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刘老师到古筝

日记梳理自己的过程。

每隔几年或是每个几个月,我都会恢复写日记的习惯,写几天感觉不错后再掉头跑走。

一直没注意居然有人顺着之前的第一篇日记一路追着看了之后写的一打,你们真是爱我呀。一个自动来跟我报备了,另外一个你是谁呢?

昨天,不开心,早上,不开心。不开心就回家

回宿舍收拾完行李,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白惨惨的脸,加绒的肥运动裤,把身体裹得圆溜溜的羽绒服,脚上一双不干不净的运动鞋。忍不住骂了一声粗话,赶紧跑回去收拾了一番,细致到找出亮亮的耳坠扣到头上。心满意足的出门去了,女生打扮,从来只是为了让自己开心。

路上接到刘老师的短信,想想好久没见了,就应了邀去九天咖啡店。刘老师还是那副样子,耷拉着眼睛,高高大大的。初次见他的时候在大二,穿着运动服,提着球袋,非常帅气。近四年来,倒是慢慢衰老了,生活的压力慢慢磨去了少年的锐气,沉重得像一个背负万千的旅客。

刘老师说目前已经买房了,父母付了40万,剩下的靠着公积金和工资还压力不大。还在外面兼职投资,总之收入不错。每次我跟他都会讲一些比较形而上学的话,今天就谈到了自律的问题,彼此都认识到诸如“自律才能自由”、“做不想做的事会消耗意志力,次数越多,意志力的消耗会逐渐减少,直到成为惯性”。很有趣的事,跟很多人在不同的地方过着完全不一样的生活,却常常总是能得到一样的结论。

后来刘老师说自己一个人怎么怎么样,听着好辛苦,不知道脑袋哪根筋搭得不对,我居然想问,你要不要女朋友,像我这样的。

把自己吓得狂喝了一杯柠檬水才把魂魄压回来。

后来回家了。中午睡不着,看了一会小说没意思就爬起来到房间里去弹了一会琴

一天没学自己知道,三天没学手知道。像我这样三四五年没弹的,连乐谱上的标记都看不懂哈哈哈哈。当初听音写谱的也不知道是哪位大神了,当初我觉得最简单的就是看着谱子弹琴,基本不会错,现在,呵呵。

很喜欢《女儿情》刚好也有谱,就挑着起来玩了。弹了五小节,难也不难,就是忘记降fa和降xi怎么弹了。后来弹得熟了又找回了当初的感觉,一个到位的颤音或是滑音都很让人心动。用我的破嗓子唱“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突然觉得心上就开了一朵花,柔成一团。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幸福感。

幸福感这东西很奇妙,你不知道如何去解释它,就像你也不能向人家解释不孤单的意思一样。你在经历了不幸福和孤单之后就会觉得这东西真是稀罕得让人想落泪。

再绕回来谈乐器,其实玩乐器是非常锻炼人的,它不像其他的活动那样会给你喘息的机会,你得从开始的第一个音符就十分专注,即使水平再烂,错了一个音你得耳朵也不会。技术的提高也只是不断地做着重复运动而已,也不知道怎么去跟人解释两秒钟的动作我需要联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学了十秒已是了不得的功绩了。弹奏不同的乐器会有不同的代入感,我会的差不多就那几首,什么战台风、彝族舞曲,最喜欢雪山春晓,但是演奏时的情绪除却演奏者本身其他人很难体会。致力于卖安利十年,但却从来没卖过古筝曲,咋卖咋卖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