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1.无限幻想

 

    深夜,已是深秋的夜晚总是让我觉得

无限的凄凉。

   

    我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灯拿出一根烟点上,聆听下雨的声音,哦对!外面下雨了,你听

 

  滴答

 

  滴答

    不急不缓的雨点一下一下的敲打着地

面,像是延长着孤独而幽深的夜,烟抽完

了,要做点什么呢?

 

    我揉揉眼盖上被子躺好,一阵困意袭

来,闭上眼睛进入梦境。

   

    梦里我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被剪的乱

七八糟,我看着镜子中丑陋的自己,想伸手

打碎它,却发现身体根本动弹不得。

   

    我愤怒的大喊,却也喊不出声,就这样

看着镜中狰狞的自己,恍然间觉得那不是

我,陌生的厉害,我也不知道她是谁。

 

    猛然的睁开眼已是第二天早上了,下

床,拉开窗帘,阳光渗透进来,显得一切都

是那么的安静而温馨。慢吞吞的收拾好自

己,出门,剪头发。

 

    当理发师滔滔不绝的向我推荐烫发的

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梦,镜子中

卷曲而枯燥的头发,一阵眩晕,我本想一口

回绝他,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

    他说道:“这位小姐不适合卷发,不

如染个颜色试试看。”

    我看着他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对着我笑,

露出一口白牙,我挑眉说声:“好啊”

    我想我大概是疯了,我从来不会听取任

何人的意见,特立独行,令人讨厌。但这次

我居然鬼使神差的,算了,就这样吧。

    当艾米见到我的时候惊讶的感叹道:

“周言你终于把你万年不变的黑长直剪了,

你受什么刺激了?”锁骨发搭配着浅棕色,

我笑中带着温柔。我说。因为一个梦

 

  电影《东邪西毒》里说:你越想知道自

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反而记得越清楚

  在我的大脑深处,一些黑白默片在循环

演绎,它是痛苦的,带着尖刀利刃在我的脑

子里一遍遍的重演

 

像是某种不知名的剧毒。痛苦,却不会死

     

“如果你今天不给我儿子跪下来认错,你就甭想出这个门”

     

      嫌弃

   

      厌恶

     

      鄙视

     

      冷嘲

     

      热讽

 

    铺天盖地而来

    记忆中那条街道,和我永远都苍白的

脸,还有,她的微笑,她的眼神。

   

    真他妈的悲催

冬天来的猝不及防,我还没有准备,就穿上

了厚厚的棉衣

   

    当吴哲送我第一捧玫瑰花痞笑着对我

说:“以后你的发色都让我来决定好不好?”

    他的笑,像是第一次在理发店遇见他时

的模样。

     

    可我眼底再也没有当初的冲动,你

说,我这样的人又怎么敢接受呢?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冬夜里寒冷刺骨

的风吹乱我的头发,终于,我咬咬嘴唇说:

“太冷了,不适合谈恋爱”

   

  我能看到吴哲眼中的失望,但他还是露出

微笑和他的白牙“那我等你。”他说

   

    那我等你。

 

    我转身离开,红了鼻尖。

 

我根本不屑这种小情话。

   

    大雾的天气,我戴着厚厚的围巾出家门,走在一条街道上,大雾,看不清路

 

    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看见一个短发帅气的女孩,清瘦冷峻的侧脸,眉头紧皱,像这散不开的浓雾

 

    突然她看见了我冲我笑,然后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我往前跑,除了白茫茫的雾什么都看不到。

     

    我开始感到焦急 失望 恐惧 无助,复杂的情绪在我心头蔓延,紧接着从梦中惊醒过来。

   

  冷汗,我大声的喘息。拿起手机戴上耳机,打开电台,随手听着一个。听着主播的声音,闭上眼睛平静下来,一夜再无梦。

     

    我多梦,即使身体疲倦到极点,只要睡着也会准时进入梦境。

   

      梦里,我逃离那个破碎的家,站在那道熟悉的楼梯口,明媚的阳光撒下来,我冲着空气做鬼脸。

     

      好像一切回到了很久以前,在我认识蒋莱的时候。准确的说,我忘记了为什么会认识她,什么时候认识的她。

     

      只记得她家橘红色的房子,斑驳的楼梯和墙面。

     

