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酷的事,莫过于把吹过的牛一一实现

人生有无数种可能性,并没有标准答案。

记得大一时,我认识一名女孩,叫Andy,我和她在一场学生活动上相识,和所有无趣的学生活动相似,总要有个高尚结尾引发学生们的精神高潮,才算完美,那时候,汪峰还没火,台上老师比汪峰导师早几年问出:请问,你的梦想是什么?

梦想这个词呵,总是那么美好,也那么讽刺。

新生们总是最活跃的,没一会儿,无数少年少女上台,踊跃发言。毕竟,对于刚结束高考的学生们而言,他们还尚未被大学洗礼,满脑子还是高中时的那一套,发言堪比少先队员发言模版,各个政治正确,他们所说的梦想,高端大气上档次,又那么不切实际,和高考作文般套路化,偏偏老师爱听。

轮到 Andy 上台时,她干净利落道:

「一辆好车,一套房子。」

我抬起头,看 Andy 的眼睛,心想:这女孩可真酷。

毫无疑问,叛离组织的人,都是不可饶恕的。老师挑眉,没让她下台,质问道:「你的人生就这点追求吗!」

从此以后,「拜金」成了 Andy 的代名词,所有人都把她当反面教材。

命运总是那么好笑,许多年以后,Andy 成为极少数还能做常人不可及的「梦想之事」的女孩,那些在台上涨红了脸高嚷着口号的人,灰头土脸的为车子、房子打拼,至于曾经说过的话、吹过的牛,早就丢到脑后了吧。

可惜,象牙塔里的生活,哪有那么多道理可讲,越是单纯的地方,看起来越讲道理,然而一群未谙世事的小屁孩们聚在一起,反而是没有道理可言的。

大学往后几年,流言蜚语始终围绕着 Andy,像她这类漂亮、高冷、远离集体的女孩,总归是不受欢迎的。

大二时,Andy 便依靠打工的钱和奖学金,搬出了宿舍,在市区租了个小单间,大三时,Andy 买了台花了二十多万的车,开车上下课。

虽然学校里的富二代有很多,开豪车进出校园的也不少,但大家都知道,Andy 来自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父母不可能给她钱买车的,二十多万,对于绝大数学生而言,自然是一笔巨款。

大家一致认为:Andy 这种拿贫困奖学金的穷学生,哪来的钱买车,一定是被包养了,才买得起车!真是虚荣啊,明明家境不好,还死要面子买车,还出卖自己的肉体和灵魂!

人的语言往往像一把刀子,刺得人遍体鳞伤

造谣的人,永远认为自己断定的便是真相,起哄附和的人,从来不关心什么是真相,他们只想看热闹,认为不符合常理的一切都是虚假的,比起「女学生勤工俭学逆袭买好车」的逆袭故事,他们更爱看「清纯穷少女为买车甘心被土豪大叔包养」的狗血故事,他们会认为后者可信度更高。

那时,我已认识 Andy 两年多,我当然知道,她是靠着自身的努力,才买的奥迪A3。

Andy 从大一起,就开始拼命做各种兼职,从最开始的端盘子,到之后的当模特,再到后来去做模特礼仪中介,赚得越来越多,她所有的钱,都是靠自己赚的。

最令我钦佩的,她并没有因为赚钱而耽误学业,几年过去,那些喊口号的人们宅在宿舍打游戏刷剧,Andy 活力满满四处工作,更不忘充电,专业课成绩始终名列前茅。

在大一那次她「三观不正」的公开回答后,我立刻选择了去与她相识,至少,我觉得她很真实,敢于说出最直接的想法。

凭借自己的努力,去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并没有什么错,又不是走什么见不得人的捷径。

大三时,她开着车带我兜风,我在车上问她:你干嘛这么努力啊?

她笑笑,说:她出身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虽然不算穷苦,但连小康也算不上,又因为家里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生了个弟弟,赔了很多钱,家境一度拮据,由不得她去买很多漂亮衣服,物质的欲望从小就被父母压制着。

后来,初二时,Andy 参加学校里的唱歌比赛,被选送到市里参加决赛,Andy 说,那是她第一次因为物质受到心灵上的冲击,很多参加决赛的小朋友,家长都开着车来送她们到比赛现场,只有她是坐着大巴和指导老师一起赶到市里,父母还责怪她不好好学习,然后继续做活去了。

她那时认不得车的 logo,只知道,那些和她同龄的孩子们,所轻而易举所享受的普通生活,都让她觉得遥不可及。

「我当时问老师,圆圈里一个三角形的车叫什么?四个圈的车又叫什么?问了好多呢,那大概是我第一次知道车的品牌。说来好笑的是,我拿了二等奖,第二天获奖的小朋友们可以去参加一个活动,那天主办方派人开车接我和我的指导老师的,然后我第一次坐进了一辆好车,我在车里,那么想要哭,只不过是一辆车,为什么让我那么难受?我也不知道啊!简浅,正如你常和我说的,人终归会被少年不可得之物困扰一生,不过我不想被困扰,我要得到我少女时期想要的东西。

她说完这一大串后,没有我预想中的流泪,Andy 反而潇洒地笑了笑。

我提醒她注意看路,心中格外佩服她,我想也正如我常说的另一句话吧:人生最酷的事情,莫过于把吹过的牛一一实现。

记得 Andy 曾跟我说过:这是她的第一辆车,不到买新车都不会卖它。

谁能料到,在那次我和她长谈后一个月,Andy 弟弟得了重病,家里急需用钱,情急之下,Andy 只能去卖车。

卖车那天,是我陪她的,那是我第一次看见 Andy 眼睛红红的,认识这么多年,我从未见过她哭过。

卖完车后,她蹲在路旁,说:真舍不得啊,这可是我很辛苦实现的第一个梦想啊,就这样贱卖了。

我还未来得及安慰她,Andy 又站起身,爽朗笑着,说:「总有一天,我要让家里人过得更好!我也会买更好的车,我不是拜金,我是在追求更好的生活,我也有权利用我的方式,去追求我所期待的生活。」

有什么她不能做到的呢?我看着她的侧脸,心想。

果然,毕业两年后,Andy 成为我最优秀的老朋友之一。

她去年在老家买了房,拿房产证时,她给我发微信,自嘲:梦想打了折哦,我还是买不起上海的房子,怎么又涨了!

今年,她买了辆近一百五十万的车,她还是执着于这个梦想,不肯把钱留下来,等到公积金交满五年后买上海的首付,反而去买了更容易贬值的车,我当然知道她为了什么。

相比六年前那个穿着廉价衬衫上台冷冷发言的姑娘,Andy 终于成长为真正精致、优秀的女性。

她身穿价格不菲的衣服,从车上下来,在阳光中,冲我笑。我知道,物质的成功并不能代表一切,但是,这么多年啊,Andy 所做的一切,看似是在追求物质,实际是在追求她心中的某种精神世界:更好的生活,给自己,给家人。

她做到了。

我当然记得几年前她和我说的故事,那个坐在车里不知道为什么想要哭的女孩,这个在大学校园里敢在公开场合说不符合主流价值观的酷酷女孩,我认识六年了,她的故事让我更坚信「人生最酷的事情,莫过于把吹过的牛一一实现。

上车后,Andy发动引擎,说:「等我买到上海的房子后,我一定要换台更好的车。」

我当然信你啊,美好的 Andy,你为了家人,为了更好的生活,你付出了那么多,终归会是有回报的,谢谢你,让我知道,这个年代,还是有很美好的事物,值得追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