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皮人(11)

上一章

白佬的故事

云游四海见过奇观无数偶得历史真相,少年寻梦之路从传说开始偏疑惑家门


这天,提农一边修整着马车,以准备搬家之用,一边听一旁的白佬讲着他年轻时候的故事:

“血蟒你听过吗?”

提农正给马车换装一个新的车轮,一边弯腰费力的用肩顶着车厢一边摇摇头。白佬自顾自的接着说:

“有一次,我在血池南边的沙滩上过夜,半夜里正睡觉,突然觉得有一只冰凉冰凉的东西在往我的衣服里钻,我正睡的沉,就朦朦胧胧的用手去抓它,只感到一溜冰凉刺骨又滑溜溜的粘液,我顿时就吓醒了!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一点不扯慌!”

提农听到这,顿时来了兴致,他停下手中的活气喘吁吁的靠在马车上问:

“是...是什么东西?”

白佬边说边比划着手:

“我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一些和我手臂一样壮实的血蟒!它们扭着长长的身体钻进了我衣服里却不知道怎么出来!吓得我跳起来!只好把衣服全脱了!我是后来才听当地人说起过这大虫子的名字,当时我吓坏了,赶紧跑出帐篷,结果你猜怎么样?”

提农也着迷了,赶紧搬来了椅子,认真的摇着头。

“整个沙滩上全是这种黑乎乎的大虫子,密密麻麻的,哎呀哎呀,别提有多吓人了!而且它们还招来了好多好多吃肉的畜生,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有!什么凶狠的鲤鯭啦,什么的血池燕啦,什么黑头雕啦,还有些连我也叫不上名字的,还有很多在天上飞圈圈的黑鸟,那一个叫什么来着,对,遮天蔽日!把月亮都全盖住了!他们噶噶噶的叫个不停,声音在天上连成一片!好不壮观!都说黑鸟是西冥神的播音使者,那叫声连在一起还真像就是西冥神在说话!只是说的什么我也听不懂...当然,还有一些地上的畜生,有土狼、有山獴、还有成群的鬣狗和猞猁,以及从水里偷偷爬上岸的胆小的水龍什么的,那叫一个热闹!”

老人越说越兴奋,说着说着便坐直了身体,抡起了袖子。

“天呐,那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骇人的场面了,整个沙滩上全是这些可怕的畜生,因为那天月亮很亮,能看到整个沙滩上全是黑压压的一片,铺天盖地的,它们的撕咬声、打斗声、唳叫声全混在一起,响彻云霄!犹如有千军万马在厮杀一般!听得叫人心惊胆战!要不是我那时候有马,又是在血蟒最少的沙滩角落,那天我肯定是死定的了...我说的这些可都是真的!一点不扯谎!太可怕了!”

白佬绘声绘色的说着,一旁的提农也听得入神,瞪着眼睛问道:

“那些血蟒是哪来的?”

白佬听他这么问,扬起头想了想:

“是潮水退去后被搁浅在岸上的,水里爬上来的吧...”

“现在还有血蟒吗?我都没听说过...您说的这些畜生我大都没见过,还有一些听也没听过,我们这一带倒是鬣狗和土狼常有,还有你说的血蟒,听着就叫人恶心,好在我们这里没有...不过它的肉应该很好吃!”提农突然话锋一转,

“要是河里有这些好东西我肯定能弄上来几条,过过嘴瘾!肯定鲜嫩无比!”

“是啊,现在只怕你想见也不一定见得到了,这种虫子后来我也很少见到了,就是在血池一带也很少了。”老人略有点感慨的说道。

提农好奇:“为什么?它们哪去了?”

老人支吾了一会儿,有点心里没底的接着说:

“这个,本来我也不知道的,我也是听别人说,说是在血池北边有一个很大的河谷,叫什么‘蟠飋谷’,传说是一千年以前,当第一批斯高特人打过来后,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这里是有太阳的,当他们一支庞大的天兵从黑门里出来,骑着无数天上飞的蟠飋往东飞去,就要打我们的时候正好天亮了,太阳光把那些斯高特人全都活生生烧死了,他们骑着的蟠飋也全都掉在地上烧死了,那个地方就是现在的蟠飋谷,那些会飞的蟠飋巨大无比,这些寄生虫就从它们肚子里面爬了出来,游进了血池里,就成了血蟒了...”

白佬说着感觉有点凉意,一边裹紧了自己的棉布大衣一边接着说:

“后来可能因为它们的肉好吃吧,就被那些吃肉的畜生慢慢的给吃掉了可能,你想想光那一个晚上就得被吃掉多少呢!”

“那我们这的河叫血河是不是也跟那件事有关?这河里不会真的也有血蟒吧?”提农听到这早已惊呆了,他抬头看了看天空,此时正白云朵朵,一群不知名的鸟从天上飞过:

“还真有能飞的坐骑?”

“这个,应该也有吧,肯定有的...”白佬被提农问的有点没底,迟疑的说道。

“诶,对了!您去过巨人河谷,那你一定也见过长湖巨人咯?他们真的连自己的女巨人和小巨人也吃?真的可以一只手捏死一个沼泽巨人吗?”

