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女性朋友,她喜欢写诗,喜欢看书,喜欢追求美好的东西。记得高一的时候,我们下课了会接头。以“诗”达意,以“诗”会友。但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秘密没有通过诗告诉他。

我怕,我怕她知道了我的秘密后和我绝交。那天我看了柴静的《看见》。里面关于同性恋的记述让我很有感触,我鼓起了勇气,用钢笔抄写了那部分,去了学校我把手抄的东西给了她。然后很快的跑开了。

我怕,我怕面对她,更怕她不理解转身离开。回了教室里我很忐忑,晚上吃饭她在门口等我。我可以很明显感觉到她心里很沉重。我问:“你看了我写的东西了吗?”。她低着头“嗯”。然后又看向我问:“所以,你是吗?”语气很冷。我怕,当时我真的好怕。我心里感觉她接受不了我。于是我说:“当然不是啦。”

她又低下了头,我们去食堂吃了饭。只是她问我是不是的景象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后来慢慢的我跟她出了柜。只是以诗会友时候的那段情节我一直都记着。我以为她只是变了。

我清楚的记得,我跟她出柜的时候我们聊到了当时的那个情节。我向她说出了我当时的担心,说出了我当时的顾虑和纠结,说出了我当时对她心思的捉摸。

在聊天框里,她的消息一条一条的发过来。

她问我:“你还记得吗?你给了我你手抄东西后紧接着我们放假啦。我在我们的那个朋友群里说,如果以后你要是找不到对象我就和你结婚吗?”

我说:“记得呀,可当时我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不能和女孩子结婚,祸害无辜女孩子的。所以当时我没有回应。”

她说:“其实,当时我大致知道你是同性恋啦,我说和你结婚是因为我怕你一个生活,怕你一个人面对太大社会压力。”

真的很感动,为了我我的朋友赌上了她一生的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