实,一字不差地传入苏离的耳中。

最动听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无论你的未来在哪里,都有一个我。

苏离捡起身边的一块扁扁的小石头,做了一个侧身扔石头的姿势:“如果它能跳跃,我们就在一起吧。”

林易辰还未来得及说什么,苏离已经扔了出去,石头没有跳跃,直接沉入了海底,犹如沧海一粟,渺小的不曾存在。

          六

很久都没有听到林易辰的消息了,连娱乐杂志都没有了他的绯闻消息,苏离想他大概是忘记自己了吧。

工作依旧是平静无澜,只是快进入冬季,公司接了很多商业摄影,加班自然免不了了。许浩作为老板,自然与员工一起工作。

走出公司,已经接近凌晨一点。许浩拉了一下衣领,低头看着衣着并不厚实的苏离:“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苏离不假思索地拒绝,她看到不远处的安然。

“你怎么来了?”许浩也注意到了安然。

“来接自己老公还有错啊。”安然娇嗔,迈着小步子走过来,将手跨进了他的臂弯。“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我送苏离回去。”未等许浩说话,安然便抽离了自己的手,拉着苏离走向了自己的轿车。

“苏离,这么多年了,我怎么还是输给你。”安然平稳的开着车,声音冰冷。苏离不懂她的意思,目光从车窗外的景物收了回来。

“许浩还是对你这么好,他都要跟我结婚了,却还是舍不得你,真是讽刺。”安然自嘲地笑了。“苏离,你离开公司吧,这样,对大家都好。你的存在,时时刻刻都在打扰我们的生活。”

躺在床上,苏离又开始开始失眠了,眼睛空洞地望着天花板,思绪一片混乱。拿出了医生给她开的安眠药,也不知道倒了几颗,直接就吞了下去。

苏离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白色,还有林易辰整张放大的脸。

“我这是在哪?”

“医院,你差点死了你知道吗?”林易辰语气一点也不好。

林易辰去公司找她,却被告知她没去上班,也没请假,心隐有不安,要了地址便驱车直奔她住的地方。没想到她竟然住在郊区一处拥挤不堪的筒子楼里,墙迹斑驳,随处可见的垃圾,散发着阵阵臭味。好不容易走到了五楼,敲门,没人应,便用手去推,没想到一下子就开了,竟然连门都没锁。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一米五的单人床上,苏离在熟睡中,床头柜旁放着药盒,一看竟然是安眠药,心中一惊,立刻把她送去了医院。

在医院走廊里,他像个神经病一样慌乱的大叫着医生。直到医生给她洗了胃,打了点滴,告诉她已经没事时。他紧绷的神经才全然放松下来,手触及到额头,竟是一片潮湿。

“谢谢你。”她感觉浑身无力,嘴唇干涩。

“能有什么事让你吃这么多安眠药,整整吃了十片。”林易辰真觉得她是疯了。

她沉默不语,呆呆地望着窗外的风景。其实,她只是难受地有些睡不着而已,吃安眠药来求个睡眠,只是没想到吃过量了。

出院时,林易辰送她回家。才仔细看到她的房间挂满了各种照片,有形态各异的动物,有神情不一的人物,高山流水,奇花异草。但当看到许浩那不同神情姿态的照片时,他的手指微微一僵,眸色凝重。

“你是因为他才吃的药么?”他问。“你真的那么喜欢他吗?”

苏离也抬头看那些照片,或笑,或怒,或沉思,或说话,都是她曾经喜欢

“我从小就是奶奶带大的,从来不知道被父母疼爱是什么样的感觉。在上大学之前,我都过得平静如水,直到上了大学,遇到了许浩。他教我摄影,在我没钱吃饭的时候总是硬把钱给我,在我受欺负的时候总是冲在前面保护我,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总能第一个找到我,他给我的是无限的温暖与感动,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被疼惜,第一次感觉到生活是有色彩的。”

她忘不了许浩的好,所以才苦苦将自己的心囚禁在许浩身上。

“我有时候恨自己,为什么不够优秀,如果,我像安然那么有能力,结局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苏离,你值得更好的。”林易辰告诉她。

苏离突然有些释然地笑了,“我下面给你吃吧。”说着她转身进了厨房,不一会功夫,苏离便端着两碗香气扑鼻的排骨面出来。

林易辰或许饿了,端起来不顾形象的就吃了起来,还忍不住称赞地说,好吃。

安静的下午,两个人安静地吃着面,苏离的心情是愉悦的。

          七

在许浩结婚的前一天,苏离到人事部请辞,没有等到许浩签字,便自行离开了公司。主要是她不知道怎么去编一个理由告诉他辞职的原因。

期间林易辰打电话过来,说他今晚有一场秋冬时装秀,让她一定要来看。苏离答应说好,听筒那边是忍不住的笑意。

许浩果然还是打来了电话,不过没有质问,而是问:“你在哪?”他的声音沙哑,好像喝了酒。

“你喝酒了?”

