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了,就老死不相往来

文|刘小刘

爱得正浓的时候,她问过他一句,“如果以后没在一起,还能做朋友吗”?他回答,“不能,分手了就老死不相往来”。那时候,她嗔怪,真是绝情呢。结果,一语成谶,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她才终于恍觉,“不打扰,才是真正的温柔”。

01.

又彩排了一遍明天的结婚流程后,辛阳终于被司仪获准可以上楼休息。刚走进电梯,手机突然响起,辛阳一边接起,一边退出了电梯。来电说,她有一个快递,他给放在了花园小区的快递柜,需要尽快去取。

花园小区是辛阳以前租住的小区,但现在已经搬出来了。她一边回忆自己是不是又网购了什么东西,一边打电话给表妹,让她下午来酒店的时候去帮她取一下快递。打完电话,辛阳踢掉高跟鞋,一个后摔,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辛阳家是外地的,婆婆说娶亲的流程必不可少,便让老公在办婚礼的酒店上面开了一间房,当做出嫁的闺房。闺蜜和朋友都要下午才来,辛阳还有半天的时间可以补觉,她最近实在是累坏了。

算起来,她其实是闪婚。虽然跟老公认识已经10年有余,但确定恋爱关系,连3个月都不到。辛阳的老公叫严珂,他的奶奶和辛阳的外婆家住隔壁,两个老人关系数十年如一日地亲密,于是,两个一到寒假、暑假就被父母亲丢去奶奶、外婆家里的小孩,便也渐渐成为了朋友。

三个月前,辛阳辞去厦门的工作,来到北京。外婆听说辛阳一个人在北京无依无靠,便拜托老姐妹,让她的孙子能帮着照看的时候就帮忙照顾一下自己的宝贝外孙女。严珂在一家投资公司做业务经理,空闲的时间几乎没有,一般都是通过微信来照顾辛阳。

偶有的闲暇时间,严珂总会约这个小时候的玩伴出来吃顿大餐,犒劳犒劳辛阳。自从离开厦门,辛阳的胃口一天比一天大,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吃下一头牛。也许是内心空虚,胃口就格外大吧,辛阳看着自己日渐发胀的腰围,很是苦恼。然而,一看见吃的,她就忘记了这些。

来帝都的时候,正逢国庆节,北京城举城欢庆。严珂难得放假,带着辛阳狠狠疯了几天。新换的工作单位是家私人工作室,同事们都是随性之人,唯一让辛阳有些不适的,是他们开起玩笑来简直让人无法招架。比辛阳早来了一些的姐姐温馨提示,千万不要跟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否则后果自负。

然而,辛阳还是没能躲过那场本着增强团队凝聚力而办的整蛊游戏,然后,败得彻底。真心话是要讲出自己最难忘的一段恋情,大冒险是要在单身节那天找个人表白。有些事情,辛阳这辈子都不想再提,于是果断选了大冒险。

11月11日,是个周二。开完策划会,一群一本正经的前辈,强逼带威胁地让她兑现了游戏失败的惩罚。当那条“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来娶”的信息发到朋友圈的时候,辛阳的手机,滴滴滴地震了一天。她当然不会去民政局,可是架不住真有人去。

那个人,就是严珂。

02.

美美地睡了一觉起来,辛阳刚刚洗了把脸,就听到了敲门声。最先挤进门来的,是搬着一个超大快递盒子的表妹。辛阳一眼看到了邮寄单上的字迹,手里拿着的毛巾,缓缓地落在了地上。

那种歪歪扭扭,但却颇有艺术气息的字,除了陈晨,别人不会。

看表姐表情不对,欧雯放下盒子,拉着辛阳进了卧室。套房的空间足够大,外面欢声笑语一片,辛阳却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段孤立无援到绝望的日子。她努力在克制自己,甚至朝着自己发烫的脸狠狠地拍了几巴掌,然而,好像无济于事。

辛阳恳求表妹,把那个箱子拿进来。欧雯三步并做两步,完成了表姐的嘱托。箱子里是一大捧风干的桔梗,和一个薄薄的信封。信封里塞着999块钱,和一封信。

信上只有两句话:辛阳,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祝你幸福。

强忍泪水终于决堤,辛阳抱着表妹,哭皱了她的一整条裙子。欧雯是知道一些辛阳的事的,看到邮寄单的落款是陈晨的时候,她也有犹豫过不把盒子带来。但是,曾经爱得那么深的人突然分开,表姐又突然决定闪婚,其中必有内情,欧雯不想因为自己让有情人彻底错过。

哪知道,自己连话都来不及说,就被辛阳一眼看出了端倪。欧雯当然不知道,曾经的辛阳和陈晨,在网络通讯如此发达的年代,保持通信,整整五年。对于任何一个邮寄单,辛阳都有着天赋一般的洞察力。

只不过,自己后来太胡闹,听信了别人的挑拨,真的信了陈晨的不忠,自此两人沦为路人。那个时候,其实辛阳一开始也是不信的,异地恋多年,她们之间有足够的信任。但当陈晨的同事,自己的发小,也开始欲言又止地提醒她多长点心眼的时候,辛阳的心底,种下了怀疑的种子。

真的想要了解一个人,100页的微博算什么。当终于翻完最后一页,看着自己截图出来的所谓“证据”时,辛阳揉着酸涩的眼睛,感受到一股无奈的悲凉。因为这些流言,她们已经闹了很久。想起自己上次歇斯底里地质问他跟那个女生是什么关系的时候,陈晨眼里露出的失望,对她们爱情的失望,辛阳觉得自己失败极了。

可是,很多东西都是如此,一旦有了裂缝,无论是多精巧的匠人,都无法让其恢复到最初的样子。曾经为爱奔天涯的壮举,变成攻击对方不如自己爱得多的利刃,陈晨哑口无言,辛阳更加委屈。她一直不明白,自己抛下父母,抛下最爱的事业,为爱来了这事事都不习惯的城市,为什么却保不下自己的爱情。

有一个情感专家,给女人下过一个特别浪漫的定义,“内心戏太多”。以前,辛阳觉得那是感情细腻的表象,后来,她才终于明白,这是一个劫难,她们爱情里最大的劫难。

03.

