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黄中枪的那一刻

     前几天写了一篇《一人、一狗、一辆摩托车,共见西藏情深》的故事,故事里的“秀”和“过客”彼此陪伴,风雨兼程。“秀”虽然是流浪狗,但它是幸福的,最少它有“过客”的陪伴,他们有新的目标,新的旅程。

     因为他们的故事勾起了我少年时代的一个回忆!这种情感久久不能忘怀,不能拭去。

     记是那是我上小学的时候,在我内蒙古老家,我们家住的是一个平房,房子前后有两块菜地,院子里养了很多小鸡和小鸭,还有一只我心爱的大黄。

     大黄是一条狗,一条土狗。用现在的词来说叫:“中华田园犬”。大黄和一般的土狗没有什么区别,一身的黄毛,健硕的身材,粗壮的尾巴,尖尖的嘴巴,眼睛的眉毛处分别有两块白毛形状的两个圆点,大家都叫它四眼狗,但我却说是“二狼神”,平时叫它“大黄”或“虎子”。大黄什么时候来到我的家我没有印象了,但是它伴随着我读完了小学时光。

     我初中以前是一个很乖的小孩子,在大人看来和同龄的男生里算是腼腆老实的。每次的周末和假期都是一个人在家里那也不去,不出去玩,不找同学。不像现在的小朋友可以去图书馆、去公园、去游乐园等。也导致我小学的同学有谁都不清楚。由于家长都上班,唯独大黄它是我的伙伴,陪伴我最多的也是大黄,在我家后院的一片空草地就是我们的乐园。

      有时我会在宽广的草地上奔跑,大黄也会跟着我一起跑,但从来不超越我跑到前面,说实话现在想想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跑。但是大黄愿意陪我跑,我停它也停,我跑它也跑,像是在陪练的教官。

      有时会陪着我去抓蚂蚱,大黄似乎知道我的用意,坐在我身后的草地上一动不动地望着我。等到我用力扑向前方,它才快速地跑过来,用它那大鼻子在我手边呼哧呼哧的嗅着,好像在猜我有没有逮到一样。

      有时我也会坐在院子里的木墩上发呆,大黄也会静静地坐立在我的身边看着远方,好像也在为我思考着。当我用手抚摸它的头时,它才回过头来顺势舔舔我的手。此时此刻我到觉得大黄像一个侠士守卫在主人身边,它那气度、那种忠诚让人折服。

     大黄是一个很懂事很通人情的狗。从来不像邻居家的狗“酸脸子”(北方话,反脸不认人的意思)。当你喂它食物时,不论是米饭还是骨头(那时我们这里还没有喂狗粮的),它从来不争抢、不护食。它会等待你把食物给它放好后,才会过来享用,而且还不断地摇着尾巴,时常抬起头来看你一眼,像是对你说着感谢。

     大黄也很能干,内蒙古那个时候家家里养狗,主要是看门护院、放牛、放羊。大黄这方面也是好手,能帮助家里人看管好牛羊。每当有外人靠近或有朋友串门,它都会冲着人来的很远的方向叫着,并叫几声又跑到屋子门口叫几声,它是在告诉我有人来了。当我跑出去对大黄喊一声“别叫了”大黄。它就会转过头看着我摇几下尾巴(它在向外人示威时尾巴要么上卷要么平行在屁股后面不会摇动的。),随着我走到它身边,它也就不再叫了,等着我去面对来的人。而且大黄从来不欺负小孩子,它从来不会向小孩子乱叫或向前扑。还有一次比我大5岁的邻居朋友来找我玩,在我家阮子里与我玩闹,抓着我摔跤,大黄看到以为我受欺负,叫着扑向我的邻居朋友,把他吓得后退几步,摔了一个屁墩,我把大黄抱住才没有再扑过去,从那以后我的这个朋友再也不敢在大黄面前与我摔跤。

      一转眼几年过去了,大黄也陪伴着我渡过了几个春秋,我们如同兄弟伙伴,一起成长,一起拥有着共同的童年时光。

     但是......

     就在我读初中后的一天周末,我家大黄不见了,平时它很少跑出去这么久。我出门找了几次,包括我们平时去的草地、河边、菜园子,都不见它的踪影。我很着急,因为这段时间“打狗”的很多(打狗是我们这边当时由公安局、防疫站组成的野狗管理队,一是给各家养的狗打疫苗。二是抓走流浪狗或者家里放养的跑出去的狗。),我怕它被抓走。其实“打狗”的人们处理很简单,要么让狗主人出钱打疫苗,要么抓走打死吃肉。我最恨他们,找各种借口把狗带走或“偷走”吃肉。我听很多邻居和伙伴们说,都不愿意打疫苗,不是怕花钱,是打完疫苗的狗都发蔫,并且没有多久就死了,因为有几个例子。从我当时的理解他们就是收牧户钱和想着法的去找狗肉吃。反正我是不想大黄遇到他们。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始终不见大黄回来,我很是着急,一直盼到五点半,忽然听到院子里有大黄的叫声,我快速跑出屋外,看着浑身泥水的大黄回来了。我快速地来到它身边,看着它半蹲着四条腿爬到我面前,不停地摇着尾巴。我当时非常生气,大声对着它喊:“跑哪儿去了,一天找不到你,看你这浑身的泥水,到那里淘气去了”我越喊越气,上去就对大黄踢了两脚。这是我和大黄在一起这么多年,第一次打它,又心疼又气。但它不但没有躲还在地上看着我摇着尾巴,好像要和我说些什么,只是它不会说话罢了。从它的眼睛里看到了回家的喜悦,和见到我的亲切与不舍。就在这时我发现大黄的头在流血,瞬间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我有些害怕了,内心充满了恐惧与后悔,感觉要发生什么。我边叫喊着爸爸边飞快地跑回屋中,把爸爸拉出屋外,当我们再次来到大黄身边时,它以经不动了......它的眼睛依旧睁着包含了回家的喜悦。我当时感觉天都要塌了,一头扑到爸爸怀里放声大哭,大黄没有了,大黄再也不能陪我了,大黄再也不会回来了,怎么办啊!!爸爸......呜呜........

      从那天起,我偷偷地哭了一个星期,想它,想大黄,想我们在一起的每个时光!我失去了一个兄弟,一个朋友,没有它再陪伴我了。

      后来听爸爸说:大黄头部中了三枪,有一颗子弹是从右眼角上部射入,从左后耳穿出去。我在想,大黄忍着疼痛艰难地爬回家,为了回家,为了看我一眼,它是有多么的不舍,他就像一个战士,勇敢顽强。想到这里我的心被揪了一下。眼泪又不停的掉下来。我想大黄,也后悔当时踢了它那两脚,如果还能回到那个时候,我多想抱着它啊!

      从那以后,我家里再也没有养过狗,一是怀念我家的大黄,二是这个家永远为大黄守候,大黄是我们家的一员,从来就没有分开过。

      写到这的时候,我的心又酸楚了,流出了回忆的泪。再此我也祝愿所有养小动物的朋友们,请善待和珍惜与它们在一起的时光,它们是我们的朋友,是我们生活上的家人,不争不抢,不抱怨、不嫌弃。能有缘在这个世上一起相依生活,别让它孤独、别让它无家、别让它再流浪。


                 致谢所有爱小动物的人们。

                       吉日嘎拉-七甲

                  2016年2月28日于北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