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利寻爱,各取所需 ——《一夫二主》剧评

      意大利传统元素结合上海弄堂,穿越时代裹挟清凉之风而来,剧场里嬉笑不绝于耳,浑然不是在看一出戏,而是身临其中情不自禁跟随仆人楚法丁诺斡旋于两位主人之间了。

      楚法丁诺颇有商贾算计的头脑,在尔虞我诈的社会中,小人物的悲喜往往足具揭露在午夜降临黎明未升之前的面纱。他坦然接受两份工作,欺瞒着两位主人,在他看来完全能够游刃有余的处理妥当,似乎他是最称职而又最精明的仆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楚法丁诺确是为利而来,不似潘大龙和伦巴第之间的肮脏的金钱交易。

      目不识丁的楚法丁诺亦不过想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留点薄面,与克莉丝的侍女私拆信件后,大字不识,又打算用面包屑将封口糊住,一切都只显得那么自欺欺人罢了。楚法丁诺将薪资六毛当做一元也暗示了社会对为奴者的剥削,及其似有阿Q的自我疗伤法。半生为奴的悲苦命运却令他不失人生志向,要开一所餐馆,红红喜喜的挂上红辣椒,装饰俗气却也暗暗发誓定会经营得当,在社会底层小人物的世界观和与生俱来的执拗中却映衬的楚法丁诺更加朴实与卑微。

      未上至餐桌上的乳鸽,在楚法丁诺打开的一瞬间飞走了,预示楚法丁诺的小算盘也几近破碎。连主人赏赐的牛排也因为烧焦而被侍从撤下,饥肠辘辘的楚法丁诺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上菜期间穿插杂耍、击剑、跳脱当下背景,其乐融融的耍宝让这幕剧颇具癫狂色彩。在楚法丁诺与毕老板的对话中,暗讽中国人在吃上面无所不用其极,猴脑、鹅肝、烤青蛙腿,以调笑的口味掩去背后的血腥。

      比雅怕自己乔装成哥哥被毕老板识破,在一番求饶后,识趣的毕老板坦言自己之所以能将餐馆经营之久正是赖于什么都不知道。千山流水万般行云皆过,心中清明自可,勿多生是非,是耶?

      佛林都和比雅,革命中的乱世情人,似罗密欧与朱丽叶悲剧的爱情命运,运势,天命定之,冥冥之中似有天定,而楚法丁诺就是他们的牵线人,有人谋利,有人寻爱,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克莉丝面对父亲的唯利是图、男友的猜忌无情,不再如小女儿般任性。在几经波折的情爱中悟得新女性的觉醒,出走国外学习设计,白富美终于觉醒了,不再幻想着有白马王子来吻醒沉睡着的公主,因为她的梦已经醒了,现实给予了她沉重的一击。

     上层社会人士惺惺作态的可怜穷苦百姓,高高在上的供奉着革命的信仰,殊不知其背后都是为了满足人性最基本的欲望,被人崇拜,得到喜欢的姑娘。在乱世中,有人持剑叫嚣,有人抱头受欺,在强与弱的对比、力量的松弛下,我们能看见藏在角落中的阴影,撕开喜剧的皮囊,裸露的却是悲剧的驱壳。

      街头式的叫嚣,戏谑式的揭露,富二代之间的决斗,在楚法丁诺露馅的前一刻,还未戳破现实的快意感让观众放肆大笑。谎言拆穿后既而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戏还在延续,楚法丁诺又找到了新的主人,而且还是两份工作。

     历史总在以相近的方式让世人重蹈覆辙,出于野心,出于贪婪,出于生存,皆是世人企望抓住命运的尾巴想要活得比之前好一点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