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姑娘

11年我刚北漂回来,家里安排到某通讯公司做维护,工作很清闲。因为被帝级市和地级市的落差摔得头昏脑胀,所以每天消极殆尽,闲散度日,毫无进取之心。

唯一能够慰藉自己的,就是家乡爽口给力的啤酒和绵远悠长的白酒。那段时间的自己不知道算不算酗酒,总之那一个夏天我喝了无数的酒,酒瓶铺在地上,可以铺满半个客厅。

可是依旧没有人提醒我要醒一醒,因为在北京回来有些积蓄,我不需要赚很多钱,因为和父母住在家里,也不用担心下个月的十五号,无良的房东拎着她那个装着租赁合同的破口袋通知我要涨房租。

城市里每个人几乎都和我一样,我觉得没有变得更坏,这本身就很好。

闲人总是有很多无聊的事情,城市贴吧就是一个。我靠不停的冒泡,主动和大v串联,仅仅一个月混到个小吧主当。

于是,我就在贴吧里遇见了这个至今我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甚至相貌都有些模糊的姑娘,姑且就叫她酒姑娘。

那晚,我正和姑娘们聊的火热,突然帖子被抽楼,顿时觉得索然无味。开始无聊的翻看一些没人关注没人回复的帖子。

我看见一个零回复的帖子,帖子只有一句话:有没有喝酒的。

署名是个ip地址,说明她是个游客身份,并没有在贴吧注册,而且当时,难辨雌雄。我看了看时间,晚上八点五十分。一个初夏的夜晚,这个时间,刚好是烧烤啤酒主导的东北酒鬼的世界。

有,联系方式。我回复。

qq.243133**

开qq,加好友。这时候时间刚过九点,女朋友打来查岗电话,我敷衍了两句,说正在打游戏,然后女友腻歪一会儿,她安然睡觉。

通过验证,我才看见,是一个八八年的姑娘,签名写着:我要找工作。其余资料,一律不详。

姑娘好。

你好。

哪喝?

真喝啊?

你说着玩儿的?

没有,我赶紧告诉我妈别给我带饭了!以为没人会陪呢…你说吧,哪喝?

大晚上的,还是姑娘说吧,去你熟悉的地方,或者离你家近的的地方,省的你心存戒备。

你还挺讲究!

说吧,我请!

紫金路,***。

得嘞,到了怎么联系,还是qq?

嗯。

我总是做一些莫名其妙而且匪夷所思的事情。和陌生人喝酒,和老大爷打牌,跟拾荒的搭讪,甚至和路边哭泣的女人聊天。我自己总结自己是因为乐于和世界交互,朋友评价我是一句非常著名的话:无知者无畏。

对此我不以为然,因为在我的世界里,我不伤害别人,别人就不会伤害我。我如此善意的面对别人,怎么会有人恶意的对待我呢!况且我深刻知道,你循规蹈矩的生活,自然也会得到生活循规蹈矩的回应。不要惊叹或者质疑别人的日子过得与众不同,因为你没有主观去改变让它不同。

酒姑娘,就和我见过的所有姑娘都不同!

九点三十五,我如约来到她家楼下的烧烤店。打开手机qq,酒姑娘的黑色头像没有变灰。

到了。

往里走,我穿白色短袖,蓝色短裤,外加一双拖鞋。

我钻进烟雾弥漫的烧烤店,在最里面的角落发现了那个带给我一个神奇夜晚的姑娘。

她乖巧的坐在那里,仰着脸略带期望稍有不安的看向外面。我出现在她视野里以后,她愣了一下,冲我摇了摇手机。我点头示意接上头了,然后稍有些局促的坐在她对面。

真来了。她先说话,声音很好听。

那还有假,吃点什么,姑娘咱们边吃边聊。

不是喝酒么,怎么还聊天啊?

不聊也行,正好我也没准备草稿。服务员,点菜。

哈哈哈哈,还挺逗,特别能喝吗?