辛阳虽然也有女孩子优柔寡断的坏习惯,但她从来不是个糊涂的人。好的爱情让人越来越漂亮,可如今自己这副歇斯底里的丑陋模样,哪里还有一点漂亮可言。辛阳知道,已经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陈晨的冷静,辛阳在他向自己表白时就领教过,所以从不怕他纠缠。可是,他越无动于衷,辛阳就越觉得心凉,越放不下。爱得最浓的时候,辛阳曾问过陈晨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我们分手了,还能做朋友吗”?陈晨连犹豫都没有,肯定地回了辛阳两个字,“不会”。

所以,辛阳知道,此次分别,将是永别。

离开厦门的那天,滂沱大雨突然而至,飞机一再延后。曾有那么一刻,辛阳也在期盼着陈晨突然出现,然后两个人和好如初。可直到雨停,飞机渐入云层,陈晨始终没有出现。辛阳一边在心里感叹,不愧是我爱过的男人,一边趴在自己的胳膊上,哭得不可自抑。如果飞机失去底板,厦门至北京的路上,恐怕雨水都带着咸涩吧。

飞机落地后,辛阳拖着行李箱往外走,手机始终没有开机。待左找右找还是找不到闺蜜的事后,辛阳咬咬牙开了机。电话还来不及拨出去,一条微信先闪了出来。“辛阳,对不起。”辛阳的微信是有读取通知的,几个明晃晃的大字,再次招来了她的眼泪。

这句自己等待了那么久的话终于出现,辛阳忍不住嚎啕大哭。迷路的闺蜜被围观的众人吸引,顺利找到了哭得快要晕厥过去的辛阳,然后破开包围圈,将她带回了自己的出租屋。听完辛阳的所有讲述,闺蜜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且看以后”。

重新找工作的日子实在太苦,辛阳又一次没忍住,在一个深夜,翻开了陈晨的微博。在她们分手后的这段时间里,陈晨只更新了两次。第一次只有两个字,“再见”,配图是几米那张最有名的漫画。第二次是一句话,“分手就是老死不相往来”,没有配图。辛阳累得哭不出来,强迫自己滑进了被窝里。

新进的工作室工作起来很舒心,就是每天的任务量有点大。但新老板很善解人意,不会因为你工作没完成,就扣你工资,结果却人人都很拼命。辛阳认命,熬通宵熬得很是愉快。不知道为什么,辛阳那段时间特别能吃,她一直安慰自己,肯定是因为黑白颠倒。于是,每每严珂那个土豪冤大头出现请她吃饭的时候,她都很开心,然后吃得更多。

被同事们逼着发了那条朋友圈后,辛阳打算一条消息都不回,任时间风干所有流言。结果,却在第二天下午下班,被严珂堵在了工作室门口。严珂胡子拉碴地质问她为什么没有出现,辛阳一头雾水。原来,这个傻子,真的信了辛阳那条朋友圈,生生在民政局等了一天一夜。

已经很久没有体验到过这种被“纠缠”的温暖的辛阳,简直是个泪包,再一次在广大同事的目光里,哭得趴了下去。严珂手忙脚乱地把她抱上了车,然后开去了自己家里。严珂的父母也算是看着辛阳长大的,虽然不知道为啥辛阳的妆花成那样,但看一向不近女色的儿子小心翼翼成那个怂样,瞬间就把辛阳当成了自己的儿媳妇。

淡定自若的严珂变成卖萌耍贱的“王可可”,辛阳觉得自己潮湿得快要发霉的心底,终于透进来一丝光亮。于是,为了安抚严珂据说很是幼小的心脏,她同意了这场婚礼,成为了他的新娘。

待终于哭完,看着表妹被自己折腾得皱成抹布的裙子,辛阳破涕而笑。好像终于拿到了最后的结果一样,她突然就不纠结了。管他是不是不够爱,管他是不是不够专一呢,反正老娘要去幸福了。

End.


【无戒写作训练营第10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十) 有人说不遵循生活规则的人,注定在生活面前撞得头破血流。然而就算你遵循了所谓了规矩,生活也不一定让你一帆风顺...
    扯闲话阅读 61评论 0 0
  • 请记住,时间永远不会低眉顺眼的问你累不累,更不可能停下来等等你。 即是飞蛾,何以不扑火。
    向死而活阅读 59评论 0 0
  • 初次看卧虎藏龙的故事,是因为表哥来我家做客带的一本小人书,名字叫《龙腾虎跃》,也初次认识并记住了半天云(罗小...
    ECHO小鹿阅读 136评论 0 3
  • 我曾经养过许多八哥,那是在读小学时候,在这些八哥中,有一只叫小飞的至今让我难以忘怀。 小飞是我放学回家时捉到一只八...
    那条恋恋不舍的路阅读 11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