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vAleNtine'S daY


 曾经陷入一个怪圈就是,我把所有将面临的悲惨遭遇都考虑到,心里多少有个准备,那总会让我以后的路能平坦和顺一些,就算不那么可爱也不必绝望到讨厌自己,于是我大部分闲暇的时间都用来揣测那些我自己创造的窘境,然后囿于自己的想象与自尊中,有时不了了之,有时失眠心累,然后突然发现这些才是最毫无意义的事

  也许是现在长大了,也许是身边有了一个温柔可爱的人,太久没有在深夜写一些非主流的话忧忧伤了,以至于我刚才写个开头就花了半个小时…

   算是和祖涵一起度过了快八个月的时间,总体来说每天都很诙谐有趣,最长的一次冷战差不多是两个小时,有一次生气到再也不想见到他,然后默默地在附近的教室不争气的掉了几滴泪,又生怕这傻子不知道到哪里来找我,然后过了二十分钟我就又回去找他了…事后他还说我这样很没意思让他没有找人的乐趣…还笃定的说知道我懒,所以只要重点排查附近几个教室就可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