提农突然想起关于长湖巨人的传说,突然像打开了兴趣的魔盒,一发不可收拾。直到问得白佬也一脸尴尬,只好支支吾吾的搪塞起来,实在没法便借口身体不舒服要休息才蒙混过去。

从那天开始,提农便对白佬故事里的东西充满好奇,对那些陌生的地方也心生向往起来,每当有机会他便开始主动问他一些各种各样的问题,白佬知道的便乐乐的说个不停,遇上自己也不知道的,就只好借口走开。

“白佬爷,您去过这么多地方,您觉得哪里最好?”

“最好?嗯...要说最好的地方,我还没去过呢!”白佬略有遗憾的说。

“是哪里?居然还有连你也没去过的地方?”提农追问道,老人见他兴致正浓,微笑着说:

“那个地方在象白湾东边,叫月牙堡!它坐落在一片广袤的平原上,远远看去就像一座拔地而起的山峰!巍峨耸立!极为壮观!那可是我们地姆一族现在最伟大最繁华的城堡了!”

“是吗?比哥庭还伟大吗?”提农不依不饶的问。

“哈哈——你还小,我们这世界可大嘞!哥庭算什么啊,光一千里外的圣光冚就比它雄伟壮观不知道多少呢!还有红皮人的海湾王城灰石港,那个才叫伟大嘞!它白茫茫的一片,无边无际!”

白佬挥舞着手比划着那壮观的场面,突然表情一变,

“诶,说来可惜,那原本也是我们地姆的王国,不过现在那都是红皮人的地方了,已经跟我们没什么关系的,反正我只想去月牙堡了,那才是我们地姆最值得呆的地方...”

“月牙堡在哪里?远吗?”提农听得着迷,他盯着白佬,一动不动的问。

“远是有点远,它在东方,听说从我们这里骑马过去得要半年以上...”

“什么?半年!要这么久吗?我也好想去呢,只怕...”听白佬这么一说提农兴致更浓了,只是说到要半年才能到,不免垂头丧气起来。白佬见他低头叹气,乐呵呵的说道:

“小少爷,你才多大年纪啊,半年时间还不够你长颗牙的呢!我们东方的族人和那里的雾精灵光打战都打了几百年嘞!”

“雾精灵?跟红精灵一样的吗?”

“额....我也没见过他们,不知道长什么样,既然都是精灵,估计也差不多!”

两个人在屋子外你一言我一句的聊到黄昏,白佬的故事像一道道刺眼的光线照进了提农狭小的世界,让他顿时感到这个世界原来如此庞大,如此精彩,他的心第一次跳出了长溪镇和哥庭城,内心无限欢喜,激情澎湃,一个声音从此开始始终在他耳边鸣响,催促着他去探索那些未知的土地。

从此,他的心就被远方的一切吸引着,注定了他不可预测未来。

等提农一家人准备妥当,已经是两个黑目日后的事了,这期间他们小心翼翼,倒没出什么事。

这天,提农和提氼一大早便起床了,他们在院子里收拾行礼,这是他们准备出发的日子。或许是舍不得故土,或许是别的原因,大家喜忧参半,都没有想象中的兴奋。倒是白佬心情不错,这正是他很久以前就在准备的行程了。

“驾!——驾!——”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夹着骑士驱马的口令,受圣光冚的命令,哥庭正派人把辖区内的人民集中迁往城堡,以躲避可能的灾难。提农听见声响回头一看,见是哥庭来的人,误以为是那逃走的镇公卫带人来抓捕他的,顿时吓得趴倒在地。

“不好不好!哥庭的人来拿我了!”

“啊?那怎么办?他们拿你做什么啊现在!不是都没事了吗?”提氼也吓得慌乱起来。

“来不及了!你们赶紧走!我来拖住他们!”提农一边吼一边从马车上抽出了那把单手剑正要迎上去,没想到被从屋里闻声出来的息安姑娘一把按住,说道:

“你快带他们走!你不去他们走不远的!这里交给我!”

“你别闹!我要带你一起走!”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提农早已经把息安姑娘当成了自己的未婚妻,这时候哪里肯丢下她,他怎么也不听。没等他俩拉扯清楚,那两个骑兵已经到了院子前面。息安见状却镇静的走了过去,悠悠的说道:

“你们来这有事吗?”

那两个骑兵见是息安姑娘,统统点头致礼:

“息安姑娘,我们是奉城督大人之命前来...”

没等那人把手中的灰色锦书打开,息安姑娘便打断了他的话:

“回去告诉城督大人,这一家人不会去哥庭的,你们要抓他们就先过我这关!”她说着拔出了剑。

“息安姑娘,我们只是奉命带话过来,城督大人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至于去与不去,我们可管不着,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目的,如今也算话已带到,就不打扰了,我们还有很多地方要去,就此告别,息安姑娘保重!”这说话的骑兵不解之余,心生不快,便掉头匆匆离开了。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走了?”提农见那些人已经走远,来到息安身边惊讶的问。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只说是来带话的,还说去不去哥庭由我们自己决定!”息安姑娘也一脸不解。

“不管怎么样,总归是化险为夷了,我们赶紧准备出发吧!”提氼惊魂未定,提议道。

“这就奇怪了,莫非他们不是来抓我的?”提农仍旧疑虑重重,虽然心里不踏实,但还是在一切准备妥当后驾着马车和全家人一起离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