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師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在人人敬而遠之的精神病院工作,快三十年了。她不是精神科醫生,而是從護士開始,靠自學,靠興趣,靠努力,成為醫院最早的心理醫生,並一直堅持到現在。我去醫院進修實習期間,分到她手下。沒想到,我們一見如故成了朋友,然後晉級到閨蜜。


初見王老師,很普通的一個中年女性。短髮。個子不高。週四心裡門診,我們一幫學生跟著她見病人,旁聽心理治療。病人各式各樣,有初診,有複診,也有長期的老病人。很快我就發現王老師自己的獨到之處,她總是很耐心,溫和,不慌不忙。無論病人是焦慮的,抑鬱的,還是恐怖的,躁狂的,王老師都能表現得很穩定。門診病人很多,時間總是不夠。即便我和她倆人同時做治療,也是忙的四腳朝天。我們的友誼就這樣在一起工作,並肩戰斗中建立起來。只有午飯休息的一會兒,能抽空聊幾句,交流病人情況,討論治療框架。她吃飯很簡單。對我們很包容,沒那莫多苛刻要求,也沒有老師前輩的架子。平實。樸素。直接。這讓我對她刮目相看。後來逐漸發現,她在科室里也屬於特立獨行的,敢於維護病人的權益,敢於堅持自己的專業見解,敢於抗上。對名利倒不是很在意。這些品質更讓我敬佩。


我們的工作還包括要去封閉病房,為住院病人提供心理治療。因為住院病人大多在服藥,病情嚴重,複雜,很多時候我們能提供的只是支持性的心理輔導。我曾經接了幾個酒精依賴的病人,還伴有躁郁雙相情感障礙。本來感覺很有希望,一段時間後病人還是再次復發入院。我覺得很失望也有些挫敗感。王老師看到了,找時間拉我到小院里聊天。老師說,她曾經很多年在酒癮病房工作,帶領治療小組。也曾對一些情況較好的病人,滿懷希望,結果不如人意。酒癮病人復發率很高,大部分人場面進進出出。因為酒癮不僅是個生活習慣,更多是人格層面缺陷問題,所以需要長期的艱苦工作。心理干預也是個漫長過程,會伴隨很多反復。我們作為心理治療者,就需要更多耐心,降低期望;同時,堅信我們的努力可以或多或少幫他們緩解病痛,感到被理解和支持。對於病人家屬來說,這也很重要。。。這番話,大大緩解了我的焦慮。作為前輩,她也讓我切實感到,醫者仁心的含義。


本來幾個月的進修期,因和王老師相處融洽,不斷延長。因想多積累一些醫院工作經驗,同時也能幫王老師分擔一些工作量。偶爾有空檔時,王老師也會過來聽我做治療。虛心,謙遜。還每每都會誇獎我的治療。在職場混了多年,我深知這個態度有多麼難得,珍貴。。熟了之後,王老師會常常拿好吃的東西來給我。我們會下班後約著,去森林公園溜達。她會好奇地問我,外面的職場是怎樣的?有時,王老師也會擺個沙盤玩兒,有大片藍色水面。我覺得她更像個資深文青,對世界充滿好奇。熱情。單純。王老師的老公是精神科醫生,也在這家醫院工作。他們從年輕時認識,打打鬧鬧一輩子。兒子也學醫,是他們的驕傲。她家住一樓,陽台外被王老師打理成小花園,各種花花草草,還有樹木。對生活的激情可見一斑。


過年過節,我們約著吃飯。每次我都說,是謝師宴啊。可他們夫婦二人,總是搶著結賬。我家閨女出生,他們過來看孩子,很喜歡。還給帶來了玩具。最近還帶著孩子去她家玩,參觀了新近的裝修,他們收拾出兩間家庭治療室。我們在他家花園聊天,看花。也談著各自最近的來訪治療情況。就這樣,我們成了朋友。做著相似的工作。他們也成了我在專業方面的榜樣,執著,堅守。謙和。樸實。所以,我叫她王師傅,傳道,授業,解惑。當然,更是為人處世的榜樣。天高雲淡,歲月靜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