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为什么我要为那个禽兽沉默

字数 4259阅读 1075

近日一个又一个勇敢的女性站出来,踢爆当年曾性骚扰甚至性侵过自己的男人

这些男人有的功成名就,有的声名赫赫

知名公益人雷闯,被踢爆后,表示认错自首

知名媒体人章文,先后被五名女性踢爆恶行后,其发表了一篇丑陋无耻的狡辩长文,相信大家都看过。

今天又有新的控诉出现……

一桩又一桩的控诉,不得不让人想到去年发源自美国,随后席卷世界的

#我不再沉默

如果说最代表2017年全球最重要的现象,那就是Me Too了

Me Too的意思是“我也是”

但在Me Too运动中,其含义被引申为

“我,也曾被性骚扰过”

更引申为,我不再沉默

2018年1月7日,美国知名主持人欧普拉,在75届金球奖上的动人演讲,被认为是全球反性侵,反性骚扰运动Me Too,开花结果的一天

欧普拉说

我要每个女孩子都知道,新的一天即将到来,新的一天能够到来,那是因为有许多伟大的女性,还有一些了不起的男性,他们一起奋斗,带领我们进入那个新时代。

在那里新时代里,不会再有人沉默。

纽约时报评价这一晚时,如此形容到

这个伟大的晚上,它让更多女性响应Me Too

她们走下心中尘土飞扬的楼梯,勇敢的,来到记忆的地下室,抓出地下室里的垃圾

今天,我决定将他扔出去。

一周后,2018年1月14日

荣誉满身的美国体操协会,多达368名青少年体操选手,勇敢的站出来,控诉她们的教练和队医,曾经不同程度的性侵或性骚扰她们。

史蒂芬控诉,当时我只有6岁,我的队医纳塞尔,性侵了我。

马克梅控诉,这是我女儿,2009年,她自杀了,永远离开了我,因为她无法再承受那么痛苦的记忆了。

2016年,在里约奥运会,一人独得四枚金牌的年仅20岁的拜尔斯,更是写下血泪满篇的长文,痛诉自己“Me Too”

我也是,性侵和性骚扰的受害者。

拜尔斯说,我是遭到纳塞尔性虐待后的幸存者,有太多原因让我不愿说出那些“故事”。

但今天我知道了,这,不是我的错。

对美国体操队员进行了多年性骚扰和性侵的禽兽队医,拉里·纳塞尔

一个个曾经受到无故伤害的女性勇敢的站出来,指控那些还穿着高尚外衣的男人。

Me Too的标签,从社群网络一路蔓延到各个领域,它涵盖了女人和男人,以及各个阶层的人,从知名人士到小人物无一例外。


2017年,被形容为全球女性发声之年,追根究底,Me Too,其实是一场性骚扰受害者抗争了四十年的运动。

40年前,1977年11月,美国的女性杂志上,性骚扰第一次成为封面故事。

一只男人的手,伸进女人的衣服。

但封面照片并非真人,那是因为1977年的社会氛围,让杂志社只敢用木偶,而不敢用真人。

该杂志出版后,被美国一些媒体斥责为胡说八道,甚至在美国的部分地区,发起了禁卖该杂志的运动。

那时的女性,是不敢为自己发声的。

两年后,1979年

美国女性律师凯瑟琳麦金娜,根据美国法律,提出“性骚扰等同于歧视”的观点

(注意,她那时还只敢用歧视,等同于歧视,而不是等同于犯罪)

七年后,1986年

凯瑟琳麦金娜,帮助一名多次遭到上司性骚扰的银行职员,米歇尔。

米歇尔的上司泰勒向她提出了非分要求。

泰勒说,我能給你工作也能炒你魷魚,我能成就你也能毀掉你,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去做,我还会杀了你。

米歇尔曾希望泰勒会放过她。她需要这份工作,这是她維持生活的唯一來源。

米歇尔除了哭泣,束手無策。

当时美国对于性骚扰的概念还不成熟,美国法院认为

你不能因为一个男人尝试挑逗异性就指责他。

最终案件上诉到最高法院,担任律师的凯瑟琳麦金娜,以其著作《对职业女性的性骚扰》一书中的观点,赢得了首例全美“性骚扰歧视案”

让性骚扰成为种实质性的犯罪,让理论成为法律

俄克拉荷马法学教授,安妮塔希尔

五年后,1991年

俄克拉荷马法学教授,安妮塔希尔,走到镜头前,在对全美直播的电视上,控诉美国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经常对下属进行性骚扰。