服务员走过来,探着身子。

还成,算是能喝吧!来个烤羊腿。

吃的了么,就咱俩,羊肉串!

差不多,豆腐皮!

别浪费了,黄蚬子!

鸡脆骨!

烤芸豆!

…………

喝什么酒?点完菜我问酒姑娘。

先来白的。

二锅头?

对头!

女的喝白酒的可不多,姑娘你倒是不装假。

你大老远来陪我喝酒,我再端着,损了你一片心意,再来十个啤酒,一半凉一半不凉。

就这样?服务员问我。

嗯。

上菜期间我们都没说说话,我点烟递给她,她摇了摇头,然后各自相安无事的低头摆弄手机。

东西很快上来,林林总总摆了一桌,我和酒姑娘面对面,中间的铁架子上横叉了一条硕壮的羊腿。我拧开白酒,给她倒了一满杯,然后给自己也满上。

走一口,姑娘。

走着。

晚上十点,我和酒姑娘的谈话随着这口炙热的白酒开始。这次谈话我记忆深刻,随后很长时间里,她都让我难以忘怀。

时间继续回到那个烟熏火燎的夜晚,我和酒姑娘撞了下杯,下了一大口二锅头。我转动了一下羊腿,让它大腿冲下,骨头冲上。我从腿骨的弧形里再次看全了酒姑娘的脸。但是很抱歉,到了今天我真的记不清她的样子。

我说姑娘,咱们还是聊聊,一男一女对着吃饭不说话,怎么看怎么觉得像赌气的小情侣。想必你也不希望人家误会,你说是吧。

酒姑娘笑了,你这个借口找的特别的好,好吧,聊聊,不然也怪无聊的。从哪开始聊呢,你尝尝他家豆腐皮,特别好吃。

说着她从她那边拿了几根递给我,我接过来放下。

是啊,从哪聊呢?不如,就从你为什么找人喝酒聊吧…

嗯,你说。她拿起鸡脆骨,连续的拉伸手腕,几块脆骨一颗不剩的塞进嘴里。

我就想问问,你不怕遇见坏人么?我略有深意的看着她。

说实话,不怕,哪那么多坏人啊,你是么,还是我是?再坏能坏哪去?给我喝多了,然后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廉价的小旅馆一丝不挂?

是啊,或者发现肾脏没了什么的。

靠,你电影看多了吧。你一说肾脏,我好像忘点腰子了。你来不来?

来一个。

服务员,来俩腰子。又小声问我,肥点儿?

嗯,肥点儿!

挑肥的啊!酒姑娘冲门口吆喝了一声然后转过头看我。知道么,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况且,睡我就不怕我有什么病么?来来来,喝酒…

我赶紧又吃了俩串儿,举起杯随着她喝了起来。

你很喜欢喝酒么?女孩子不都怕苦怕辣的么?看你喝起酒跟白水一样。

还行,主要,不喝酒干嘛啊…

啊对,你好像还没有找工作。

别替我说那么好听,找了,没找到,是没找到工作。酒姑娘无奈的笑了笑。

怎么呢,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找个工作多容易。你学什么的?

旅游酒店管理,没有导游证,考不下来,其实也不想考。

怎么呢,当个美女导游多好!我非常不解。

可拉倒吧,我可不想和大巴司机睡觉。哎呀,我是不话多了,我一喝酒话就多。酒姑娘发现自己聊的有些肆无忌惮,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

没关系,反正咱俩也不认识,跟个陌生人还费尽心思的装,那太没劲了。

有道理,说说你吧,怎么就愿意和一个陌生人喝酒?酒姑娘把话题引到我身上,显然这是一个非常会聊天的人。

跟谁喝不都一样么?认识的不认识的,反正都没什么正事儿,谁正事儿喝酒啊。和谁聊也都是聊,没什么不同的。

我对自己的回答非常满意,在我看来,当你回答一个并不重要的问题,最好的答案就是内容很充实,结果很空洞。说白了,就是说了跟没说一样。

看来你就属于没正事儿的,哈哈哈,我也是,每天吃了睡,睡了醒,醒了吃的,这种生活真是够了,得干点儿什么!

