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回家,家里来的亲戚多,奶奶在家里,亲戚们来给奶奶过生日,安排在十月一号这天庆祝。我是今天回到家,赶上亲戚们返程。见了部分最后走的亲戚。人多的场面撑不起场子,长辈脸熟,但平均下来一两年见一次,连名字都不能马上反应过来,也插不进话,毕竟有近十年以上的年龄差。侄子侄女都是00后乃至10后,也是差个十多二十岁,完全对不上人名,称呼,以及他们的个人情况,关心不起来,也进去不了他们的世界沟通交流。


看到妹妹和堂弟堂妹躲在房间里玩手机,我说你们怎么不尽尽地主之谊。他们说,你是愿意和长辈玩还是小孩玩。尴尬之处在于,一是长年在外难得一聚,但也只有旧相识才一见如故,下一辈则已经不可避免地疏远了。二是随着各人的成家立业和开枝散叶,再怎么亲的兄弟姐妹的后代早晚也会演变成两家不太想干的人。


能追溯到同一个祖上的,就会变成宗族势力。地方势力会变成个人的标签和依托。个人的出身,家族的强弱,社会关系的网络,构成个人一生长度和能力所组建不了的系统,每个人站在前人和祖先的高度发挥他自己的所长创造价值。没有人是重新建立社会网,而是利用各种社会网。在人类合作构成的社会,合力才是创造力。


越长大越入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