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人设的潘粤明越来越靠谱

多久都没这样追过国产剧了。

《白夜追凶》。

Sir追了15集,一集没舍得快进。

它一开场,就足够惊艳;播出接近半程,豆瓣评分牢牢守住了9.0(评价人数超过三万)。

观众夸得最多的,是一个演员——

潘粤明

大家好像第一次发现了他演技炸裂。

一人分饰两角:成熟稳重的哥哥关宏峰;外向痞气的弟弟关宏宇。


还有更复杂的——

假扮成弟弟的哥哥。

面对前来报复的凶手,关宏峰故意迷惑对方:“你是说他吗?你搞错了,我才是弟弟,你杀了他,我就能永远取代他了。”

前一秒还沉静自若,下一秒就假装自己是关宏宇挑眉坏笑。


假扮成哥哥的弟弟。

因为关宏峰有黑暗恐惧症,只能由关宏宇代他外出办案。

弟弟是半吊子警察,要时刻谨防穿帮;因为有颗不安分的心,他还得故作深沉来掩饰。


于是大家都在说,凭这部戏,“潘粤明终于要翻身了”。

翻身?或许是。

在更迭异常频繁的娱乐圈,人气,哪天说不红就不红了,人设,说崩就崩的。

外在的东西,太难去控制了。

但在演戏这件事上,潘粤明没翻身——

因为,他从来就没翻过去。

要说曾经的他,确实是和现在不太一样。

红,而且红得一帆风顺。

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艺术系影视制作专业,不是专门学表演出身的学院派,靠着小鲜肉的一张淳朴青春脸,2001年出道第一部电影《非常夏日》,还拿下了第七届大学生电影节最佳新人奖。


第二年,和袁泉主演《蓝色爱情》,获得第二十一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提名和年度百花奖最佳男主角提名。(那时金鸡奖分量还是很重的)


第三年,《情不自禁》,获得第九届大学生电影节首届电视电影获最佳男演员奖。

潘粤明扮演了卧底警察小白,表面玩世不恭,实际上专情又认真。


这部电影是当时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收视率最高的电视电影,反复播放,在2003年时,观影人群就超过一亿。

放到现在,那也是“国民小生”一枚。

又过一年,他和赵薇搭档,拍摄了民国大戏《京华烟云》,饰演十分抢眼的一个角色,叛逆三少爷曾荪亚。

播出20集后,《京华烟云》在 11个大城市中夺得5个城市剧集收视率冠军。

那时赵薇在记者发布会上都说:潘粤明肯定会更红。

不过后来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

离婚风波闹了一地鸡毛和狗血。

对于潘粤明来说,无疑是一场身心俱疲的消耗。

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不记得他演了什么角色。

等到他再次被记住,我们几乎认不出那是潘粤明了。

2015年的《唐人街探案》。

看完电影之后很多人在问:潘粤明在哪儿。还有人说:潘粤明演过这片?

演过,他只用五分钟,就让你忘不掉一个角色。

邋遢,脸黑,头发油成了条。

杀人之后抬头那一眼,恐怖又变态。


在医院,面对警察质问,他向养女袒露心声。

带一点苦笑和决绝,“我不后悔这么做”。

我不后悔为你杀人,因为我爱你。

绝望隐忍中饱含深情。


说完之后,他如释重负,笑了,迅速扭头跳楼自杀。


网友说看完他的表演,对这个变态恨不起来。

刚出道的时候,潘粤明谨记霍建起导演的话:你不能太胖,太胖就演不了戏了。

对只靠脸来吃饭的演员来说,这话的确在理,但潘粤明不单靠脸,他一直都有演技。

这不,他胖了,《白夜追凶》来了。

《白夜追凶》英文名是“Hard-boiled egg”,直接翻译过来是“被煮得过硬的鸡蛋”,比喻被生活折磨过久的人。

潘粤明演出了那种关宏峰心里有事,被岁月打磨出来的沧桑感。

可是在Sir看来,尽管外表糙汉了不少,潘粤明内心没改变多少。

十年前《凤凰非常道》主持人何东很准确地评价他:地道的北京小爷

爸爸是广东人,妈妈是北京人,他在北京长大。

北京小爷有以下特点。

混不吝,坦荡荡。

离婚之后,董洁关闭了微博评论,弃用微博,直到今年才重新开通。

潘粤明从始至终都没关过评论,也没有删过微博,关于他和董洁的点滴依旧在,他的生活状态也一直有更新。

第一条微博因为董洁而发,至今仍在。(女方已经删掉了)