你没有男朋友么?我试探着问。

没有,我和外界几乎失去联系,上哪找男朋友去?

网上啊,摇一摇啊,附近的人啊!

你是那么找来女朋友的啊!找个喝酒的还行,找个男朋友这事儿太大,我可得慎重。

我拿起白酒,干了,换啤的!

行!干了!

我站起身把羊腿又翻转一下,左手上的表显示十一点整。我赶紧掏出手机,还好,女朋友这会儿应该已经睡了,没有打来电话。

酒姑娘看我拿手机,敲了敲啤酒瓶子。

哎,起啤酒,这才喝多一会儿,就看表看手机的,你可别诓我,刚喝上点儿感觉,你要敢走,我一铁签子串了你!

不走不走,就看看。我这会儿脱岗了,难免有些紧张。

啊,你背着你女朋友来的?

可不,冒着生命危险,这要是跟我分手了,我多屈。起几个!

都起了!酒姑娘斩钉截铁的说。

其实就是喝个酒而已,女人总是小心眼。我递给她啤酒,给自己也倒上。

烧烤店里的人渐渐稀少,门口的师傅也停止了忙碌。烟雾散去,穿过零散的几座食客,我终于能够清晰的看见对面鲜有人经过的街道。我突然想到了我的女朋友,她这会儿一定脸朝着右边睡着,身体斜着且卷着,像极一朵含苞待放的牵牛花。一般情况,我不会这么形容她,我会说她像一坨残留余热的屎。其实长久的面对一个异性,都不能够长久的欣赏对方。无论她美若天仙,亦或是温良贤惠,在无边的岁月里,都不是恒久吸引对方的关键。

你觉得她是错的么?酒姑娘突然很严肃的问我。

什么?我还没从那无用的思绪中回到现实。

我说你是不是觉得她特别不对?不应该那么不信任你,应该依着你的性子,由着你开心去做?酒姑娘再问。

那是自然,我又不会做什么。我很快回答。

你知道么?大部分人总是高估自己的自控力,低估这个世界带给他丰富而又难辨是非对错的诱惑力。酒姑娘说。

得了吧,那是别人,我心里特有谱。别说这些,来,换啤的咱俩干一个!

恩,干!酒姑娘一仰头喝掉杯子里的啤酒,还是啤酒爽!给羊腿卸了!

刀给我!我站起身,拎着锯齿的铁家伙,酒姑娘纤细的胳膊拿着叉子固定住羊腿,任由我怎么切肉,那条肥壮的腿都纹丝不动。我对她的臂力产生了巨大好奇,或者她是个跆拳道黑带也说不准。也可能是个隐居城市的世外高人。没一会儿,上面的肉被我剃了大概,剩下的骨头孤零零的挂在支撑铁签上。

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还面对着一个这样有意思的姑娘。这是我这个夏天以来,最有劲最不无聊的一个晚上了!我又举起杯,向她示意。

高兴的你都忘了你的女朋友了,是不是!有没有!酒姑娘夸张的和我干杯,声音响彻全场!

恩,忘了忘了,我眼里现在只有你和酒!干了!我也异常兴奋起来,仿佛真正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酒喝到后半夜,我和酒姑娘都有些醉意。东西热了再热,啤酒要了又要,酒瓶子围着我和酒姑娘的脚下围了个圈儿。烧烤店老板靠在墙边儿,满脸惊讶的看着我们这一桌,此时我们俩已经放弃酒杯,直接用瓶吹了。

