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日子

  漫长的夏日,停不下来的蝉声,大燥,在耳边响了一个暑假,那些星星满天的夜晚,忽略脚边的蚊子,嗡嗡声不止,一轮淡淡的月挂在头顶,金黄,素淡,就像一抹光的中心,叶子轻轻晃动,在黑夜里悄声交谈,而乘凉的邻居们,都在若隐若现的烟火里不断闪现。这就是寂寥的乏味的乡下生活,但因为足够贴近自然反而显得平静太多。在这里生活一个星期是可以消除浮躁的,太多,反而添满了浮躁。

这些日子里,跟妈在一起住,剔除了必不可少的日常片段,好像喜欢一起去逛超市的日子,天热,往往要裹严实自己。以前一个夏天自己能黑几个度。去购物的时间,是一个满满的上午或是半个下午,那种妈妈骑着车子风往车上灌的清凉,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到达目的地,虽然不远,但也不够近,没有什么要买的东西,却爱上这种感觉。

喜欢的东西就那么几样,没有自己,妈妈也可以买齐全,只是,两个人,好像更快的打发完时间,而一上午就这么走完了,余下的就更容易打发了,这么说,好像在修整好自己以后就在给自己找点事情来做,可以不那么无聊。

大人们总有许多事要做,而那些必做之事在自己眼里又不是那么必须,他们早起,天还没亮,就去田地里忙,不忙了,也要去种点菜,掐点芝麻叶,或是养点牛羊,也没有那么烧脑那么急忙,就是摇晃着一点点的过每一天。

无聊的日子喜欢回归到人多的场合,忽然就好了。可能天性就是不宜一个人待着,却迫于现实,大多数时间都是自娱自乐,人多的场合,好像显得一个人并不那么突兀。

嗯,希望慢慢过渡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