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英雄(下)

悬崖上的花

5.活结

结本来可以分成两种,跟人分为男人女人一样明显可见。

结分为死结和活结。活结,是可以解开的那种。死结,是不可以解开的,是解不开的结。

于是,人们就所死结比作,不可化解的灾难,不可释然的误会,不可破译的天言,事情到了用死结来形容的地步,就走了进死胡同。

可是,人们没有说活结是什么?

活结,是可以解开的。

活结,可以看作用活物绑扎而成的结。

活结,或者还有什么我们没有发现的意义,只是也许。


唐英雄本是一个不很甘心于寂寞的男人,所以他的身边总是有最好的女人和最好的酒。

而他也总是认为自己有着最好的朋友。无论清晨白露,还是暮鼓黄鱼,他都不会一个人过。

一个不甘寂寞的人,总是会有好奇心的。

所以,当他喝下第二十七杯酒的时候,他决定去打开那个木柜。灯照在木柜上的结。那个美丽、绕缠着杂乱着结。

他在一点点的醉意里伸出手去,他要用手解开那一个结。


他本来是不会有醉意的。

因为从他成为唐英雄开始,无论哪一次喝酒,他事先都会吞下莫小菲给他的药。那药能让他喝酒如饮水,而不会有什么醉意。

但是那天,他居然有点醉意。

纵然有些醉意,却无法阻着他去打开那木柜的欲望。

他看着自己拿过剑、拿过酒杯、疼惜过女人的那一只手,升向一个美丽的结。他感觉中就像自己走入了一个空空洞洞的世界,世界里别无他物,除了那一个结。

他听到周围都没有声音了。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他的行动。

一一和所有的经历过的事情一样,自己永远是主角。

一一无论是游戏还是战争,人们都希望自己能成为主角。

一一主角的定义,只是成为别人关注的焦点。不一定是最勇毅的人,但一定是最成功的人。

一一功成名就、花好月圆。千里独行、白衣胜雪。手中三尺剑,抱得美人归。

一一种种侠少的梦幻,种种虚空的江湖都是如此。

他动手解结了。


那打结的绳索上沾着很多彩粉。他没有计较这些东西,任由它们把自己的手涂了一手。

其实他也有点怕那粉上面有毒,但是因为唐风唐雨在他是不怕的。

蜀中唐门的毒与暗器,是他们的杀手锏。但是,唐风唐雨本身就是唐门的杀手。一个专毒、一个专器。

自从他们到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刺客了。

唐门因为他们在,而不敢再来行刺,怕无功而返,更怕再损兵折将。

其他的门派更是不敢,因为唐门都不敢了。

除了这一次。


结并不太难解,显然这是一个活结。他的身放下了解下的绳子。然后把自己的身体抬高了一下。

那个木柜刚好高到他的肩膀,于是他抬头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厅里的人们又停了下来,看着他的行动。

刚才他们也是这样的,在赵姓男子刺杀的行动时,他们也都是这样的。

他们知道他们的作用:出手是轮不到他们的,有唐风唐雨在;他们只是一个看客,好吃好喝,好表演。

所以他们很安份地看着,在适当的时候叫好一声。

一一这才是主角的感觉。

一一像一个英雄般把这一个迷底打破。揭开刺客的真相。

一一一切都是因为:唐英雄是一个英雄。

一一手,是英雄的手,打开那一个木柜。

木柜打开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惊奇。只看到一张普普通通的纸,安静地躺着。

纸上有一些黑迹。


唐英雄把纸拿了出来,把手一扬,他说:只有一张纸。


挺有菲姐的气质

6.菲姐

看客们轻轻地嘘了一口气,也许他们也不希望再看到流血的场面,毕竟东海肥得流膏的螃蟹吃剥了红壳、西陕鲜得入味的羊肉汤才喝入肚内,一切的一切,这是最好的结果。

纸,平整,略带黄色。

用着炭笔画了一朵盛开的花。花长得很好,很艳的那种。

唐英雄记得那种花,只有他们的故乡才有。


它们长在故乡的一个高崖上,崖上平滑无比,崖下是深潭。翠色的湖面在无风的时候,就如一面镜子。所以乡人们把那个湖叫镜湖。

有镜湖就有镜崖,不过那花是本来就有名字的。

叫高堂花。

小菲是爱极了那种花的。这一点,他是知道的,他们从小就一起长大。

所以在她离开故乡的前一天夜里,唐英雄孤身独自看爬上了镜崖,摘下了一朵高堂花,送给她。

她哭的那个时候,是他送她走的那天清晨阳光才出来的时刻。

一抹清丽的光芒从镜崖的边上刺过来,一滴晶莹透亮的珠子落到了地上。

地上本是泥土,这就有了一点深色。

她哭了。

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莫小菲哭泣,因为她随着她的父亲出山行游去了,因为他们离别了,因为那一朵带着刺的、刺上有他鲜血的高堂花。

但是等他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却只有笑,永远的笑。


唐英雄再次遇见莫小菲的经历,其实很简单。

是莫小菲找到他。

当时,他已经小有名气了。一把剑,一个人,一杯酒。

但是,莫小菲说,这不够,“你应该是一个大英雄。”

于是,他和莫小菲一起做了一系列的事。


这一系列的事情很多。

包括剑挑连环坞,只因为他们把闪狮镖局的红货吞了。唐英雄把连环坞三个庄主三颗人头,星夜飞骑送到闪狮镖局前门。结果那一笔红货,闪狮也没来要回去。

包括醉酒击败刺杀洛阳城尹马大可的“青灵十三杀”。十三杀没有一个活着走,而唐英雄却在洛阳站住了脚,并不断地发展。

包括挑起了与洛阳陈三五氏的街斗,正是通过那一场街斗,唐英雄把洛阳一半的势力夺了过来。而另一半,本已经属于他了。

当然也包括,挑起与唐门的战争。虽然只是局部的,但是很一次唐门的高手来时,都遇到了阻击,真正能到达唐英雄面前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了。

