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I陈一凡,人血馒头好吃吗?

2字数 1978阅读 762

因为一条关于新京报的热搜,媒体人又站在了舆论的封口浪尖。慰安妇、陈一凡,相关的记忆又被重新唤起,大刺拉拉的浮现在脑海。

大致内容我简述以下

陈一凡作为新京报的一名记者,通过知情人陈某联系到了一位曾经的慰安妇,通过协商取得联系和采访的机会,但是有关人要求对个人信息进行保密。结果,采访稿出来后,当事人的信息以及知情人的信息被曝光,甚至文章中出现了捏造的情况,激起群愤,陈一凡的微博被轰炸了,指责怒骂新京报和陈一凡的内容铺天盖地。

我的标题就是其中的一种

至此,引发了的是一场道德的评判和媒体人职业素养含量的讨论。

那么,我们在讨论这件事情时,先来弄清一些事实。

首先什么是慰安妇

慰安妇指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日本政府及其军队为顺利实施并完成侵略亚洲的战争而推行的一种军队性奴隶制度 ,中韩历史学者认为主要是通过诱骗和强迫 的手段。

给你一组数据

日本侵华时期强迫抓捕的慰安妇在20万以上,甚至连14岁的少女也不放过。每位慰安妇平均每天接待的日寇大约在30人以上,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大量杀害,掩盖罪恶。只有四分之一的慰安妇活了下来,而目前未知公开承认过的有32位,渐渐变成22位,8位,总有一天会变成零。而两年时间就走了10位老人。

军队需要女人是一个默认的事实,不论是中国古代还是国外,随行的军队中都有一批妇女作为安慰将士而存在,俗称军妓。

但这和慰安妇有着巨大的不同是,这些军妓大多是自愿为原则,遭受的也绝不是这种非人的待遇。而对于慰安妇来说那是一种人性的扭曲和变态的性欲发泄下的地狱生活。已经不能称之为人。慰安妇三个字其实已经是一种美化。

1996年联合国曾就日军慰安妇问题出台报告,将慰安妇制度认定为性奴隶 制度。

2012年7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指示美国所有文件和声明禁用按日语直译的"慰安妇"一词,将其改为"被强迫的性奴",以此要求日本正视二战期间的性暴行。

2012年12月6日,中国历史学者在举行的《南京大屠杀全史》出版发布会上提出,应将日军在侵华战争中强征的中国、朝鲜(二战期间朝鲜属于日本的一部分)等国的"慰安妇"改称为"性奴隶"。


为什么会有慰安妇?

日本侵华,为了满足士兵的性需求,而日本的妇女很少愿意前往军营,于是就抓取中国女性作为泄欲的对象,遇见一个女性就强暴,多人蹂躏,结果导致了一系列的性病,所以,为了既满足性需求,又保证军队的健康,日本政府想出来慰安妇的法子,被抓的女性必须通过体检,体检合格后就会被扒光或者穿上和服关在一个屋子,等待着“服务”,她们接受着身体和精神的摧残,日本兵对慰安妇没有良心人性可言,粗暴的摧残,甚至致死,有记录,一个慰安妇由于被过度蹂躏,下体撕裂出血,但是再休息不到两个小时后又被迫接待。这些女人的下体基本都是浮肿溃烂的状况,没有人在乎她们的疾病生死。她们就像是一个器具,供人玩耍。

可以说日本就是存在这种变态的行为取向,杀人为乐。

日本曾承认过有慰安妇这一丑恶行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开始上演耍赖掩饰的流氓把戏。因为他们意识到,总有一天曾经的慰安妇会逝去,到时候就任凭他们信口雌黄。

对慰安妇的的记录似乎没有停止过,有一部电影名为《二十二》就讲诉了这段历史事实,里面以纪实的方式反映了当时慰安妇真实的状况,因为主角就是曾经受害的二十二位幸存者。但是,为什么是二十二,难道这么少吗?绝对是不可能的,因为曾经的慰安妇很少愿意站出来承认,揭开曾经的伤痛。

更可悲的原因是,当那些慰安妇死里逃生,回到家乡时,已经成为相邻唾弃,亲人嫌弃的对象,周围人冷言冷语,避之不及,就连自己的丈夫都横眉冷对,为什么,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但现在却要祈求宽恕。她们也曾站出来反抗过,但是人总是这样不会真正体会别人的苦楚和感受,当没有结果,站出来的人就成了唾弃的对象,渐渐的她们苦水自己吞,就像一个罪人一样,不愿再去回忆那段不堪的明明是受难者的经历。

“也许他们觉得我应该死去。”

“我经受的摧残悲痛和苦楚,远不及我最亲近的人带给我的。”

“我不知道,我不想再说了。”

就像曾经的一个热门话题

你的妻子遭到强奸,你是希望她誓死抵抗还是委曲求全,苟活后你还能接受她吗?

就是很奇怪啊,明明是面对一条生命的抉择,总有一部分人会犹豫。

女性总是处于弱势,所谓道德在女性身上被放大,落实的具体,甚至没有人性。扒光一个女人的衣服总比一个男人来的刺激

回到陈一凡的报道上来,我们都咒骂陈一凡,但是作为一个编辑,写稿、审稿、发布之间经历的绝不是一个人或几个人,难道就没有人反应吗?新京报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慰安妇就是一段屈辱史,但是到了一些人手里就成了爆款,成了点击量,成了一种炫耀资本。网络媒体的发展,自媒体的崛起,我们对自己的言论由于便捷和隐蔽性变得肆无忌惮,为了追求流量不惜各种暴露。当看着狂飙的点击量和阅读量,咽下的水不苦涩吗?晚上能睡着吗?我们为什么要配合着这个越来越科学的世界而变得越来越物质?

文I羡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