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形结合”思想的由来

话说今天读书第十天了,流感还没好的我由头疼、咳嗽逐渐转向鼻塞了,今晚鼻塞可是睡不好了。可是我却依然拿起了书看,虽然只看了两页,我却看了两个多小时。还记得之前说的,这里的很多句话都是像数学中的定理公理一样难于理解,我之所以这么想弄懂它,我特别想和翻译了这本书的吴国珍教授问问题,想和她说说,我那么理解可不可以?不管我问的问题是对还是错,但就是特别想弄明白。

我看《教学勇气》这本书是当初想要完成看十二本书的任务之一,现在却变成想弄明白了。于是读书的速度由快变成了慢,由不喜欢做笔记变成了想做笔记了。由“数形结合”思想转变成“文形结合”思想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