“苏离,我发烧了。”

“怎么不去医院?”

“你来,好吗?”他的声音柔软,带着哀求。

到了许浩的家,发现地上躺了好多个酒瓶,窗户开着,凉风吹了进来,许浩坐在地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面色潮红,手里还握着酒杯。

苏离想要夺去他的酒杯,许浩却一把把她搂住,带着酒气的呼吸喷在她的脖子上,苏离的心乱成了一团,“许浩,你发什么神经?”她推搡着他,却丝毫没有令他离开半分。继续挣扎,他终于放开了她。

“苏离,我后悔了。”他轻轻的说,眼眶泛着红,带着万分懊恼,“每个人内心都有潜藏的欲望,是我自私地要安然陪着我一起来实现梦想,可是,我不小心把你丢了。我喜欢的,一直是你。”

他的犹如晴天霹雳,让她犹如被挫骨扬灰般疼痛。

大二的时候,社团里组织去郊外拍摄,郁郁葱葱的灌木林,横七竖八的枝桠让人很容易迷失方向。

苏离喜欢一个人拍照,便没和任何打过招呼,单独背着照相机往深山处走去,那时已经临近黄昏了,等她拍到了满意的风景,却怎么也找不到来时的路了,山林就像一个迷宫图,苏离只能凭着感觉在乱走,却没料到被横生的藤曼绊了一下,倒在了地上,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脚崴了,根本使不上力气。

天已经完全黑了,苏离有些害怕的哭了,直到包里的响亮铃声才让她轻缓过来。

“苏离,你在哪?”是许浩急切的声音。苏离哭着说她不知道,许浩安抚她在原地别动,他很快会来找她的。他的话就如一剂强心剂,让苏离的心被暖意满满的包围着,她相信他很快就会找到她的。

果然,不到二十分钟,一束亮光打在她身上,她看到了穿着冲锋衣的许浩犹如一个盖世英雄,驾着七彩云霞来营救她了。

许浩走了过去,用宽厚有力的手臂把她抱了起来,看着她脸上的泥土迹,语气有些不好:“怎么乱跑,害我担心了好久。”

“我没想到会迷路了。”她小心地说,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

“一个小女生,胆子够肥啊。”他咧开嘴笑了,在暗夜里犹如绚烂的烟火,照亮了苏离的心里的整个星空。

那一刻,苏离知道,自己已经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许浩。

只是后来,许浩有了安然,她终有不甘,曾问过许浩,你喜欢安然吗?许浩不知什么时候学会了抽烟,指尖烟雾缭绕,他漫不经心地拿去她头上的一片枯叶,然后目光深沉地看着前方,过了好久才吐出一句话。苏离,我想要最好的。

所以,安然是最好的的是吗?

是的。

多么残忍的字句,把苏离所有的思恋全部扼杀在那座密不透风的城墙里,走出不去,只能画地为牢。

可是现在,他说喜欢,这又算什么?

许浩,你混蛋。

苏离用尽所有的力气跑了出去,蹲在昏暗的路灯下失声痛哭。

          八

当苏离带着一双红肿的眼睛回到家的时候,被门前地上一坨黑色的东西吓了一大跳。

“是我。”黑色的东西站了起来,原来是穿着一身黑色风衣的林易辰,里面只有一件单薄的T恤。

这人不怕冷的吗?

他头发被风吹得有些乱,整张脸还是舞台装,目光幽怨,语气就像一个得不到糖吃的小孩委屈地说:“说好来看我的秀,你去哪了?”

“我……”苏离的喉咙有些哑了。

“我饿了。”他说。

本以为他会带自己到优雅的西餐厅,或者干净的中式餐厅。最后没想到他居然带着自己来到了本市的闹区,这里人潮拥挤,小贩叫卖着各种美味的食物。林易辰拉着她走到了一家大排档,看她坐下,附在她耳旁问:“吃得惯吗?”

