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第56天】你可知道,你改变了我(22)

96
如贝衔珠
2018.01.05 23:40* 字数 2094

九儿不知道别人的恋爱和分手有没有统一的形式,只能从自己的特殊经历中,掀开火一样的地表,去触摸地下岩石般的生活真谛。

我们不是分手了吗?为何又让我们相见?两股至真至诚的想念合而为一,就会有感天动地的力量吧。我自己决定来这里等他的,是我自己在意识深处的祈祷把他送来的,是上帝回应了我的祈祷。所以让他家里突然断水,然后我被冻到需要热饮暖暖身体的那一刻,让他来到超市买水,早一刻晚一刻都是错过。

九儿来不及多想阿莹在哪儿,也来不及想阿莹是否会知晓此时的一切。她拉着林冲一路狂奔,像要跟时间赛跑。

际遇酒店上个月刚刚重装开业,原来的519已经与517打通,变成了有窗的套房,今天已有客人入住。他们也只好换到其他的房间,服务员还一个劲儿地热情介绍说,新装修过的房间都扩大了面积,空调灯光均有升级,卫浴设备也全换绿色节能的了。

两人本来就满腔言语想跟对方分享,眼下更是君之外,已无世界,哪里听得进去他们的介绍。拿了房卡后,他们往里走,又都说不出一句话,因为竟不知该先拣哪一句。两人十指相扣,进了电梯。门关上的一刹,仿佛像昨晚刚来过一般熟悉。

从电梯门的镜子里,林冲看着九儿说到:“你瘦了!”

“你也是。”九儿看着镜子里的林冲道。

他们刷开房间,灯光比从前柔和许多,林冲上前拉了窗帘,打开中央空调。九儿把双肩包卸下来刚放到沙发上,还没直起身,就被林冲紧紧抱住。

房间的门,将两个世界完全。门里,是一对久别重逢的分手恋人;门外是缤纷喧嚣的人间烟火。这是林冲心里梅勒斯的木屋,他坚守着的森林,便是这所曾经有九儿驻留的美术学院。可木屋是梅勒斯的,酒店却不是九儿的。他们以过客的身份在这儿共度一段段美好,共赴一次次高潮。却无法共筑一个巢穴,让彼此成为另一人的主人。

他怀抱着九儿,像抱着一个小冰棍。

“你怎么冻成这样?”林冲边说边敞开棉服把九儿包裹进来。九儿又听到了她熟悉的亲切的心跳,这心跳让她感到如在母体内一般安心。

“我想着你,等着你。还在心里跟自己说,如果等到九点,你还没出现,我就离开。”

“傻丫头,怎么不打电话呢?我可以早点来见你。如果我没有下来去超市呢?或者早下来没碰上呢?冻病了怎么办?”

“这不是碰上了吗?可见上帝听见我召唤你了。”

林冲的体温一点点温暖着九儿,房间的室温也很快上升了。林冲脱掉外套,抱起九儿朝后倒在床上,九儿就如同一只小虾完全趴在林冲身上。

“我们像不像一枚寿司?”

“嗯,一枚甜虾寿司。这饭团太诱人,甜虾都想吃了。”九儿两胳膊搭在林冲肩膀上,用手捧着林冲的脸,他们的鼻子碰在一起,呼吸着对方的气息。林冲抬了抬嘴,甜虾便低头开始吃饭团了。

一阵胶着,一番缠绵。九儿的身体像一条黑暗的隧道,突然充斥着吞噬的渴望,林冲就将自己化作了一枚火把,投进那黑暗,用光明填满了她的渴望。

九儿的手指划过林冲的脊背,她无数次想像林冲起伏的背,一定如轻风时的海浪一样美,一样有力。她在海浪里荡漾着,不时发出美好的呻吟。像爱神在山间弹奏,像被丘比特射中时隐隐地感到幸福的痛。

渐渐地,海浪将她带向高处,给她双翅,她努力让自己飞离大海。她尝试着,便真的慢慢做到了,越飞越高,越飞越快。林冲要把她送上月亮,送到月亮之外。能有多高就飞多高,林冲拼劲全力,满足她,放飞她,她喜欢哪种极致的失重感,甚至九儿看来,高潮,就是两人同时摆脱地心引力,感到的失重。

……

失重让她眩晕,林冲却不忍抽离。他知道抽离的一刻,就像在九儿面前熄灭一盏灯一样,她会很快被放逐回黑暗里。特别是今天。身体不会撒谎,他从九儿的身体里,确信九儿没有除他之外的第二个男人。可这立刻让林冲感到沉重,他重重地跌回大地,一下子清醒了。

他不知道还有谁能点亮她,温暖她。他不希望九儿在黑暗中,却也不敢想象有别的男人走进九儿的心房。

……

林冲为九儿盖好被子,九儿枕着他的胳膊,一手环绕着他的脖子,直到不得不走……

九儿在回京的列车上,已近午夜。收到林冲长长的短信,才知道阿莹患上严重的抑郁,在医院接受住院治疗。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阿莹在医院表现出惊人的绘画天赋。她只要一个人能呆在画室,就会疯狂地投入到创作中,也许准确地说,不能称为创作,而是画出她梦里心里的形象。因为医生是这样跟林冲解释的。

林冲给九儿发过来一些阿莹的作品,九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怎么可能是没有绘画基础的人的作品?

画面上都是阿莹出事前的自画像,但画面上的阿莹都是全裸的、长着翅膀的天使,背景是好多高楼,外观像极了美术学院的教学大楼。这些天使表情恬静,似乎飞舞在空中寻找着什么。每一幅都非常耐看,这种感受,最为专业的九儿,一眼便知非平凡之辈可为。她真诚回复自己的感受,并表达了自己的倾佩。两人相互祝愿了几句,便谁也不提未来了……但那些天使让九儿想到的是,不断受着伤痛磨的阿莹,心底里留恋的是她美好的青春容颜,内心深处也一定在假想着一位拯救她的天使,她多么希望人间总是有天使在飞翔,寻找发现需要帮助的人,一旦有意外发生,天使就提前飞过去保护人们。这种渴望日渐深刻,也日渐成魔。这魔怔一方面严重影响了阿莹的精神生活,另一方面却歪打正着地催生出阿莹的不曾显现的天分。真可谓祸福相依,让人难告苦乐!

未完待续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56天

下一篇

你可知道,你改变了我
23.3万字 · 1.9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