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我才不要回到过去

  几个星期前,霉霉Taylorswift发布新歌《what you made me do》,这首歌让那些苦苦等待TS6的歌迷看到了希望。作为专辑的首单,这首歌和《shake it off》一样刚听到的人都只是觉得还行,可循环听了5,6遍之后,所有人都表示,我中毒了。


    之后,这首歌的MV全球发布,一开始我们看到了泰勒形容枯槁仿若幽灵地从墓地爬出来,一转眼她跳进了满是钻石的浴缸,画着烈焰红唇。第三幕泰勒化身美艳名伶,王座上毒蛇是她的随从。再然后,我们看到了无数个泰勒,乡村的泰勒,朱丽叶的泰勒,22岁的泰勒,红色的泰勒,短发的泰勒,跳芭蕾的泰勒,发狂的泰勒......


    之后最让人难以忘记的场景出现,无数之前的泰勒被今天的泰勒踩在了脚底下,巨大的T字仿佛钉死耶稣的十字架,那些曾经的泰勒在十字架的低端似冤魂翻滚挣扎,而只有今天的泰勒活了下来,以胜利者的姿态。

    歌迷都知道,她在用最决绝的方式跟过去的自己告别。

    而这支MV也被歌迷称为隐喻最多的一支MV,很多人说这背后的梗恐怕只有十年老粉才能完全看明白,欧美乐坛的大腕们喜欢对撕,恩恩怨怨不是几个人几句话就能说清楚,但有一个事件让我记忆犹新,而这个事件也可能是霉霉这么多年对Kanye west 无法释怀的原因。

    在09年的时候,年仅二十岁的Taylor在MTV音乐录影带大奖上获奖,正当要发表获奖感言时,Kanye west 冲上台抢走Taylor的话筒并对着全场艺人及观众说这个奖本属Beyonce,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多年之后再看那段视频,二十岁的Taylor,留着她标志的泡面头,像一个误入华丽宫殿的小女孩,被这场面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也许她将要发表一番没有特别准备,但也悄悄憧憬过可能会讲出来的感言,也许上台之前也在担心等待她的是嘘声还是掌声,也许还在担心裙子太长会不会被绊倒......


  而这一切都被Kanye west 粗暴地打断,站在台上的Taylor仿佛被钉在了耻辱柱动弹不得。


    二十岁的她什么错都没有,只是有点才华。

在MV的最后一幕里,十几个泰勒站成一排,每一个都穿着这些年泰勒的经典造型,这其中赫然站着的就有当年那个被侃爷抢了话筒,手足无措的泰勒。这些Taylor伴随着霉霉说的那一句:she is dead,被永远地抛在了身后,画上句号。


    多年后的Taylor,一步步从乡村走向流行,从纳西维尔走到纽约,从小众走到红遍全球。她的头发越剪越短,红唇越来越艳,对大场面司空见惯,原来背着吉他唱着乡村音乐的美国大妞唱起流行来一样俘获人心。


    到如今,还是有许多人怀念着当初那个乡村霉,《safe and sound》里一袭白衣,赤脚走在石头上的Taylor简单美好,但是曾经单纯美好的Taylor她已经不再需要,百炼成钢,一身盔甲的她才能走得更远。那个女孩终于不再害怕。


    这么努力才走到今天的Taylor,绝对不想的就是回到过去。


    一直以来,回到过去都是人们憧憬向往的事情。高三的学子想回到没有烦恼的童年,初出社会的菜鸟想回到没有压力的大学,人到中年想回到容貌饱满的二十出头,一股一股怀旧的风潮吹过,每个人都在怀念过去,可如果真的让你回到过去,你愿意吗?


    参加《饭局的诱惑》的宁静明确给出答案:如果可以,我一定不要回到过去。


    饭局的最后,宁静罕见地谈起了自己那段不成功的婚姻。她坦白的说:当时太年轻,不懂得什么是爱。年轻的宁静太过美丽,没有人相信她可以结婚生孩子,洗手做羹汤。用她的话说:因为长得太荤,喜欢她的男人不少,但真正愿意娶她的寥寥,二十出头的她每天担心自己嫁不出去,所以当有一个外国人,单膝跪地,用一枚小小的钻戒向她求婚时,宁静只用了半秒去答应。


    宁静回忆那天,从洛杉矶教堂出来的那一刻,看着洛杉矶天空上飞机画出的心,她哭了,也是那一刻,她明白,她不爱他。


    谈话至此,马东问她,想回到过去吗?


    宁静坚决地摇头说:很多人都这样问过我,我都说不要回到过去,我多不容易才长成今天的样子,才拥有现在这一颗不会轻易被摧毁的心,我才不要回到过去。


    一路走过来的路,哪怕姿态不好看,绕了无数的弯,但此时此刻我们都是走过来的状态。过去那些成功的,沮丧的,丢人的,后悔的路,从你此时此刻站在脚下这一方土地开始,都变成了之前的路,而你一定不要回头。


    多不容易我们才摸清成人世界的规则,多不容易我们才找到一套与人的相处之道,多不容易我们在心里打下木桩,建上围墙,不会轻易被摧毁,我们多不容易熬到人到中年,熬到儿女绕膝,熬到事业有成,熬到圆滑精明,为什么要回去?


    有些人总在等,等着什么时候准备好,准备好了再上路。也有人从来不等待,先上路再说。其实我们都知道无论你怎么准备,路在往前走,时间在向前流,决定与不决定都是一个决定。


    所以往前走,无论姿态多难看。也许对于霉霉,对于宁静,那些曾经她们所经历的正是她们不可避免的,在之后的某一天都会成为她们的勋章。


    如果可以,鬼才要回到过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