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八 黑烟灵(二)

图片来自于网络

——1——

吕岩的小屋里,这会儿有五个人,显得有些拥挤。

重阳子盘膝坐在床上,脸上没有什么血色,精神也有一些疲惫。

吕岩和阿明坐在重阳子旁边,一个把玩着阴阳核桃,一个把玩着一柄剔骨刀,都不说话。

大柏和邢倩倩则站在屋门的旁边,警惕的看着屋里的人。

重阳子来回看了看,摇摇头,带着有些虚弱的声音道:“邢姑娘......”

“您叫我倩倩就好。”邢倩倩赶忙到:“叫他大柏就行了。”邢倩倩被重阳子救过两次,对他既尊重又充满好感。

重阳子点点头:“倩倩,大柏。这位是我师兄吕岩,他的法力强我数倍,一定能帮你们的忙。”

“阿明为什么会和你们在一起。”大柏眼神从进屋就没有离开阿明。

“这件事一两句话解释不清楚,”重阳子诚恳的看着大柏:“但我保证,阿明不会主动害人,他并不需要这么做。”

邢倩倩看了看重阳子,点点头:“我相信您。”大柏回头看了一眼邢倩倩,最终也点点头,但是眼神里的警惕并没有下降多少。

“我们来找您是有事相求,”邢倩倩的脸上露出担忧:“我们的一个朋友,何璇,不见了。”

“那个替死鬼?”阿明突然开口问道。

邢倩倩诧异的看着阿明,点了点头。

“你怎么会知道何璇是替死鬼?”大柏冷声问道:“难道你和红姐是一伙的。”

“红姐?”阿明先是一愣,随后噗嗤一乐:“她现在叫红姐,这么俗套的名字?”

“我跟你们去光复街43号看看。”一直不说话的吕岩下了床。

“我也去。”阿明也下了床,一脸的兴奋。

“你不是要找小草吗?”吕岩看着阿明,脸色不渝。

“嘿嘿,说不定是一件事呢。”阿明眼里闪烁着精芒。


——2——

凶宅的大门被推开时,一如既往的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音。

一行四人目标明确,直接去了何璇往常复活的主卧室。

主卧室没什么变化,地上是好几摊干涸的血液,床上也是处处都有血迹。吕岩轻皱了一下眉,惋惜的叹了口气。

阿明站在床头,右手轻抚着床头的木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柏觉得这会儿的阿明,才像是阿明。

“跟我说说何璇的情况吧。”吕岩左手的阴阳核桃重新转动起来。

大柏点点头,将何璇如何死在凶宅,又如何成为替死鬼的事情,一一告诉了吕岩。

吕岩听完大柏的陈述,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何璇不是替死鬼,而应该也是地缚灵。七天一死的轮回本不该出现,应该是有人施了法术,故意为之。”

“可是,砖头杀了她呀。”大柏问道:“地缚灵所杀不就是替死鬼吗?”

吕岩摇摇头:“不然,如果何璇是替死鬼,砖头应该就不是地缚灵了。何璇,不是处子自身,被灵所害,自然也是地缚灵,只是为什么要七天一死的折磨她呢。”

“嗷!”

一声凄厉的哀嚎传来,楼梯口的位置,突然涌上一股漆黑的烟雾。

吕岩和阿明都是一愣,对视了一眼,同时说道:“黑烟灵。”


——3——

黑烟不断的从楼梯口涌上来,在屋门口越急越多,中间,慢慢升起一个烟柱,烟柱扭动了几下,渐渐化作了人形。

吕岩伸出左手,阴阳核桃漂浮在手心,自己转动着。

“人来隔重纸,鬼来隔座山,千邪弄不出,万邪弄不开。”吕岩口中轻念,阴阳核桃飞出一黑一白两道光,在大柏和邢倩倩的周围,围着两个人绕着圈。

“有阴阳之力保护,黑烟灵伤不了你们”吕岩说完重新看向门口的黑烟灵。

“嗷!!!”

又是一声哀嚎,黑烟灵猛地向屋里扑了进来。

“哎,何苦”吕岩轻叹一声,阴阳核桃迎着黑烟灵飞了过去。

黑烟灵前扑的动作一滞,随后惊恐地嚎叫着向来时的方向退了回去,速度竟是比刚才更快。

可再怎么快也快不过阴阳核桃,两个核桃围着黑烟灵开始规律的旋转,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竟隐隐看到黑白相间的一个圆圈。

黑烟灵想要逃走,可似乎被限制在了圆圈里,似乎怎么使劲也逃不出去。

黑白相间的圈开始逐渐变小,黑烟灵能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小,嗷嚎声也是越加凄厉。

当黑白相间的圈索道距离黑烟只有一指左右的距离时,黑烟头顶的位置突然散开,露出了一个女生的头。

何璇的头。


——4——

“小璇!”邢倩倩焦急地喊了一声,就要冲过去。

身体一滞,邢倩倩扭过头去,大柏拉着他的手摇了摇头。

圈中的何璇已经瘫坐在地上,身上的黑气已经退到了腰间的位置,两只手也露了出来。

“倩倩,大柏。”何璇哀求的看向两个人:“救救我,快救救我。”

阿明打了一个响指,邢倩倩和大柏的两道光芒消失,两个人冲到了何璇面前,邢倩倩更是一把抓住了何璇的手:“小璇,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倩倩。”何璇梨花带雨的脸上突然出现一股戾气:“邢倩倩,都是因为你邢倩倩!”一股黑突然窜了上来,瞬间吞噬到了何璇颈部。

何璇狠狠抓住邢倩倩的手,两手一使劲,将邢倩倩拉倒了自己身前。

“每一次都是你”何璇脸几乎贴在邢倩倩的脸上,双眼中露出诡异的红色:“我命都给你了,为什么还要从我身边抢走大柏!”

