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路过某学校,看到校门口围着一堆提着饭兜的中年人,知道这是父母们给住校的孩子们送餐来了。想起孩子上高中的时候,我也曾是这人群中的一个,不由得十分感慨。

吃过食堂的人都有体会,“大锅饭”不怎么好吃,有些学校食堂里的伙食就更是让人“想说爱你不容易”。

基于一些“过来”家长的经历及经验,觉着上高中的孩子学习紧张、费脑子,又正青春期,饮食不均或不合理易致营养不调,从而产生一些生理上的问题,比如生青春痘什么的,影响学习。因此,有条件的家庭(该条件主要指住得离学校近),应该在一星期中给孩子送一或二或三次汤水,没条件的家庭要创造条件。

孩子做高中“新生”的那会儿,我们就将送餐的事儿提出来讨论好多回了,做了几套方案。

比如与某家“拼汤”,那家周二送,我家则周四送,这一方案可行性不高,主要问题是我对自己的厨艺缺乏信心,做给自己的孩子吃没问题,但做给别人家的孩子吃……万一不合口味,背地里又去吃食堂,岂不折腾!该方案我就自动自觉地放弃了。

又比如某家送汤时“搭个便车儿”,这方案倒是“人家的便宜我家着”,蛮省事的,孩子有汤喝,我们做家长的又可当个“甩手掌柜”,但该方案引发了孩子有史以来最为激烈的不满情绪,尤其是对“搭便车”这个词有很深的误解,差点导致孩子对父亲箝口侧目,父亲觉着“搭便车”理所当然,环保又节约成本,并且如果有人欢迎你搭便车,何乐而不为?孩子觉着让他搭便车喝汤有些伤心,根本没有被重视嘛,另一方面“搭便车”喝汤,哪怕“斋”喝汤不吃饭呢,无论如何搭得有些心虚,甚而有些羞怯,而这种情绪是无论如何不可以在紧张的高中生活中有的,这方案自然也是“还未开始就结束了”。

再比如找个汤水做得好的外卖餐厅,将送餐这活儿当作一大“工程”外包,虽说不像“希望工程”、“菜篮子工程”等工程那样“高大上”,但高中生是一个家庭的甚至社会的重点保护对象,他承载着一个家庭即将实现的荣誉及梦想,因此高中生的“汤水工程”无论如何也要算作一个家庭的重点工程!外包省时又省力,其不两全其美,这方案美则美矣,然则违背了送餐的初衷,假手于人的做法,失却了送餐这一行为所具有的“爱”的本质特征。因此,该方案的讨论结果是“不予通过”。

一年级上学期、下学期时,二年级上学期时,孩子态度坚决:不用送,就吃食堂。所以方案研究就暂停了。

三年级时孩子自己提出来,还是送吧,大约还是家里做得好吃一些。于是我们也加入了送餐的队伍。

如今,孩子也已经工作了,真是“逝者如斯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