苏离点头,对吃的从来就不会挑剔。

“你怎么会吃?”苏离问。

他眨眼:“别忘了我十六岁就养家了。”

苏离轻笑。

林易辰点了很多菜,每一道都是香气扑鼻,美味至极,苏离吃的心满意足。吃饭的人很多,有几个大学生拿着吉他在演唱,声音还不错。

“想不想听我唱。”林易辰起身,苏离点头。只见他走到了学生的身边,低头不知说了什么,男孩便把吉他递给了他。

有很多人在走动着,喧闹不已。却丝毫无法将林易辰身形湮没,他安静地站在那热闹人群的中心,修长的手指握着拨片,轻拨琴弦,是张信哲的《信仰》:

每当我听见忧郁的乐章

勾起回忆的伤

………………

我爱你 是多么清楚 多么坚固的信仰

我爱你 是多么温暖 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 不管爱多慌 不管别人怎么想

爱是一种信仰 把我带到你的身边

………………

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她,每用心唱的一句,都深深触碰着苏离的心弦,轻轻跳动着。

苏离忍住鼻头的酸涩,将手中的的啤酒一饮而尽,喉咙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胃也被灼烧到火热,恨不得整个胃都不是自己的了。

          九

苏离终究没有出席许浩的婚礼,她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带上了陪伴多年的相机,只身去往了湘西。前不久,她就在网上报名了支教志愿团。

湘西风景秀丽,民风淳朴。在这里,苏离在简陋的教室里教小孩子唱歌,画画,跟他们一起玩游戏,日子过得是从所未有的轻松,仿佛有所的疲惫都卸下了,所有的烦恼也被这山山水水涤荡,心中一片清明。

“苏老师,你会走吗?”某一日,一个小姑娘问她。

苏离抬头看了一下蔚蓝的天空,有几只小鸟在盘旋,好不自在。

“或许不走了。”她轻笑着抚摸着小姑娘可爱的辫子,她稚嫩的小脸上是纯真的美好,无忧无虑。

其实在这里度过余生,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太好了,苏老师可以天天和我们在一起咯。”小姑娘兴高采烈地跑去告诉其他的学生。

苏离没有想过,他竟然来了。

秋天的落叶纷飞,铺了一地金黄,脚踩在上面,松松软软的,发出沙沙的响声。还没走到教室。便被一个学生拉住:“苏老师,我们学校来新的老师啦。”

“是谁啊?”苏离好奇地问。

“跟我来。”学生拉着她跑。

教室里,他穿着白色衬衣,黑色的休闲裤,身姿挺拔而清爽。右手握着粉笔,正在黑板上写着汉字。字体朴茂工稳,苍劲有力,她还不知道他写字这么好看的。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户投射在他俊逸的侧脸,掀起了她内心细碎的美好,一幕幕温情的时光在脑海里重演。

他的声音温和,认真地给学生讲着课。清风吹拂着她的发梢,钻入衣领,却无凉意。

也许是感受到了窗外注视着的目光,他微微侧头,透过玻璃,看到了安静伫立的苏离。嘴角微微扬起,连眉角眼梢皆浮动着笑意。

“你怎么来了?”她轻问,眼眶有些湿了。

“你在这里,所以我就来了。”他笑。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他陪你走过的时光,他给你的感动,是我永远也抢不走,敌不过的。但是,苏离,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你的余生,由我来陪你走。”他眼里是深情灼灼的亮光。

张小娴还说过,爱情是一百年的孤独,直到遇上那个矢志不渝的守护你的人,那一刻,所有苦涩的孤独,都有了归途。

相遇于许浩,是个繁花盛放的季节,香气萦绕了整个秋天,那是一颗心最初的悸动,也是扎根在最深处的爱恋。

白云苍狗,花再开之时,已不再是从前的美丽,所有的悲喜也归入了尘土。

其实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林易辰对她的好便已经慢慢渗透她的心,在那里生根发芽了。

她苦涩的孤独,终有归途。

鸟儿欢快的唱着歌,一树繁花芬芳美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身在王府多日,每日里除了晚膳时和晚间睡觉时才看见王爷施施然归来的身影。早起时,身边纱帐低垂,衾凉人空,却不见他的人...
    三千九万阅读 72评论 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