      画面回转,继母和爸爸吵架,房间里充斥着脏话和摔碎的锅碗瓢盆。他们吵完我默默的收拾着一片狼藉的家。

   

    “你不要在这里装无辜了,花这么多钱送你上学,成绩还这么差,害得我的儿子连一双名牌鞋都买不了,我呀就是欠你爸的,嫁给他这个窝囊废”继母好像把气都撒在我的身上,她用锋利的眼神瞪着我。

   

    “你儿子这么丑穿什么名牌都像地摊货,与其花钱去买名牌不如攒钱整容,我爸是窝囊废那你还不是心甘情愿的被他操?你要是嫌弃我家,就趁早带着你的混蛋儿子滚蛋,不过除了我爸这么没品味的人,别人真的没办法向一个母猪似得女人下口。”

 

    继母气的咬牙切齿,我和她说话从来都是越恶毒越好,我还没来得及笑出声,就被爸爸一个耳光打在脸上。

   

    他说我说话不知羞耻。

   

    不知羞耻

   

    谁不知羞耻?

   

    是谁整天满嘴的污言秽语?

   

    我红着脸,一肚子的脏话和委屈

   

    转身跑出家门。看到蒋的时候,我仍旧笑嘻嘻的模样,她却一眼就能看穿。

   

      “走,去个好地方”她说。

 

      一栋废弃的旧楼,爬到楼顶的天台,被他们改成了一个小小的排练室和录音棚。

 

    我惊讶的看着这个楼顶,是我喜欢的风格。

 

    我转头看蒋,她满脸笑容的给我介绍她的朋友。

   

    “这是酷狗 老鬼 阿林 这是周言。”

  那个下午我和他们迅速的熟悉起来。

  蒋说:“如果再感觉到难过,就来听我唱歌”

   

    她拿着吉他坐在天台边。

     

    my girl  my girl don,tlie

      我的女孩 不要对我撒谎!

   

      tell me 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

      告诉我 昨晚你在何处安眠

 

    in the pines in the pines

    在松树林中!在松树林中!

 

    where the sun don,t ever shine

      在那里太阳永远无法照亮

 

    l would shiver the whole night through

        我在那颤栗了整整一夜

 

  my girl my girl where will you go

        我的女孩,你要去哪里?

   

    当我觉得我即将被黑暗吞噬的时候,是

蒋的出现,带给的我第一丝光亮。

   

    她抱着吉他的模样,像是刻进了我的眼

底,除了她,我的眼中再也没有任何人。

   

    空灵而又磁性的声音,搭配着蒋清秀

的脸,风吹乱了她的短发

   

    天空像是自带滤镜般清澈湛蓝。在这个

别具一格的楼顶

   

    我感到眩晕,像是我的幻觉,一切都

美的夸张。

   

    如果可以实现一个愿望,我希望我们

可以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2

我没有妈妈,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每次放学回家都会有熊孩子跟在我的身后朝我扔石子,

  “没有妈妈的野种”熊孩子冲我喊

    “我妈妈说她妈妈是个坏人,跟别的有钱人跑了,我妈妈都不让我和周言玩”

    “我妈妈说她是狐狸精的女儿”

    “嘻嘻,狐狸精的女儿,狐狸精的女儿”

    在很早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吐沫淹死人的道理,小小年纪就已经学会了忍耐,或者是说承受闲言碎语的力量。

    爸爸整日忙于工作,根本顾不上管我,我的童年,孤独并且缺爱。

    终于在我16岁那年我有了一个继母,还带着一个和我同岁的儿子,和继母对视的第一眼我就知道,她不喜欢我,即便她当着爸爸的面拉着我的手故作亲昵的问长问短,但我还是看到了她眼神中那一股嫌弃和厌烦

    直到后来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发泄着对方的不满                                                                        放学回家,迎接我的不是热腾腾的饭菜,而是爸爸的酒瓶

        我泡了两桶方便面,放在桌子上

              ‘’趁热吃吧‘’我说

    爸爸一把打翻面开始胡言乱语,司空见惯的我慢吞吞吃完面晃悠到了天台,这时已经是傍晚,我却看见蒋在天台边抽烟   

            ‘’你好像很喜欢万宝路?‘’       