唐风和唐雨是其中的两个人。但是他们都归顺了唐英雄。因为他们本是莫小菲的朋友,好朋友,可以背叛家门,不惜身死的好友。


所以,唐英雄看到那一朵花的时候,他想到了从前,想到自己的爱人。

“小菲呢?”他侧身问了一下。

唐风上前。他一直都在,只是他不出手。他只在他应当出手的时候出手。

“菲姐去风尘花园了。还没有回来。”

“哦。”

小菲应试是去了风尘花园当中的“园”吧。那里也被称为花城园,不是种花的地方,但是却有很多花。

弃花。

弃花非花,却都是一些很美丽的女子。在含苞待放的时候就到了小横木弄的居所里学习、练功。

学习着如何做一个好好好的女子。练习着怎么当一个好好好的杀手。

她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花的名字。

比如墨菊,比如秋棠。

所以,这一堆的女孩人数并不太多。

因为要找到太多的花名并不容易。

把花弃在地上,花会怎么样?

把那花放到你的身边,你会怎么样?

把一朵决意要凋去的花,戴在你的头上,你只有死。


某剧剧照

7. 你是我的英雄

那天下午,唐英雄遇刺的时候,莫小菲并不“英雄府”里。她就在洛阳城小横木弄花城园里看着她的死士:弃花。

唐雨跑过来找他,脸上带着欢喜的神色。

莫小菲看到他的喜色,也高兴了也起来。

一一刺客动手了。

一一和原先的计划一样吗?

一一是。回答的是唐雨,他好整无瑕地站在莫小菲的面前。

一一刀疤呢?

一一被唐哥的剑刺伤了,倒地,嚼舌。唐雨喜欢把一件事用词语来表示。

一一唐哥怎么样?

一一他很好。

一切都和计划的一样。


她本就是想要刺杀唐英雄的。

她准备这一次已经好久了,包括计算着下午的时刻,阳光照进来,正好可以的唐英雄转头的时候,让他眯一下。她还有下一次的刺杀。眯一下就够了。

可以出刀,可以出手,可以伤人,可以杀人。

这一次不成功,她还有下一次的暗杀。

这一次是先通报了“唐门”,下一次直接出手的就是暗器。

莫小菲听着唐雨接下去详细地描绘着刺杀的过程。嘴角浮出一层浅浅的笑。


“你知道吗?有的人是需要不断地刺激才会进步。给他一个安乐的环境他会很快乐,但是给他一个乱世,他会成为英雄。因为乱世里有不定的因素,把所有的确定都打破了。于是就有人成名,有人建功。”

“你知道的,纵然到了平静的现事,也要给这种不断的压力,他才会不断进取。刀疤的三千两银子我花了,只是图唐哥的一个刺激。”

“你应该知道,只有不断的进取,他才会成永远的英雄。”

平淡地说着,莫小菲突然想到那镜崖上的高堂花。

那拿着高堂花的流血的手。

那一脸赤诚的少年的脸。

转过脸,她感觉到一股流动的液体,带着失控的力度汹涌而出。


“如果说,英雄有两种,一种是太阳般的,高高挂在天上,一种是湖水般,映着太阳的光辉。

那么,我要唐哥成为太阳。我想当湖水。不断地让太阳看到自己,不断地燃烧。那样才能实现他的梦,我的梦,我们的梦。“

安静地想,那流动的液体滑了出来,把许久的想法都带了出来。


她是没有爱错的,她爱的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且不论他生与死、荣与辱、远与近,他都是她的英雄。

睁开眼,她仿佛就看到了那个她所深爱的男人,高大而宽厚的肩膀。

洛阳,华灯绽放的英雄楼。一切都平静下来。


唐英雄看着那一朵花,沉静了好久,然后他抬头看了一下众人。

天已经黑了,灯也亮了,喝了半天,吃了半天,人也累了。

所有的人都暗淡着看着他。

一一为什么人们会看着他?

一一至少现在他还是英雄。洛阳城的英雄。

一一以后还会看他吗?

一一一朝身死,一朝名裂,一朝亡命,他都不会再是英雄。

好久,没有练功了。唐英雄心里叫着。握着那张纸的手,感到一阵痛。


“小菲,”他突然想起了他的女人,温纯如水,干炼如火,“我要为你,成为英雄。”

每一次,他们在月夜下相拥时,他总会对着她说这样的话。

他也一步一步地做着,一程一程地走着。

她也总是把明丽的眼眸投着,淡淡而浓浓地说,“你是我的英雄。”

“你是我的英雄。”她在深夜里最激情的时候,也会喝出来。

他听着,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烙在她的唇边,心上。


于是,那天的酒就停了,人也散了。

月光之下,唐英雄拿出了自己的那一把剑。

触手之处,满是温情。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写在前面的话] 如果说修订是为了让原来的作品显得不同,那么这一篇的修订,似乎只是为了让十几年前那个片断变得更加的...
    姚石之言阅读 373评论 0 5
  • 收益计算程序 作者:张雷 邮箱:978750805@qq.com 电话:18844548996 适用范围:仅适用与...
    呜呼乎乌阅读 130评论 0 0
  • 文/小残夜半凉 我们相识在内蒙古 青郁的草场 我们一起打马射箭,相视凝望 白天在低矮的山岗上 品马奶酒的浓烈醇香 ...
    骑马上岸的人阅读 184评论 25 17
  • 回校前夕,忽生很多感慨,想要提笔写出来,酝酿很久却也不能成文。只能在此简记一二,略以慰藉。 其实过去...
    Ge3ok阅读 10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