安妮塔控诉,当我在“美国就业委员会”担任托马斯助理时,托马斯经常性骚扰我。

托马斯说的话非常露骨,他满脑子都是色情的东西,问我内衣尺码,和我讨论情色电影和情色杂志里的内容。

克拉伦斯•托马斯,曾是美国九名大法官之一

然而,这样的控诉当时在美国毫无作用,托马斯在事件后依旧被老布什总统,提名为美国大法官。

三年后,1994年

阿肯色州工业发展委员会员工,宝拉琼斯,站出来指控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

宝拉琼斯控诉道,当时克林顿还只是阿肯色州州长,他让人给我一张纸条,纸条上是酒店房间号。

我去了后,克林顿立刻关上门,然后假惺惺的聊一些儿童慈善的事,跟着他贴近我,说他喜欢我的曲线,喜欢我的头发。

随后,他坐上了旁边的沙发,脱下裤子,要我亲吻它。

克林顿出庭应讯,并完全否认指控。

最后,该案以克林顿支付85万美元,庭外和解。

如果克林顿心里没鬼,又为何付钱了事?

最后

海军上尉葆拉·库格林(Paula Coughlin),参与了美国海湾战争,并获升海军上尉。

在一次航母的胜利庆功宴上,她被几名喝醉酒的军官性侵。

然而当库格林勇敢站出来指控时,却被当成了“麻烦制造者”,她马上被长官调离岗位,并且饱受排挤,最后只得离开美国海军。

电影《星条旗下的丑闻》

该事件,在1995年被拍摄成电影《星条旗下的丑闻》

上述这一系列女性勇敢站出来,发声控诉的事件,却一桩桩的被残忍驳回,或者不了了之。

这让美国其他遭到性骚扰,甚至性侵的女性,在此后很长的时间里,都选择了沉默,选择了忍气吞声。

因为她们顶着巨大的社会压力,站出来控诉的结果,往往是讽刺和嘲笑。

……

直到……

2017年2月

一只蝴蝶扇动了翅膀,随后引发了庞大的蝴蝶效应,全美,乃至全世界,掀起一场“我不再沉默”的,Me Too运动。

Uber前员工苏珊·富勒(Susan Fowler)在社群网站发出长文,揭露了她在公司长期遭到性骚扰,上司不断向她提出露骨的性暗示。

而公司的人力资源部对她的投诉视而不见,无可奈何之下,苏珊·富勒才选择将自己的经历发上互联网。

这篇长文发出后,引发全美网络巨大震动,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斯,因此事羞愧辞职,其引发的涟漪效应,更是从硅谷,扫向了全美。

美国最知名主持人欧莱利

4月19日,FOX新闻电视台的记者,温蒂威尔斯

站出来指控电视台王牌主持人欧莱利,对自己的性骚扰

欧莱利是美国最知名的主持人之一,温蒂勇敢站出来指控欧莱利后,又有四名女性站出来指控他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对她们不同程度的性骚扰。

事件延烧后,FOX宣布与欧莱利解约,50个广告商也纷纷撤出欧莱利的节目。

最后FOX与欧莱利用1300万美元(约8800万人民币)与受害女性达成和解。

8月8日,纽约广场酒店6名员工发起联合诉讼,以整整50页诉讼文件,指控酒店弘扬“强奸文化”,工作时经常遭受男同事和上司的语言及肢体性骚扰,其中还包括强吻。

情况投诉到人事部后,从未被认真对待过,甚至还被调侃,这是“酒店文化”的一部分

泰勒与穆勒,两位当事人

8月10日,美国歌星泰勒斯威夫特,站出来指控电台DJ大卫穆勒。

23岁时,泰勒参加穆勒的电台采访,采访结束时穆勒将手伸到了她的裙底,并抚摸了臀部。

穆勒被迫辞职,随后反控泰勒斯威夫特,诽谤。

哈维·温斯坦

10月5日,更爆炸性的新闻震撼全美国

好莱坞著名电影制片人,哈维·温斯坦

被多位女性指控,曾肆无忌惮的性骚扰甚至性侵女性。

温斯坦是好莱坞最重要的大咖,他参与过制作和发行的电影里,已经拿过累计300多项奥斯卡提名,最终捧回了70多座小金人。 

指控他的女性中,包括世界知名的女影星安吉丽娜朱莉和格温妮斯·帕特洛

安吉丽娜⋅朱莉(左)和格温妮丝⋅派特洛(右)