    蒋笑笑说  ‘’万宝路的英语是Marlboro 拆开来就是Man Always Remember Love Because Of Romance Only 有一个故事是一位穷人家的孩子与富家女孩相爱 但是由于没有钱 只能断绝来往 在最后一次约会中 男孩请求女孩陪他吸完最后一根烟 女孩同意了 很久以后 男孩一直记得最后一只烟 于是开了烟厂 取名万宝路‘’     

          ‘’这样啊!那我想看你吐烟圈‘’                      傍晚的余晖撒下来,我呆呆的看着蒋吐出来的烟圈,很好看但却转瞬消散                                眼泪毫无防备的掉下来                                      ‘’是不是所有的美好和平静都这么短暂?‘’我说                                                                  蒋默默的帮我擦眼泪  ‘’不会的,我会陪着你的‘’ 

          蒋秀气的脸划过一丝心疼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她突然坚定的说   

            我红着眼圈迷茫的看着她 

      突然她一把抱住我,猝不及防的吻使我大脑空白,呼吸急促,蒋说,你现在明白了吗?   

          我踮起脚尖吻了上去       

      那个黄昏我得到了带着淡淡烟草味道的初吻,还有面对未来的勇气,即使会有别人异样的眼光和流言蜚语,只要有蒋莱我都不怕,我知道,蒋也是这么想的

        我很多时候都和蒋在一起,待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中午放学直接去蒋家,她只有一个外婆,外婆很慈祥,也很喜欢我

        吃完午饭我们直接钻到蒋房间里的阁楼上,打开窗户,打开电风扇,用勺子剜着半个西瓜,躺在地毯上,仿佛一眨眼就能过完这个初夏

      终于爸爸还是发现了异常,问我每天都在干嘛,我随便敷衍了过去,转身回房间的时候却碰上了继母儿子异样的眼光,我低声骂了一句脏话,关上房门

              迎接我的还是一场风雨

晚上爸爸和继母都去打麻将,我瘫在床上听着蒋录的歌,房门被打开,继母儿子高易进来,他眯着眼睛说

          ‘’你别以为没人知道你的事‘’

      我不耐烦的摘下耳机问他  ‘’你说什么?没事出去‘’

        ‘’我说,我知道你在和蒋莱在干什么,你这个变态‘’他一字一句的说

        我有些震惊,但还是一字不差的怼了回去  ‘’你知道又能怎么样,我敢做就不怕别人知道, 再说了,关  你  屁  事!‘’

          ‘’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很贱啊,和蒋莱一样贱‘’

        还轮不到高易来骂蒋莱!

‘’你以为你妈就好到哪里去了吗?还不是死皮赖脸的赖在我家,我告诉你,你以为我爸是爱你妈才她在一起的吗?他只不过是想要一个免费的婊子来解决他的性欲罢了,而你是谁的种还不知道呢,你他妈还有脸在我面前提贱这个字,有点自知之明吧,你这个小杂种!‘’  我满眼猩红,努力的克制着想砍人的欲望,牙齿咬的咯吱响,拳头紧握,显然高易从没见过我这副模样,被吓到了,说了一句等着,就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我突然身体一软,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无力的笑了笑,全他妈是垃圾

     

      3

  课桌上用涂改液写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同性恋,变态,神经病,畸形人。。。

    我把凳子重重的扔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教室瞬间安静下来

    一时间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了我和蒋的事,有人说见过我和蒋接吻,我和蒋相互摸胸,我和蒋夜不归宿,各种淫荡不切实际的谣言,我自然知道是谁干的。

      蒋和酷狗他们围堵了高易,当我回到家时,爸爸闷头在客厅抽烟,高易鼻青脸肿坐在继母旁边像个打了败仗的土狗。

    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没想到会这么快,只要有蒋我就不怕全世界对我开枪。

              ‘’以后不准接触蒋莱,我就当你不懂事,给我跪下来认错‘’

              ‘’我不会离开蒋莱,我本来就不懂事,所以我也不会听你的‘’

                ‘’叔叔,我们学校都知道周言的事情了呢,真是丢死人了‘’

              ‘’要我说这孩子还真是你们家的人,真像她妈,这下倒好你们家的脸都丢到祖坟上去了,我还告诉你今天你不跪下来给我儿子道歉,你就甭想出这个门‘’

