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咪第136天寄语

随感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许多人做完家务后,希望得到家人的称赞

对,有事可做的需求是实现有用欲望的一个途径,它可以将我们带到意想不到的地方。英国作家和戏剧家艾伦·班尼特看见写道,他发现了一个只用十分钟就可以远离自己书佐的方法:清洗洗衣机里的棉绒过滤袋。

我们确实很容易通过做另外一件本身的情况下手头的事。就像一个学生在准备写一篇作文时,突然决定粉刷房间一样。确实,我们都善于想办法推掉一些需要做的事情。我怀疑一个脑力工作者去做一些劳动为主的事情,用实践的工作证明自己诱人的吸引力。

【道德经】第九章,富贵而骄,自遗其咎,乐极生悲。危机重生。

当然思考是一个有价值工作。但它只有在被转化为一些听得见,看得到或可奇迹的事情的时候才可以被看出来是“有用”的。

商人和体力劳动者与那些在较少的实践领域工作的人相比,有着很大的心理优势。他们的工作意味着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能完成一些事情,这能让他们看到证明自己有用性的证据——框架建立起来了,房间分刷了砖堆已启程了,强身膏被扒出来了,房顶安上了水漏安装什么了?……对于一个需要花费几年的时间来构思一部小说的作家来说,注定会因缺少证据赶到沮丧。举个例子:前一段时间某某与我公司对接,负责人“我很想得到“……认可签约””。“签约”后面利益。例如:以前某区域业务是她在经营。从去年是我公司在负责。而是说给她颁发名誉证明,去经营所谓的自己曾经某区域的业务观点。最后签约谈判竟然让我对她说出“你什么时候可以向我证明你的有“有用性和产出”?至少让我方看到方案”。

许多家庭主妇创立了小规模的象征性补偿:我喜欢看到一摞衣服,被熨烫好。事实上,在熨烫之后,我让大家各自把自己的衣服收好,这样他们便可以记下我的功劳了。当我收拾好床铺,终于可以坐下来喝一杯白开水的时候,我感到自己是否准备好面对一天的生活了;洗洗刷刷是生活中的一大块乐。都需要证明自己的有用,用这种证明通常是一表演或成人的形式而存在的。

而男性不情愿的接管了一些家务劳动,他们开始理解这一行为,他们在做完家务活的时候会大声宣布:“我洗完衣服了”!“我把洗衣机的衣服晾上了”“我给孩子做好了中午饭”,似乎,期待着一些鼓掌的感谢。“是,有的男生的行为就像他直到接受女王授奖一样”。

清空了,收信箱读完了一本书的一个章节,修剪花园的草割完了,草坪建完了,房子清爽了,文件夹端上了,饭菜打开了,行李箱完成了字谜,游戏签收了一份合同、研究了一个音乐作品……我们都需要一些切实的证据来证明我们的有用性。适度、短期的目标是个好主意——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可以说:“至少我们做了那么多”。

声明:文章图图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张咪删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