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差

一、《时差》

唐介峰


菜花黄时

芦苇正一节节拔动日子

奔走的猫踩翻了老屋顶上的苔藓,落进

母亲浑浊的视线里

家门口掏婺蜂的孩子

走远了,喊了千万次的乳名

捂热在干瘪的胸口

无法丈量的想念,越过

大山后是一汪狭长的荒漠

荒漠的边缘是飘着雪花的春天

打开南窗,道一声早安

闭着眼

闻一闻故土的炊烟

看一看厨房里花白的身影

热气里裹着

素炒的小白菜

水煮的嫩蚕豆

还有铁锅里焦黄的锅巴

麦黄草枯,麦黄草枯

两个小时前

带着晨露的布谷声

此刻,刚好落在我的睫毛


二、时差

唐金华


不过是把二十四小时

分摊给你我后,又排了序

我说的早安落在你梦里

同一个日子。不一样的时空

可以说同样的话

不一定会对上口形或听到回音

这并不重要

不像时针和分针

一辈子追随

总有一段会重逢一样相遇

到那时,一句简单的问候

有可能引爆一场雷电

一半是桃红柳绿

一半是枯枝败叶

一边是单衣薄衫

一边是银妆素裹

季节的落差就交给天吧

我们都忙于三餐裹腹的事

却贪恋着

错的时间有对的遇见

想说话时。忍无可忍时

刚好都在

此刻,我打开北窗

面对一窗生动的鸟鸣

说。晚安



三、时差

唐金秀


催促的电报

二十七年的陪伴催逼着千里兼程

火车皮压在枕木的嘎吱着

搀杂着妈妈病痛中的呻吟

不想哼哼

牙齿巳咬破干涩的嘴唇


北京通往徐州的列车

十八九小时的磨叽

二哥唱着的《世上只有妈妈好》

那叫什么声音

泪中带嚎

不如敞开嗓子 


东台有祖宗的坟茔

夜半星稀

一个腆着大肚子的女人

连走带跑硬是挨过二三十里地

不用脚走

而是撕心裂肺

那一夜的呼唤

无尽的交托


泥泞,顽石

连滚带爬

她瘫坐在家的沙发上

昏昏睡去如强弩之末


这一睡,错过了无边的等待

千言万语,千次万次低喃

只为没有见到那件红衫

那个她设法不想要的孩子

等待

坚持,留住呼吸,挺住,

这一错开成了永恒

唤她名的口形还张着

喉咙里再也发不出一个字

这一昏睡

天荒地老,沧海桑田

天上人间,阴阳两隔,

此恨绵绵无决期,伤心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