        极大的愤怒像是要冲破我的大脑,我冲着继母油腻又丑陋的脸上吐了一口口水

          ‘’我操你老母啊‘’ 我撕心裂肺的大笑

  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温暖,会因为你们这些蠢猪放弃吗?你们都应该去死

                  头晕目眩

                  头晕目眩

                  头晕目眩

    最后啊爸爸朝我的肚子上使劲的踹了一脚,他用力的用手指点着我的额头说

          ‘’你滚吧,不要脸的玩意,你和你妈都是神经病‘’‘

        我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离开,从这一刻开始,我再也没有家

      或许我一开始就没有家,有的只是一副躯壳,而如今就连躯壳也灰飞烟灭,不过也好,要躯壳干嘛呢?它只会禁锢我,让我万劫不复。

    当我苍白着脸站到蒋面前的时候,我还是风轻云淡的冲她笑  ‘’嗨,我现在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呦,从现在开始你要包养我了,我吃的很多的嘿嘿‘’

      蒋用力的抱住了我,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掉到我身上,那一晚我们相互依偎,两个伤痕累累的小孩,试图将所有的疤痕抚平,不管看起来有多么可笑,因为她们遇见了对方,就愿意相信希望,在这个由她组成的小世界里,拥有对方就已经有了所有。

        ‘’我给你唱首歌吧。‘’  蒋宠溺的说

                      ‘’好啊‘’

因为爱着你的爱

因为梦着你的梦

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

幸福着你的幸福

因为路过你的路

因为苦过你的苦

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

追逐着你的追逐

也许牵了手的手

前生不一定好走

也许有了伴的路

今生还要更忙碌       

所以牵了手的手

来生还要一起走

所以有了伴的路

没有岁月可回头

      这个夜晚有蒋的怀抱,还有她细腻的歌声,卸下所有的沉重,满足的睡去。

       

    那段日子过得满足又温暖,每天照常去学校,蒋莱在隔壁班,偶尔下课她会来找我,给我她抄写的歌词,最多的是周杰伦的歌,以至于后来听到周杰伦的歌,心痛又难以呼吸。

      外婆每天都会做好吃的给我们,外婆总是说我很乖,让蒋莱不要欺负我,只要我愿意,想住多久都没问题,就当又多了一个外孙女,外婆她或许知道我们的事,毕竟外面传的乱七八糟,可她却什么都没有说过,每次吃完饭,外婆都躺在躺椅上,打开收音机听她最喜欢的京剧,我还记得她最喜欢的是《红娘》

      每天下午蒋都会带我去天台排练,学校有一个运动会,蒋有节目

      她站在天台边上,汗水打湿了她两侧的头发,她把短袖挽到肩膀,漏出好看的手臂,大口的喝着水

              “谢谢你,蒋莱”  我情不自禁说出来

    “谢谢你,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孤儿,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人疼有人爱,每天都有热菜热饭的奢侈生活,真的谢谢你愿意把这些温暖分给我,这样的每一天我都幸福的想哭。”

    我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如此矫情,这些曾让我嗤之以鼻的话,如今真真切切的从我的嘴里说了出来,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人,遇到她之前,你可能会有很多的标准,比如身高,长相,性格,爱好,可是缘分这东西很奇怪,当你真的遇到她的时候,那些条条框框已经不再重要,就像张国荣说过的,女的也好,男的也好,我中意就好。

       

    4.

    继母她来找我,她笑盈盈的让我回家,她已经做好了饭,爸爸还在等我回去吃。

    我厌倦的看着她虚伪的笑容:“你有事就说,没事滚蛋,别冲我笑,我恶心。”

      我毫不客气的对着蒋的面讥讽她,她脸色变了变,依然面带笑容的对我说

          “周言,咱快回家吧,你一个大姑娘怎么能在别人家住这么久呢?对自己影响多不好啊,快和我回家吃饭,你爸有好事告诉你” 她越说越笑,笑的一脸的褶子,我那时候已经猜到,又要有很麻烦的事情了。

      “你们把周言赶出来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对她影响好不好啊,现在又想让她回去?您啊还是打哪来回哪去吧” 蒋一字一句的说

        “我们家的事用得着你管吗?你算个什么玩意?”