这喝到最后了,我得问问你,你有名字么?我举着啤酒伸到酒姑娘面前。

废话,谁没名字啊,也不是很稀罕的东西,但是我不告诉你!酒姑娘不等我反应,拿起自己的酒瓶撞了过来,喝了喝了,你也不跟我谈恋爱,知道我名字没用。

没准儿咱们有段儿姻缘也说不准!我开始肆无忌惮的开玩笑,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把剩下的酒喝掉。

听完我的话,酒姑娘醉眼朦胧的看着我,嘴上若隐若现的露着笑,她的身子已经不受控制,在桌对面前后晃动。我打了个酒嗝,抹了抹嘴,也在她面前晃动起来。当两个人拼酒到最后的时候,意志力强的人往往能够占得上风。好似两个处在悬崖边上的石头子,谁抓不住地面儿,就会立即掉入醉酒深渊,不摔个晕头转向,睡个昏天黑地,再也无法清醒过来。显然酒姑娘也深谙此道,屏气凝神的寻找丢失已久的神志。

两位,差不多得了,这都两点了,早点儿回家吧,炭都熄了。老板的逐客令下的正合适宜,我看了看晃动着的酒姑娘,用眼神询问她的意思。她还是不说话,但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算账吧!我如释重负的对老板说。

走出烧烤店,街上空无一人,偶尔驶过的车打着远光,在漆黑一片的画布上撕开一道黄色的裂缝。我对酒姑娘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她点了点头,脚步蹒跚走到我前面,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跟在她身后,生怕她摔倒。好在这里离她家不远,我们一路无话,很快就走到单元口。刚想道别,酒姑娘突然转过身看我。月光下,酒姑娘的眼睛如两颗宝石一样,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不留个纪念么?她靠在单元大门上,终于开口说话。

我紧走两步,来到她面前,两个人嘴里的酒气弥漫开来,刚刚清醒点儿的脑子瞬间又被酒精霸占。我用胳膊扶在她身后的铁门上,迎着她的脸就凑了过去。她没有闪躲,也没有闭上眼睛,从吻她到结束,我们都张着眼睛盯着对方。这种感觉特别奇怪,也特别刺激。

不回家了,带我走吧!酒姑娘向前一使劲,直接抱住我,把头埋在我的胸前。

好,不回家了!

第二天在酒店醒来,酒姑娘已经走了。我恍恍惚惚的记得她在卫生间吐了两次,我解她的内衣解了很久,她身上有水果香味,皮肤很滑胸部坚挺,但做没做,做了几次,已经全然没了印象。我揉着太阳穴从床上爬起来,衣服裤子都整整齐齐的叠在身边的沙发上。我走到卫生间,发现酒姑娘留着字条贴在玻璃上。

我翻了你的钱包,发现里面有两千块钱,我借走了。昨晚你表现很差,做了一半就趴在我身上睡着了。这钱你要是不想借,就发QQ留言给我,并且跟你女朋友分手,和我在一起。否则的话,你还是别负这个责了,虽然我很喜欢你。

我说过,大部分人总是高估自己的自控力,却低估外界事物的诱惑力。你就是那个大部分,我就是那个诱惑力。值得庆幸的是,我身体健康,没有性病,希望你也是的。

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5,446评论 122 221
  • 我、酒和酒姑娘的故事 ① 我第一次见到酒姑娘是高三在一朋友女朋友的生日聚会上。其实在那之前我们都不知道世界上有对方...
    姜磊man阅读 704评论 3 23
  • 前两天,以前的一位师兄问我关于核密度分析的问题,好久没拾起ArcGIS了,顿时眼前一片空白,于是打开软件,研究了一...
    杯子里有水阅读 26,977评论 33 23
  • 2017年11月29号多云星期三濛垚写字太慢了我的妈呀今天光听写就用了一个多小时,在这一个小时里听写我们家就换了3...
    孩子的成长日记阅读 39评论 0 1
  • xcode版本7.3 ,支持到swift2.2版本。发布 xcode版本 8.0 , swift 会升级到3.0,...
    HT_Jonson阅读 314评论 0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