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江小楠

江小楠:

好久不见,十分想念。

这个假期,我可能要去长沙中转,然后回家。每一次买不到回家的票,我都会选择在长沙中转,因为那座城市有你。

上一次见面,是两年前的夏天,三天两夜的假期,我们去过橘子洲头,去过湘江两岸,去过岳麓山,去过岳麓山脚下的湖南大学,去过太平老街。

上一次去长沙是寒假,我没有跟你说,因为我知道你回常州了。

我们是不是很久没有联系了,我还记得,我跟张婧去参加韩庚的《大话西游3》的映后见面会。在进场前,我翻到了你们学校的新闻,给你发了消息,此后,便没了联系。

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你几乎退出了所有的社交软件,就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再无音讯。

你说让我忘了你,对不起,这件事我可能做不到,我做不到忘掉一个陪我走过最难熬的青春,忘不掉在我陷入深渊时,一点一点将我从深渊中拉出的你。

多次坦白过,我最害怕的就是和你分别,纵使无可挽回,我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就像当年为了你义无反顾地选择天津。

在岳麓山的山腰上,我们去过一座庙宇,我知道吗?所有的神明像,我都虔诚地拜过,虔诚地祈祷:

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此生安好。

以前总是不明白那个叫八月长安的作家为什么叫八月长安,后来,我才明白,长安是那个作家的期许——长久安好。

就像我一直都希望你们此生安好一般,长安。

我很没有出息,我忘不掉那个明媚的下午,那个叫我“酷侠”的女孩,忘不掉那个一遍又一遍叫我“阿锦”的女孩,忘掉那个整天跟我念叨着“吴邪”和“小哥”的女孩。

(总有人好奇,为什么我叫陈文锦?或是我总叫自己阿锦?

因为江小楠喜欢《盗墓》,觉得我跟陈文锦很像,所以她就叫我阿锦。)

我总是忍不住为你写一些文字,一些重复的故事,纵使这些故事,那些往事已被翻烂,纵使那个女孩不在我世界出现很久了。

三年前那个夏天,那场悄无声息的离别。

六年前那个夏末,那场局促不安的初见。

总有一天,是你还是我,会忘却这一切。

                                              ——慕婉(阿锦)

                                                        2017.7.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