          “这是我家,周言是我女朋友,我为什么不能管?你现在赶紧给我出去,周言不会回去的,你以后不要来我家。” 蒋很明显不想和她废话了

        “你这个小畜生,轮的着你骂我吗?男不男女不女的妖怪,你家老太婆都能被你给克死吧?”

        继母话音刚落,我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落在了她脸上,蒋因为气愤满脸通红的把她踹倒在地,她被打的嗷嗷叫,我拽住她的头发冲她说 “高易死了外婆都不会死,你再乱说我就拿剪刀把你下面剪烂  听清了吗猪婆?给老子滚蛋”

      那天我没有回去,我却在继母的咒骂中知道了那个令她兴奋无比的消息。

      我的亲生爸爸,在麻将桌上得知一个牌友的暴发户表哥在找小处女包养,他居然想要让他包养我,每个月给家里一大笔钱,代价是我要成为暴发户的玩物,如果那晚我回去,我必将被他们摧毁。

    想不到的是,暴发户有严重的精神洁癖,他接受不了我是les. 果断放弃了我

      我还记得那天,我不知道我是被气的还是被吓得浑身颤抖,满脸泪水的躲在蒋的怀里,我看到蒋暴起的青筋,我死命的抱住她,不让她一时冲动去找我爸那个禽兽,他已经丧失了良知,养着别人的儿子,毁灭着自己的女儿。

      于是,我每晚都被困在可怕的梦魇当中,我梦见在看不见尽头的的走廊当中,一个裸着身体油腻的中年男人,他拼命的追我,我跑啊跑,突然看见走廊的尽头有一扇门,我打开门却看见爸爸拿着刀子冲我砍过来。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惊醒,我急促的呼吸着,庆幸着是梦,又忍不住哭的头晕脑胀。

    我转身看到身边熟睡的蒋,眉头紧锁,她也一定做着不好的梦吧,我抱住她,闭上眼睛。

      你我,都在时光的河里享受着溺水之苦

 

    第一次那么迫切的想逃离这个地方,只要离开这里,只要和蒋在一起,去哪里就好,远离世俗和噩梦,现实的问题,是我们无法生存,于是我没有说出来,已经疲倦到不想去思考未来,只要待在蒋的身边就好,只要这一刻她还在。

    或许,我真的无法忘记蒋,她清秀带着中性的美,短发,锁骨,手腕,声音,和沐浴乳的香味掺杂着烟草的味道,每一处都令我着迷,因为我是爱她的,就像她爱我一样,这个世界上最可以概括我们爱情的一句话,大概就是,凭的是感觉,而不是性别。

       

    记忆中有场大雨,冲刷了我和蒋的所有美好,我把一瓶绿茶递给蒋,让她喝了睡觉,自己走出家门去天台,天已经黑了,我却执意要自己出去,出门没多久开始下雨,我心情郁闷到淋雨大哭,听起来很无聊吧,像烂俗的电影桥段,可是越来越心慌,我不安的往回走,打开房间门的那一刻,我逼迫着自己的情绪,强忍着不要昏厥

    我看到高易脱光了蒋的衣服,正要做那种恶心的事情,蒋眼神呆滞,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那刻我的太阳穴疯狂的跳动,我逼迫着自己不要被昏倒,直到酷狗,老鬼和阿林的到来。

    庆幸着我的蒋没有被毁掉,可我已经不能再去看蒋的眼睛。

    我知道她在问什么,为什么绿茶里面有问题,为什么我偏偏要出去,为什么高易就会来。

    原来啊,高易把我在桌子上的绿茶下了药,原本想强奸的是我,没想到是蒋喝了绿茶,可我又巧合的出去,如果我在来晚一点,一切都会变。

    那晚,我亲手将高易脏东西割掉,沾染了鲜血的双手,我颤抖的哭着求蒋原谅,我好害怕,我害怕。我还记得她沙哑的声音,语气中全是绝望 

        “我不怪你,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我已经无法原谅自己,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酷狗把高易扔在了医院门口,这已经是对他的宽恕,我拼命的洗手,试图将所有的不堪和恐惧都冲刷掉。

      雨下了整整一夜,我彻夜未眠,看着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抽了一夜的烟

      思想已经开始变得混浊,我只想保护蒋,我不能逃避,也不能倒下。

      继母和爸爸开始来蒋家闹,每天都有很多人围观,流言蜚语和各种各样的猜疑仿佛要把我们逼到绝境。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外婆的死亡。