北京爷们还有一特质,

当初因为《京华烟云》上节目,主持人让他用曾荪亚的语气给大家问好。

潘粤明立马入戏,咧着嘴嚷嚷:你们好啊!还活着呢?

地道的北京味,都不用演。


拍摄《情不自禁》,对面扮演黑老大的郑强总是说错台词,正式拍摄中,又把“你打算怎么教训她呀”说成“你打算怎么教育她呀”。

当时片场导演和其他演员都没注意。

潘粤明表情严肃,极为认真地接茬:“我准备让她先上小学”。

所有人都哈哈哈哈,导演方刚亮觉得他起到了调节气氛的作用。

他现在还是这样。

上《跨界歌王》,他又在微博中自嘲:“唱歌的时候,想象自己是一颗洋葱,虽然被现实层层剥离,但越到后来越情感丰富、越到后来越辛辣刺激!好听坏听不重要!我就不信,唱不哭别人还唱不哭自己吗?”

活脱脱一个成功的“段子手”。

按理说,照这个人设包装,肯定吸粉不少。但他的贫,是真实和随意。

如果非要说人设,那潘粤明的人设是演员,他的心思基本都在琢磨戏上。

之前拍《爱情钥匙》,有一段他和刘捷在大街上吵架的戏。


导演黄军在拍摄现场很头疼。吵完架之后不能两个人就这么走了吧?总得有个点睛的细节来收尾。

潘粤明琢磨了一下,加上了这个“咣当撞上电线杆”的表演。


这次拍《白夜追凶》,他看完剧本之后同样自己思考,觉得应该给关宏宇设置一个下意识的生活小细节来和关宏峰区别开来。

潘粤明最后的设计是扭脖子,认为关宏峰“毕竟是当过武警、军人出身嘛,脖子、颈椎可能不好。”


在第一个案件中,外卖员凶手找上门,哥哥说:“你说他吗?我才是弟弟。”这段加戏也是潘粤明现场的发挥。

最近的明星,好像在排着队似的人设崩塌。

靠“老干部”人设走红的靳东,被批评演什么都一个样。为了往人设靠拢,罗织错漏百出的字句,结果反而露了马脚。

靠人设圈粉的段子歌手薛之谦,最近就更不用提了。

但说到人设这回事,潘粤明难道没崩过?

可能还崩的更惨。

曾经是“玉面小生”,现在提起他,总免不了“发福”“婚变”这些字眼。

没办法,爱美之心、八卦之心,本来就是人之常情。

潘粤明也不能说毫不在意,但他好在不过分纠结。

有次他演了个叫《多少爱,可以重来》的剧,记者挨个采访演员,你觉得能不能重来。

唯独到了潘粤明这,气氛有点奇怪,大家感觉到了什么,不敢笑。

这时潘粤明主动出来打破僵局,意味深长地“嗯”了一声。好像在调侃,不就那么回事吗?


新剧《白夜追凶》,有人说他贡献了“毁容般的演技”。

他表示,长成这样也挺抱歉的。带了面膜到片场,总忘记敷;拍戏那段时间又昼夜颠倒,脸都浮肿了。

如果形象好一点,就更对得起观众了。

你看,娱乐绯闻、形象管理,对潘粤明来说同样也是个问题。

但他的底气,不来自于颜值和人设。

所以当这两项被拿开时,他照样能凭作品翻身。

真正能持久、不脱粉的,是专业。

潘粤明,作为演员,他的人设还没有倒过。北京爷们,做自己,不迎合,用心钻研戏。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汉尼拔不出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