安吉丽娜朱莉告诉记者,我刚出道时,温斯坦就对我做过极其不堪的事情,所以之后我再也不会和他合作。

帕特洛说,我22岁时温斯坦让我一起进酒店房间,让我帮他按摩。我当时22岁,从没碰过这种事,我整个人都吓蒙了。

温斯坦还警告我,这事不准说出去。

1999年温斯坦(左三)和派特洛(左四)

凭借《莎翁情史》获得奥斯卡奖

事情发生五年后,派特洛凭借《翁莎情史》成为奥斯卡影后,而该片的监制,正是性骚扰他的温斯坦。

温斯坦,是好莱坞的一线大佬,可以说是好莱坞内呼风唤雨的人物。

之前,任何想要在好莱坞混的女性,都不敢得罪他

当两位女星站出来指控温斯坦后,更多对于温斯坦的指控爆发出来,前后共有十位女星指控温斯坦利用权力和影响力,对她们进行了性骚扰乃至性侵害。

对于温斯坦的控诉,让女性看到,原来那么重量级的人物一样能受到罪有应得的惩罚

于是#我不再沉默,掀起滔天巨浪

2017年10月16日

好莱坞女星艾莉莎米兰诺,在社交网站上,首次发起了#Me Too运动,呼吁受害女性,勇敢写出自己的故事,让全美国了解,性骚扰甚至性侵女性的问题,有多严重。

该呼吁发出后,在短短24小时内,得到全世界85个国家的响应,共出现12000000次的“Me Too”

大量女性实名控诉,甚至直接录制视频控诉,曾经遭到的性骚扰与性侵。

主管伸出手,抚摸我的头发,告诉我我有多漂亮,他的脸朝我的脸凑过来。

当我被压在床上时,我完全无法动弹,不是他压的有多紧,而是我,而是我完全无法动,无法反抗,我被吓懵了.

我害怕极了,有种灵魂出窍的虚无感。而我的不反抗,被他视作是配合,但实际上,我完全是吓懵了。

那年我16岁,我知道我在流血,但同时我又努力保持清醒,我一直清醒了20年,直到今天。

自此,Me Too真正开始为女性发声,并且从美国演艺圈,新闻圈,金融圈,再到各行各业的职场,那些隐藏在工作中的性骚扰者,逐一现行。

其中包括

喜剧大师路易斯·C·K

CBS知名主持人,意见领袖,查理罗斯

NBC知名主持人,马特・劳尔

知名男演员,凯文·史派西 

这些美国最知名的公众人物,全都因为性骚扰或性侵女性而被开除,名誉扫地。

2017年年底,时代杂志以“我们不再沉默”为题,将这些勇敢的女性,评为2017年年度风云人物。

封面上的女性包括

女星艾什莉·贾德(Ashley Judd)

歌手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

Uber前职员苏珊·富勒(Susan Fowler)

墨西哥移民女工帕斯奎尔(Isabel Pascual)

ME TOO口号提出者塔拉纳•伯克(Tarana Burke)

在角落还有一位匿名的手影,她代表着全球的匿名受害者。

点击视频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为什么我要为那个禽兽沉默

女性发出的集体愤怒,成为为女性声张正义的重要契机。

而从美国社会的整体面向来看,2016年特朗普的当选,让全美女性,倍感“威胁”。

大家都知道,特朗普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他身上有一切“男权至上”的特征,他不止一次的被人爆出侮辱女性,调侃女性,轻蔑女性的录音。

但即便是这样,即便是这样的人,还是当选了美国总统。

这就让美国女性更为愤怒和不安,2017年“我不沉默”的发展和发酵,和特朗普的当选有着很大关系

从社会学角度来看,女性在遭遇性骚扰或性侵后,都会有一个习惯性的“自我反省”

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我说错了话?

穿错了衣服?

笑错了时机?

才让我遇到了这种事。

 

女性受到伤害后第一时间想的是不是自己的原因,其实是男权社会下的一种文化压迫所致,中国是,美国也是。

希望这篇文章可以帮助更多女性,走入布满灰尘的地下室,将里面的垃圾扔出来

#我不再沉默

而你,也不是一个人

微观系列

微信搜索,微观系列,获取更多好文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

我是江平舟,平凡世界里的,一叶孤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