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观后感 (一) - The Art of Not Looking Back

昨天兴冲冲地跑去看芭蕾,当场有Duato / Shechter的表演作品,心想这芭蕾名儿还挺新鲜,就买了票坐下来。后来没想到是我想太少,Duato 和 Shechter是两个编舞的名字,他们编排的芭蕾叫Erde 和 The Art of Not Looking Back。两个表演都很精彩,Erde的中文名叫地球,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内容与环境有关;The Art of Looking Back说的是不回头看的艺术。一个讲了未来,一个说了过去,今天,我想聊聊过去。

Hofesh Shechter (侯非胥 谢克特,暂且这么译吧!)是生于以色列特拉维夫的一名编舞,艺术导演,The Art of Not Looking Back 是他的第一部全女性作品,但是这部作品所表现的力度与情感绝对是他为男性舞者所编排的作品强度。

开场时,灯光亮起,6名舞者握紧拳头大步迈向舞台,站成一排,爆发出暴风雨般的能量。紧接着Shechter的声音响起, 一连串快速而又含混不清的自我介绍让台下观众大笑不止,忽然,他清晰又强有力的说到:”我的妈妈在我两岁时离开了我。“ 观众们的笑声戛然而止,舞台随之传来的是一阵撕裂耳膜般的疼痛嚎叫,然后,说话声又从音响设备里传来,“没有什么东西能填满破碎的结构”。这样的表演锻造了一种对延迟的绝望的强烈比喻 - 一名艺术家挣扎着创造,一个人试着去填补其生命深处最深的沟壑。

来源:Google

6名舞者随着背景音用近乎失去对肌肉控制般的动作舞动身体,精巧地刻画了民舞的线条。编舞的韵律精彩绝伦,与舞者的动作如锯齿般配合得严丝合缝,表演也可谓是极致而精美。表演里曾有一句台词在一个桥段里不停重复:She is everything to me because she is nothing to me,而6名舞者站在舞台四分位,就像要开始芭蕾课一般,随着Schechter重复这句话,快速的变换手臂动作,举起,放下,举起,放下…… 我一直在想这里所要表达的意思,却参不透,但我能实实在在了解一个人对于母亲离开的决定所表达的不满,失落,甚至绝望。最后,背景音里Shechter说:“I don't forgive you",吵闹的电子音响慢慢变成乌尔都音乐,特别的甜美,这些舞者们跟着节拍又回跳舞步,从破碎的状态,到混乱的中场,最后又回到最开始的状态。随着她们快速的动作回放,观众就像跟着她们经历了一场关于舒展生命的回家之旅。

我尤为喜欢这场表演所表现的悲情,感伤,和背景里奇特的声响,那种能让你回味自己所经历的痛苦,释放,解脱的滋味让人难以忘怀,我想这才是这部作品最精妙之处。

来源: Googl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