      我幻想过无数次的死去,可当死亡真的在我面前发生时,各种情绪涌上心头,比死还难受。

      外婆承受了许多不能承受的事,终于在一个午后,安安静静的离去,可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怪过我一句,可是哪怕她打我骂我,把我赶出去,我也能好受些。

        我爱着蒋莱,我也害了她。

    外婆的尸体冲击着我的大脑,蒋没哭没闹,就那样冷静的处理了一系列的事情,她的肤色白的几乎透明,消瘦的身体已经不能在承受任何不好的事情了。

    我这次没有哭着求她原谅,有什么用,不如做点实际的事。

      如果没有酷狗他们帮我,我也不会这么顺利的剁掉高易的手指和舌头,那晚,我带着浑身是血的高易重新回到了那个家。

        “如果在逼我,你信不信我一把火,全都烧死你们”

      我就那样笑,沾染着畜生的血笑,继母撕心裂肺的叫声使我心烦意乱,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爸爸还是那么懦弱,看着接近疯掉的我,一言不发,还满头是汗。

        你们毁了我,我也要亲手, 摧毁高易,你们不是最宝贝他吗?现在这个废物残疾,你们还喜欢吗?

      我还是想笑,所有的情绪和压抑在这一瞬间变成笑声爆发出来,他们就这样任由我砸烂了家中所有的东西。

      被酷狗他们拽出来,一瞬间瘫软在地,没有任何力气,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对自己说

        “从今天开始,你已经不是人了”

   

      5.

  有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回荡 “你回去吧,有人在等你回去。”

  我躺在海边,尽情的晒着太阳,晒黑也无所谓,好舒服的感觉,我想一直躺下去。

    可是有个声音一直让我回去,我看见一团光,鬼使神差的我,跟着光走

    突然猛一睁眼。

    我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里只有海。

第一次哭的昏天暗地,是在医院急诊室门口,悲伤仿佛抽干了我的身体。

    我不知道蒋当时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用刀子割开了自己手腕,她一定绝望到了心底吧,否则又怎么会想丢下我。

    我终于昏了过去,是时候该让我休息一下了。

    当我醒来,看见的是酷狗,我想冲下床去找蒋,却被他们拦住。

      蒋,已经走了。

      她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

她还是放不下外婆的去世,和自己的事,我呆呆着,胡思乱想。

      过了很久,我说  “她还会回来吗?”

  酷狗说 “会的,她说了,会回来找你,周言,她也一定不舍的扔下你一个人的,她只是还想不开自己差点被强暴的事,你给她点时间,等她愈合了,她一定会来找你”

    这下好了,什么事都没了,蒋也走了。

  我一个人回到那个房子,橙色的房子,这个颜色现在我怎么觉得这么扎眼呢?

    我自己做好了饭菜,自己吃完,收拾好,跑到阁楼抱着西瓜啃,吃完再睡一觉

    我看到蒋给我写的歌词,躺在床上,抱着被子,努力的想要感受到她的味道,放着周杰伦的歌,就这样睡一会,就当,你还在我身边

                  我一路向北 

                  离开有你的季节

                  你说你好累

                  已无法在爱上谁

                  风在山路吹

                  过往的画面全都是我不对

                  细数惭愧

                  我伤你几回

       

      那个天台,如今少了一个人,也变的不在好看,但我也依旧会去,还记得蒋第一次在这里给我唱的歌。

                  my girl  my girl don,tlie

                  我的女孩 不要对我撒谎!

   

                tell me 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

              告诉我 昨晚你在何处安眠

 

                in the pines in the pines

              在松树林中!在松树林中!

 

              where the sun don,t ever shine

                  在那里太阳永远无法照亮

 

            l would shiver the whole night through

                  我在那颤栗了整整一夜

 

              my girl my girl where will you go

                  我的女孩,你要去哪里?

        蒋莱,我的女孩,你要去哪里?









后续

    蒋穿了白色的衬衫,刚理的头发,一只腿搭在另一条腿上看电视,手上给我剥着开心果,她真的好帅啊,我美滋滋的吃着她剥的开心果。

        “老公,我可以亲你一下吗?嘻..嘻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