大柏一愣,阿明则是一脸兴奋,拍着手道:“有意思,有意思,这黑烟灵有些意思。”

吕岩脸上闪过一丝怒色,低声喝道:“够了!”右手成剑指一点,黑白核桃往下一沉,黑烟跟着退了下去,又退到了腰部的位置。

何璇泛红的双眼又恢复了清明,手像被烫了一样抽了回去,颤声道:“倩倩,我.......走,倩倩,快走。”

邢倩倩坐在地上,看着何璇,神色像是恐惧又似怜悯。


——5——

何璇的身下,一个太极旋转着,不快不慢,发着柔和的光。

屋里的几个人都坐在地上,大柏和邢倩倩坐在何璇的对面,安慰着还在抽泣的何璇。阿明倚着墙,看着大床有些出神。吕岩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一个电脑,上网查着什么。

大柏和邢倩倩对视了一眼,大柏开口问道:“吕大师,黑烟灵到底是什么?”

“叫我岩叔就行。”吕岩抬起头,温言道:“黑烟灵通常是心有良善之人,含冤带恨而亡。这些人死前良善尽失,只剩下无尽的怨恨,三魂七魄化作黑烟覆盖全身。黑烟灵会吸食人的三魂七魄,每次进食以后可以恢复一段时间的理智,化为人形。但不久之后,又会化作黑烟,循环往复,难得解脱。”

“那,吕叔,您的法力高强,真的没有办法吗?”邢倩倩期待的看着吕岩。

吕岩沉吟着,似乎有些犹豫。

“办法是有,只是过于凶险。”阿明看向邢倩倩,眼神里带着些莫名的味道:“但凡黑烟灵,若未吞噬害人,则尚有可救之法。需要一人与其魂魄相连,稳其心神。三日之内,黑烟灵若是放下心中怨恨,则可黑烟消散,重归轮回。”

“要是不能呢?”大柏问道。

“那就有意思了”阿明呵呵一笑:“如果不能,相连之人魂魄会受到腐蚀,也沦为黑烟灵。”


——6——

邢倩倩坐在地上,面色平静,只是藏在长袖里的双手微微颤抖着。

大柏不停地走来走去,刚刚坐下了一会儿,就又站了起来,继续走来走去。

“大柏,没关系的,”邢倩倩伸手抓住了大柏的胳膊:“我可以救自己朋友,亦可以借此赎罪,这简直就是天赐的机会。”

看着邢倩倩有些勉强的笑脸,感受着她抓着自己手的颤抖,大柏脸上露出痛苦:“说到底是怨我,如果不是我的贪婪,阿明........”

大柏猛地看向阿明,眼神里带着愤怒:“你,你才是罪魁祸首,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变态!”

“我?”阿明冷笑了一声:“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是真的打算给你5w让你删除视频的。”

大柏脸色一白,无力的坐了下去,深色里都是愧疚。

“苍南应该还有黑烟灵。”吕岩皱着眉头,把电脑转过来,屏幕上是一个女人的照片,女人肤色灰白,嘴巴大张着,眼睛里竟然只有眼白。

阿明好奇的看看照片,右手拇指从小指到食指逐一滑过,脸上又露出兴奋的表情:“岩哥,这次要你出马,这个黑烟灵身上有东西,一般人收拾不了他。”

阿明又看向大柏:“你要跟着一起去,必须去。”

吕岩的眉头皱得更紧:“阿明,这是为了什么?”

阿明微笑,笑容里却毫无笑意:“为了天道。”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邢倩倩已经在凶宅的主卧里做了一天一夜了。 地上摆着几个盘子,盘子里还有一些没有吃完的菜,邢倩倩和何璇的...
    TA君说阅读 119评论 3 6
  • ——1—— 第二天,清晨。 吕岩的手里拿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白玉八卦,整个八卦浑然天成,根本看不出一点雕刻的痕迹。 大...
    TA君说阅读 150评论 7 9
  • ——1—— 大柏睁开双眼,映入眼帘是一个高高的屋顶。 慢慢地坐起身,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肩膀,大柏四处张望着,寻找着自...
    TA君说阅读 102评论 1 6
  • 我什么都没有,就用10年去做一件事情,坚持吧 10年后 27岁 时光不会辜负我的 就当成空手套白狼 本就一无所有 ...
    90斤的小仙女阅读 13评论 0 0
  • 煮粥谁不会呀? 那你可错了,尤其是煮玉米面粥,要是次序颠倒,面和水的比例掌握不好,那粥真是难吃的要死。 有朋友说了...
    一曦清露阅读 2,287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