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给我驱虫

一男一女挂工作牌,说是来驱虫的,春天到了,要给我家免费驱虫。那个女的胸罩带子外露,肚脐眼杵在衣服和裤腰带之间显得特别灵动,像是一片还未开发的自留地立于一片混沌之中。但这女的说话强势,吹胡子瞪眼,会打点官腔,说每家每户都在驱虫,还拿出一红头文件,戳一印章叫南京防虫防害综合治理办公室,又让我掏200块钱。她说上门是免费的,喷药不能免费,还给我开了一收据。那个抬头纹都能夹硬币的猥琐男虎躯一震,下半身突然高潮了一样拿着药瓶就往我家厨房冲。我很惶恐,这非亲非故的你在我家高潮了算怎么一回事,我赶紧拦住他,你别忙着喷,我家的虫子都是我养的,都是有名有姓的,都是有头有脸的虫子,就算死也不是这么个死法,虫子也是有尊严的。男的说有居民给他们打电话反应这栋楼有虫害。我说我家虫子和我和谐相处这么多年也没见我被害吗,女的说不喷后果自负。她实在太强势了,我不喜欢她,她的腔调对不起她外露的胸罩带子和那灵动的肚脐眼子。女人一定要温柔,尤其是女骗子,你如果媚眼轻挑,呵气如兰,吐字殷殷的话,当然,能伴随着一点点恰到好处的搔首弄姿,这200块钱我也不会交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